通道成本或涨,互金客户集中,漫道金服IPO有点悬

时间:2017-09-07 17:39 栏目:IPO专栏 编辑:投资有道 点击: 348 次

上海漫道金融信息服务股份有限公司(简称漫道金服)是上海浦东区的一家拟上市公司,该公司2017年 5月26日披露了IPO招股说明书,准备在深圳交易所上市。从主营业务上看,这家公司属于很有特色的一类,它拥有一块网络支付牌照,主要是从事网络代收代付业务,是眼下比较时髦的类金融企业。

    但记者查阅其预披露的招股说明书,却发现公司面临通道成本上升,利润下降的局面,而且公司主要客户集中在风险偏大的P2P行业,经营和上市的风险都偏大。

通道成本或因政策上涨  公司利润面临考验

    漫道金服的网络支付平台名叫宝付网络。招股说明书披露,2014 年度、2015 年度及2016 年度,宝付网络代收业务毛利率分别为37.14%、46.54%和65.59%,呈快速上升趋势,主要原因为“随着宝付网络交易规模的增大,公司对通道端的议价能力不断提升,虽然总体收费水平有所下降,但由于通道成本的下降幅度更大,从而有效地提升了盈利能力”。

在收入大幅增长20%的情况下,该公司2016年的通道手续费比2015年还低了20%,这主要是工商银行等商业银行给予了宝付网络非常低的通道费。

公司报告期内2014年—2016年收入分别为:1.72亿元、 3.57亿元、4.32亿元,收入呈上涨趋势;成本分别为1 .04亿元,1.83亿元、1.41亿元。 公司成本主要是手续费成本,包括代收业务和代付业务。

2014 年度、2015 年度及2016 年度,代付业务毛利率分别为82.09%、87.60%和91.55%,代付业务毛利率较高的主要原因系“代付业务的下发资金即源于宝付网络的代收业务,公司可实施较灵活的定价策略,且由于通道端的费率大幅下降,从而提升了代付业务的毛利率”。

也就是说,公司毛利率的提高主要缘于通道费率的降低。据披露,报告期内,宝付网络通道手续费费率实现快速下降。2014 年度、2015 年度及2016 年度,代收业务通道的平均费率分别为0.18%、0.13%和0.03%;代付业务通道的平均费率为0.72 元/笔、0.39 元/笔及0.08 元/笔。

    通道费率下降的主要原因为:“随着宝付网络交易规模的快速上升,其在通道端的议价能力得到增强,凭借千亿级别的年交易量及快速的增长态势,以及银行业内竞争升级,国内银行与第三方支付公司的合作意向较强,宝付网络获取了成本较为低廉的支付通道”。

而以上这些优势随着央行关于网络支付文件的出台而将告结束。央行支付结算司8月4日向有关金融机构下发了《中国人民银行支付结算司关于将非银行支付机构网络支付业务由直连模式迁移至网联平台处理的通知》(以下简称通知)。通知称,自2018年6月30日起,支付机构受理的涉及银行账户的网络支付业务全部通过网联平台处理。同时,各银行和支付机构应于2017年10月15日前完成接入网联平台和业务迁移相关准备工作。

也就是说,整改期结束以后,网络支付将不再采取直联模式,而是全部通过网联平台处理,费率将趋于统一,该公司也许就不能再通过与银行之间的谈判降低通道费,以前所取得的优势将不存在,经营面临成本上升,利润降低的风险。

互金行业客户集中  有较大的系统性风险

    据招股说明书,在公司客户中,互联网金融行业商户集中,占比较高,2015 年和2016 年,宝付网络互联网金融行业商户交易量占总体交易量的比例分别为42.18%和76.05%,互联网金融行业商户收入占营业收入的比例分别为30.06%和47.80%,均呈快速上升趋势。而众所周知,互金平台近年来频频出事,风险较大。

    招股说明书中就透露,2015 年12 月16 日,商户金易融(北京)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旗下理财平台“e 租宝”因涉嫌犯罪,被立案侦查。而金易融(e租宝)正是发行人2015年度第一大客户,收入占比超过5%。2015年的前五大客户中,金易融(北京)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江苏钱旺智能系统有限公司、医信金融信息服务(上海)有限公司、厦门吉才神金融信息技术服务有限公司都是互金平台。

    到2016年,公司前五大股东北京来金投资基金管理有限公司、深圳荷包金融信息咨询有限公司、北京掌众金融信息服务有限公司、浙江温商贷互联网金融服务有限公司、上海拍拍贷金融信息服务有限公司,也全部是互金平台,其中第一大客户北京来金投资基金管理有限公司占比4.68%。

而事实上,国家相关监管部门为整顿互联网金融市场秩序,接连出台了《关于促进互联网金融健康发展的指导意见》、《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机构业务活动管理暂行办法》等一系列相关政策,旨在优化平台质量和市场环境,资质较差、规模较小、不规范运营的网络借贷平台可能被限制或淘汰。

可以预见,到2018年互联网金融清理整顿期过后,互联网金融行业因政策持续收紧,大量不合规的平台将被淘汰,很有可能导致公司客户数量急剧减少,从而导致未来营业收入和营业利润下滑,对发行人产生较大的影响。

多次股权转让涉嫌逃税  股份支付语焉不详

    从漫道金服招股说明书可以看到,该公司从2011年至2014年底经过了多次股权转让,但每次股权转让都是按照注册资本平价转让,根本不考虑股权转让时的公司净资产,这就不禁让人怀疑股权转让中是否存在利益输送以及逃税嫌疑。

2015年1月12日,易真有限(全称上海易真网络科技有限公司,系漫道金服的前身)召开股东会,会议同意股东林婷婷将其持有易真有限20.3194%的股权作价226.441426万转让给郑炳敏;1%的股权作价11.1441万元转让给上海漫道投资有限公司;股东唐伟将其持有易真有限16.6667%的股权作价185.735371万元转让郑炳敏;股东李宗建将其持有易真有限公司5%的股权作价55.7205万元转让给郑炳敏。

计算下来,公司整体股权价值为1114.41万元,但从2014年底的报表中可以看出,该公司2014年底的净资产已达4825万元,足足是转让时股权估值的4倍多。如此故意做低转让价格,明显不合情理,不得不让人联想到这背后的利益输送或是故意逃税。因为按照税法规定,对于股权增值部分,要对股权转让者征收20%的个人所得税。考虑到以上几次股权转让都是低价(或原价)转让,由此可知,公司的几次股权转让都可能存在着有意识地逃税问题。

    据招股说明书可知,2015 年4 月16 日,上海百指投资管理合伙企业(有限合伙)、漫道投资、郑炳敏分别以货币方式出资1,540万元、369.60 万元、260.40万元认缴新增注册资本1,100万元、264万元、186 万元,其余440万元、105.60 万元、74.40 万元计入公司资本公积。增资后,股权结构为:漫道投资持股数量8,580万股,持股比例78%;郑炳敏持股数量1,320万股,持股比例12%;百指投资持股数量1,100万股,持股比例10%。本次增资公司估值1.54亿元,百指投资本次增资每股价格1.4元。

    三个月后的2015 年7 月10 日,某股东以货币方式出资25,000.万元认缴新增注册资本4,068.4931 万元,占股比例为27%,本次增资估值9.26亿元,某股东本次增资每股价格6.14元。相隔不到3个月的时间,公司估值相距7.72亿元,增资价格相差四倍以上。

能够低价入股的百指投资是漫道金服的管理层持股平台,所以对于百指投资低价增资可以认为是对员工的激励。如以第二次增资的价格为公允价值,可以计算出第一次百指投资入股涉及到的股份支付金额为5214万元。但是,在招股说明书中,2015年管理费用中股份支付仅仅只有214.51万元,2016年管理费用中股份支付为394.5万元,合计609.01万元,与5214万元相距甚大,而且公司没有进一步说明股份支付费用的计算依据和会计解释,公司处理这次低价入股带出的股份支付问题恐怕不够客观。

声明: (本文为投资有道签约作者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及作者,否则视为侵权,本刊将追究法律责任)

读者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