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牧人再度冲刺IPO,但信息披露质量似乎仍待提高

时间:2023-08-15 16:40 栏目:IPO专栏 编辑:投资有道 点击: 1,080 次

青岛大牧人机械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大牧人)主要从事畜禽养殖机械设备的研发、设计、生产、销售和安装,目前正在冲刺深交所主板IPO。

据招股书,大牧人是目前国内规模较大的成套养殖设备制造商和养殖场整体解决方案提供商,是推动我国畜禽养殖设备行业发展的领军企业。大牧人的产品覆盖畜禽养殖设备中的环境控制、饮水、供料、清粪等主要系统,并掌握了环境控制技术、肉禽笼养技术、畜禽废气处理技术、仔猪智能加热技术、蛋鸡系统集蛋技术、楼房智能养猪模式等一批领先的核心技术。

近年来,大牧人承接了温氏食品集团股份有限公司(证券简称:温氏股份;证券代码:300498.SZ)、山东凤祥股份有限公司(证券简称:凤祥股份;证券代码:09977.HK)、山东仙坛股份有限公司(证券简称:仙坛股份;证券代码:002746.SZ)、江苏立华牧业股份有限公司(证券简称:立华股份;证券代码:300761.SZ)等知名养殖集团的现代化、规模化养殖工程。

但我们研究发现,大牧人披露的数据似乎存在诸多自相矛盾之处,与关联方、客户披露的信息也存在诸多差异。此外,大牧人似乎还与主要贸易商关系匪浅。

来源:摄图网

与关联方、客户披露的信息存在诸多差异

山东新希望六和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山东六和)持有大牧人25.875%的股份,新希望六和股份有限公司(证券简称:新希望;证券代码:000876.SZ)为山东六和的控股股东,大牧人、新希望均将对方认定为关联方。

大牧人的招股书称,2020年至2022年,大牧人向新希望的销售金额分别为49651.40万元、50915.94万元、23034.24万元;但据新希望年报,2020年至2022年,新希望向大牧人采购商品的金额分别为106865.09万元、27479.73万元、8018.74万元。

大牧人的招股书称,2020年至2022年末,大牧人对新希望的应收账款余额分别为3562.97万元、8390.64万元、5800.21万元;但据新希望年报,2020至2022年末,新希望对大牧人的应付账款分别为8422万元、8196.22万元、5435.16万元。

东瑞食品集团股份有限公司(证券简称:东瑞股份;证券代码:001201.SZ)为大牧人的客户。大牧人的招股书称,2022年末,大牧人对东瑞股份的合同负债/预收款项余额为18124.97万元,其中,6164.52万元账龄在1年以上,11960.45万元账龄在1年以内。

但据东瑞股份年报,2022年末,东瑞股份合并资产负债表中的合同资产为0元,预付款项仅1041.52万元,且账龄均在1年以内,其他非流动资产中的“预付工程设备款”仅为262.45万元。

江西正邦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证券简称:*ST正邦;证券代码:002157.SZ)为大牧人的客户。据*ST正邦2021年年报问询回复,2021年末,*ST正邦对大牧人的账龄在1年以上的应付账款余额为1107.69万元,高于大牧人的财务报告及审计报告披露的2021年末对第二大应收账款对象的应收账款余额1019.37万元,但*ST正邦未被大牧人列为2021年末前五大应收账款对象。

此外,2021年末,*ST正邦对大牧人的账龄在1年以上的应付账款余额为1107.69万元,似乎应当意味着2020年末*ST正邦对大牧人的应付账款余额不低于1107.69万元。但据大牧人披露的财务报告及审计报告,2020年末,大牧人对*ST正邦的应收账款余额仅为790.79万元。

大牧人披露的数据似乎自相矛盾

大牧人的招股书“应付关联方款项”处称,2020年至2022年末,大牧人对新希望的预收款项/合同负债分别为59234.74万元、33363.09万元、16614.76万元;但“合同负债”处披露的各期末预收款项、合同负债余额前五名客户情况显示,2020年至2022年末,大牧人对新希望的预收款项/合同负债分别为59235.10万元、33378.56万元、16620.39万元。

深圳市京基智农时代股份有限公司(证券简称:京基智农;证券代码:000048.SZ)为大牧人的主要合同负债/预收账款对象。大牧人的招股书称,2022年末,大牧人对京基智农存在账龄在1-2年的合同负债/预收账款4708.25万元,这似乎应当意味着2021年末大牧人对京基智农的账龄在1年以内的合同负债/预收账款应不低于4708.25万元。但招股书称,2021年末,大牧人对京基智农的账龄在1年以内的合同负债/预收账款仅为4330.89万元。

无独有偶,双胞胎(深圳)食品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双胞胎)同样为大牧人的主要合同负债/预收账款对象。大牧人的招股书称,2022年末,大牧人对双胞胎存在账龄在1-2年的合同负债/预收账款3986.05万元,这似乎应当意味着2021年末大牧人对双胞胎的账龄在1年以内的合同负债/预收账款应不低于3986.05万元。但招股书称,2021年末,大牧人对双胞胎的账龄在1年以内的合同负债/预收账款仅为3636.65万元。

“黄鸡养殖设备的研发”“ECO自动出鸡系统的研发”为大牧人报告期内的研发项目。据大牧人2023年3月1日披露的招股书申报稿,上述两个项目2022年上半年的研发投入分别为73.97万元、73.23万元,且截至2022年6月末上述两个项目仍为在研项目。但据招股书上会稿,上述两个项目2022年全年的研发投入仅为71.48万元、72.30万元。

广东海大集团股份有限公司(证券简称:海大集团;证券代码:002311.SZ)为大牧人的主要客户。招股书上会稿称,2022年,大牧人对海大集团的销售金额为4690.17万元;而据招股书申报稿,2022年上半年,大牧人对海大集团的销售金额已达到4721.96万元。

似乎与主要贸易商关系匪浅

山东东南凤炉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东南凤炉业)为大牧人2021年第一大境内贸易商。工商信息显示,东南凤炉业、山东润沃商贸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山东润沃)2017年的工商联系电话均为13XX362XXX9,2018年、2019年的联系电话均为15XXX168XX7,2020年11月,山东润沃注销。

同时,东南凤炉业的执行董事兼总经理为范文霞,监事为宫树同,宫树同、范文霞分别持有东南凤炉业50%、45%的出资份额。而山东润沃注销前,其监事为宫树同,宫树同、范文霞分别持有山东润沃40%、30%的出资份额。这样看来,山东润沃、东南凤炉业似乎均受宫树同、范文霞实际控制。而在山东润沃注销前,刘祥泉曾持有山东润沃10%的出资份额。

据大牧人招股书,拉萨经济技术开发区和峰源企业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和峰源)为大牧人的员工持股平台,因刘祥泉为养殖行业内专业人士,为大牧人提供产品定位及战略发展方面的咨询,在大牧人初期发展过程中作出了贡献,大牧人现任董事、原总经理王京法曾向刘祥泉转让部分和峰源的股权用于激励刘祥泉,并由王京法代持。

同时,工商信息显示,刘祥泉曾任登封六和养殖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登封六和)、海阳六和种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海阳六和)监事,而登封六和、海阳六和均为大牧人主要股东山东六和的子公司。不知道该刘祥泉是否与山东润沃的股东刘祥泉为同一人呢?大牧人与东南凤炉业的合作又是否与刘祥泉的上述任职和持股有关呢?

除了上述问题外,2022年,大牧人的营业收入为189177.31万元,较2021年的营业收入245673.82万元下滑23%;2022年,大牧人的净利润为22374.09万元,较2021年的净利润29577.81万元下滑24.36%。

2020年至2022年末,大牧人的速动比率分别为0.58、0.56、0.58,明显低于1。在此情况下,报告期内,大牧人3度分配现金股利,合计分配现金股利72500万元。2023年,大牧人再度分红20100万元。而大牧人又拟通过本次IPO募集资金40000万元用于补充流动资金。

声明: (本文为投资有道签约作者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及作者,否则视为侵权,本刊将追究法律责任)

读者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