研发投入很少,财务涉嫌造假,毛戈平股份IPO靠什么?

时间:2017-11-01 18:19 栏目:未分类 编辑:投资有道 点击: 249 次

毛戈平化妆品股份有限公司首次公开发行股票招股说明书于2017年9 月11日报送,这是其公布的第二份招股书,公司打算登陆上海交易所主板市场。按照其披露信息,记者发现毛戈平股份有个先天性缺陷,其创始人不是技术出身,而且公司不重视研发,研发投入很少,产品配方比较依赖供应商,没有自己的核心竞争力,而且还是一家典型的家族式管理企业,公司治理不完善,另外,还存在着疑似业绩造假问题,这样的企业应该说可持续发展都存在一定的问题,现在还准备冲刺IPO,到底是哪里来的底气了?

研发投入不超收入的1%,产品缺乏技术竞争力

毛戈平股份的公司名字就是其创始人毛戈平的名字,足见该公司对毛戈平先生的依赖性。但是毛戈平先生只是一个化妆师出身,是化妆品的使用者,不是一个技术人员,这算是该公司研发的先天不足。更要命的是,该公司发展过程中也不太重视研发,研发投入一直没有超过收入的1%,导致产品创新乏力。

根据招股说明书披露,“目前公司产品的主要配方均来自供应商,但公司并不直接采用其现在配方,而是根据公司的产品研发理念对产品效果提出改进要求,由供应商对配方进行改良后方投入生产。”也就是说,公司长期以来没有自己独有的配方,只是在别人的基础上进行改良而已,缺乏原创能力,技术对外依赖性强。

我们先再来看看其它的一些化妆品巨头的出身情况。比如,据毛戈平股份招股说明书的披露,欧莱雅的创始人就是由发明无害合成染发剂配方的法国化学家欧仁.舒莱尔创立于1907年,具有众多自主发明专利。资生堂是日本著名化妆品品牌,由时任日本海军首席药剂师的福原有信于1872年创立。具有深厚的技术基础和开发能力。与国内已上市、具有代表性的上海家化相比,也有很大差距,上海家化的前身为1898年的香港广生行,具有百年历史。

再看研发投入和专利情况。目前,毛戈平股份的专利少得可怜,没有一项发明专利,仅有3项外观设计专利,分别为化妆盒(高光粉膏)、化妆盒(四色眼影)、睫毛膏外壳,技术含量低。与之相对应的是公司研发费用的严重投入不足。报告期内,2014年度研发费用244.69万元,占营业收入比例0.88%,2015年研发费用305.11万元,占营业收入比例0.95%,2016年度研发费用342.27万元,占营业收入比1%,2017年上半年研发费用157.17万元,占营业收入比例0.78%,也就是说,毛戈平公司长期以来研发费用投入偏低,没有形成自身核心技术和独有配方。

不提国际巨头了,仅从上海家化来看,则其研发能力要强得多,自2000年以来就一直是上海市科学技术委员会、上海市财政局、上海市国家税务局和上海市地方税务局认定的高新技术企业。2014年研发支出1.39亿元,占营业收入比例为2.62%,2015年研发支出1.3亿元,占营业收入比例2.23%;2016年研发支出1.24亿元,占营业收入比例2.34%。2017年上半年研发支出6513.43万元,占营业收入比例2.46%,大大高于毛戈平股份。而毛戈平股份自成立至今,始终没有自己独立研发的产品,一直依赖供应商的配方,仅仅是做些小打小闹的改良,因此,其研发能力不足始终是其短板,缺乏技术核心竞争能力。

报告期存大量第三方支付,且涉嫌突击确认销售收入

招股说明书披露,毛戈平股份部分经销商客户存在货款由其法定代表人、其亲属或者法人客户的公司员工汇款等不规范情况,称主要原因为部分经销商内控制度不健全,管理不够规范。报告期内第三方代为支付货款的数据为:2014年第三方代为支付销售回款金额3128.18万元,当年营业收入2.79亿元,占比11.2%;2015年第三方代为支付销售回款金额3185.37万元,当年营业收入3.21亿元,占比9.93%;2016年度第三方代为支付销售回款971.41万元,当年营业收入3.4亿,占比2.83%。以经销商为主的销售方式的产品是至爱终生,因此第三方代为支付销售回款应主要集中在至爱终生品牌上。

但我们经过对比分析发现,随着第三方代为支付销售回款比例的下降,至爱终生品牌的销售额也出现回落趋势。报告期内,至爱终生品牌2014年销售收入为4665.12万元,2015年销售收入为5063.55万元,2016年销售收入为3715.47万元,2017上半年销售收入为2207.39万元。2016年第三方代为支付销售回款占营业收入的比例由2015年的9.93%急剧下降到2.83%后,2016年的销售收入也急剧下滑,由2015年的5063.55万元,下降到了3715.47万元,下滑幅度达到26.62%。

由上可知,至爱终生销售模式是以经销商为主,在报告期内曾存在大量的第三方支付销售回款,而随着第三方支付减少,该产品的销售收入也随之减少,因此我们完全有理由怀疑,毛戈平股份极有可能存在利用不规范的第三方支付来粉饰业绩,达到利润操控之目的。

另外,根据招投说明书中披露的报告期内应交税费的明细可以看出,毛戈平股份2015以及2016年第四季度应交税费金额偏高,存在年末突击确认收入之嫌疑。

2014年所得税费用为1680.78万元,2014年末应交所得税282.63万元,占比16.81%;2015年所得税费用2018.35万元,2015年末应交所得税736.72万元,占比36.5%;2016年所得税费用为1971.84万元,2016年末应交所得税937.98万元,占比47.56%;因为所得税是按季度缴纳,季度平均占比为25%,而2015年末、2016年末所得税费用占比大大高于平均数,而所得税费用与公司营业收入正相关,因此,公司有在最后一个季度突击确认收入的嫌疑。

典型家族式管理,公司治理存在隐患

毛戈平股份是一个典型的家族企业,不仅股份上占有绝对控股权,在公司治理层和管理层,也占据了几乎全部的重要岗位。据招股说明书披露,在公司股份中,共计10个股东,毛戈平占股比例42.63%,汪立群占比11.08%,毛霓萍占比11.08%,毛慧萍占比9.38%,汪立华占比5.97%,帝景投资占比0.97%,嘉驰投资占比0.77%,而帝景投资和嘉驰投资都是由毛戈平、汪立群100%控股,也就是说,公司股东不存在员工持股平台,毛氏家族占比高达81.88%,非毛氏家族的宋虹佺占比5.12%,浦申九鼎占比10%,天易创投占比3%,合计仅18.12%,其中宋虹佺还是在公司工作多年的老员工。即使公司能够上市,发行股份2000万份,稀释后毛氏家族也还会达到61.41%,仍然是一股独大。

在公司治理层和管理层中,毛氏家族也同样一家独大。公司董事会由11名董事组成,其中董事长1名,副董事长2名,其他董事4名,独立董事4名。董事长毛戈平,副董事长汪立群、毛霓萍,董事毛慧萍、汪立华、宋虹佺、张晓萌(外部董事)及四名独立董事。除独立董事外,其余7名董事中5名皆为毛戈平直系亲属。副董事长汪立群为毛戈平妻子,副董事长毛霓萍、董事毛慧萍为毛戈平姐姐,董事汪立华为汪立群姐姐。

在管理层中,毛戈平兼任公司总经理,汪立群任公司子公司杭州毛戈平形象设计艺术有限公司总经理,毛霓萍、毛慧萍、汪立华皆任公司副总经理。也就是说,在参与公司日常经营管理的高管中除宋虹佺外(即使是宋虹佺,也是在公司工作多年,经公司培养后提拔起来,任公司副总经理),其余皆是毛戈平的亲属,是典型的家族企业。公司毛氏家族不仅占据公司的绝大部分股份,同时占据了公司几乎全部重要岗位,这说明公司的治理结构不够完善和科学。

在典型的家族企业中,即使公司成功上市,也不能排除实际控制人利用其控制地位,通过行使表决权或其他直接或间接的方式对公司的发展战略、生产经营决策、人事安排、关联交易和利润分配等重大事项进行控制,从而影响公司决策的科学性和合理性,并有可能损害公司及其他股东的利益。

声明: (本文为投资有道签约作者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及作者,否则视为侵权,本刊将追究法律责任)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文章!

读者排行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