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正非检讨过去投资分散 现称转向注重商业成功

时间:2017-11-07 14:09 栏目:未分类 编辑:投资有道 点击: 85 次

在2010年以前,华为一直立志于做一家伟大的管道公司,因此,华为20多年来都是聚焦于管道产品,即便是投资做软件,也是为了推动管道的有效利用。

2010年,在终端骨干员工座谈会上,正式确立了华为手机走高端和自主品牌路线,开始强化“水龙头”的地位,任正非曾对IRB批示说:我们只做到水龙头为止,水龙头以外的东西我们暂时不要投资。

IRB是华为的投资管理委员会,对IRB的定位,用任正非的话说是:IPD是从机会到变现,IRB是为了实现从机会到变现,用投资的方法来驱动成功。

在产品战略上,华为一直都非常有节奏,也很节制。因此,赋予IRB另外一个很重要的职责,就是通过投资的方法来驱动全流程系统能力的提升,包括研发、营销、销售、制造、采购、供应、交付、维护、财经等领域。

2017年7月6日,华为召开IRB改进方向汇报会,这次会议确立的基调不再是管道,而是主航道,“IRB的投资方向一定要聚焦主航道”,“集中精力吃几个甜点,剩下的让别人做”。

基于此,会议要求:一是收缩CRM和边缘化产品;二是重视视频和车联网的机会窗,加大技术开发和资金投入;三是笔记本电脑要走向高端化;四是要重视低端手机(蓝血注:高端手机占据山腰进攻山顶,低端手机包围山脚形成防线)。

在会上,任正非对以前的投资行为做了一个自我检讨,说“原来投资分散有我的责任,EMT批评我讲过话,说只要有更高利润能养活自己就行。我检讨,过去的事我承担责任”。

从这次会议内容也可以看出,华为在着力改变原来“技术导向”的思维,转向对商业改革和商业成功的关注,“这次IRB的改革一定要注重商业改革,以商业为中心,不要只走到技术的牛角尖里面去,我们要的是商业成功,要从全流程去改进,哪怕一年关注一点,也要把全流程关注到。”

但是,为了避免新的投资冲动,任正非同时要求,在聚焦于“牵引各功能领域的平台建设和系统竞争力能力提升”的基础上,“我们现在就要搞川普日落法,给管理做减法”。

对IRB人员,过去的要求是“要有对市场的灵敏嗅觉,就像香水设计师一样,能够灵敏区分各种香味”,这次会议要求,IRB成员要学习IPD的精髓,学会讲故事,激发员工思考。

对此,任正非曾说:“IRB要做好全流程投资管理,牵引各功能领域的平台建设和系统竞争力能力提升,这部分投资要单列审视,并定期审视投资执行情况及流程日落法情况。”

任正非说:“IRB的投资是从机会到变现的E2E全流程的投资。IPD的本质是从机会到变现,要实现这点就靠IRB的投资,好比从北京到广州的高铁,沿线都要有投资,营销、供应、制造……都有投资。以前我们的投资重心是产品开发,其他部门的建设和投资都是偷偷摸摸的搞,我们要把这些摆到明面上来,比如智能制造,把我们的生产过程实现智能化。IRB要给出投资分配给营销、供应、制造……各环节的百分比,比例是可调的,每年都审视调整,这样才能促进全流程的进步。为什么过去没有对E2E全流程进行投资和管理呢?在2002年的时候,IPD变革本来还要继续往深走,但是当时公司经营环境不好,我当时不同意继续改革,说要收口了,收口就收到只改革了研发。”

“各功能领域系统竞争力能力提升的预算要单列,不占用功能领域部门运营成本预算。松山湖生产线搞得非常好,但这些都是他们从自己部门经费里面偷偷摸摸拿出来搞的,所以这次在日本建立工业化实验室、在德国建立魏尔海姆实验室、在松山湖建实验室,用三个实验室来解决未来智能化制造的问题。日本人天性秩序性很强,德国人天性谨慎,我们在中间吸收两个民族的优点,构筑高质量。IRB要先把功能领域的投资拿出来,鼓励他们去研究自己的平台建设,这些钱不要让他从部门费用和运营成本里面出,不要占到他们的薪酬包,不能压低员工的工资。到时候我们还要按照11.30日落法进行审查,看看各领域是不是增加一个新流程减少了两个旧流程。任何变革都要对准这个目标:多产粮食,增加土地肥力,跟产粮食没关的就不要做了。”任正非在会上说。

声明: (本文为投资有道签约作者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及作者,否则视为侵权,本刊将追究法律责任)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文章!

读者排行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