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内已有72家公司IPO被否,九鼎投中两家

时间:2017-12-01 08:36 栏目:未分类 编辑:投资有道 点击: 163 次

一颗惊雷在昨天的中国资本市场炸响!三家首发上会的企业全部“未通过”证监会发审委的审核。在大家都关注这些拟上市公司本身和相关中介机构的时候,我们想到了那些隐身背后的私募机构。哪些机构不幸中招?有没有知名私募反复“踩雷”了?结果是真有。著名私募九鼎投资就出现在两家被否上市公司的股东名单之中,属于比较“幸运”的一类。

Choice公示的资料显示,2017年以来截至11月28日,证监会发审委一共审核了451家公司的首发申请,其中审核未通过的公司共计72家,IPO过会率只有84%。公司上会被否,除了对拟上市公司本身带来重大影响之外,参与其中的一些私募机构肯定也是非常失望。

公司成功上市是目前私募股权投资最能溢价、也最方便的退出通道,一旦投资项目IPO被否,除了兑现投资收益基本无望之外,相关私募的声誉也将受到一定影响。记者通过仔细研究今年A股IPO被否的这72家公司,发现其背后涉及到的私募共288家,包括九鼎投资(全称昆吾九鼎投资控股股份有限公司,600053.SH)、红杉等这样的大牌私募也赫然在列。而大名鼎鼎的九鼎投资就还特别“幸运”,投资参股的未过会企业有2家,分别是国金黄金股份有限公司(简称国金股份)和湘北威尔曼制药股份有限公司(简称威尔曼)。

国金股份上会被否,否在内控不严

国金股份是一家集贵金属工艺品研发、设计、生产与销售于一体的集团型企业,于2016年6月23日和2017年9月28日先后两次报送申报稿,拟登陆上交所,发行4030万股,募集资金161286.43万元人民币。国金股份的招股说明书显示,2015年9月30日,通过协议转让方式,苏州金盈九鼎创业投资中心(有限合伙)(简称金盈九鼎)从股东廖斐鸣和冯彦处分别受让1.95%、1.05%,持有1080万股,占比3%;苏州夏启安丰九鼎创业投资中心(有限合伙)(简称夏启安丰九鼎)从该二人处分别受让0.78%、0.42%,持股432万,占比1.2%;苏州高耀九鼎创业投资中心(有限合伙)(简称高耀九鼎)从该二人处分别受让0.78%、0.42%,持股432万,占比1.2%;嘉兴安顺九鼎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简称安顺九鼎)从该二人处分别受让0.39%、0.21%,持股216万,占比0.6%。以上这四家私募产品的执行事务合伙人均为北京惠通九鼎投资有限公司,基金管理人均为西藏昆吾九鼎投资管理有限公司。通过全国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查询得知,西藏昆吾九鼎投资管理有限公司的控股股东、实控人是九鼎投资。

这四家九鼎投资的子公司合计持有国金股份2160万股,占比共计6%,每股受让价格为人民币1.1元。据招股说明书披露,2015年度国金股份的每股净资产达到3.33元,而每股净利润为0.99元,考虑到公司业绩不可能在一个季度内实现超常增长,因此以每股1.11元的价格转让上述股份,显然有利益输送之嫌。

国金股份2015年至2017年中报的营业收入分别为203586万、374212万、201998万,净利润对应为16743万、44753万、18797万,整体呈增长态势;平均净资产收益率依次是33.03%、56.7%、17.65%,基本每股收益分别为0.46元、1.24元、0.52元,业绩非常出色。该公司2017年11月7日上会,但由于员工代公司实控人廖斐鸣持有十余家企业,这些企业主要从事或拟从事工艺品、艺术品相关业务,且多数在2016年下半年才注销,存在同业竞争。同时,公司还有违信息披露和内控制度的情况,股东冯彦2008年11月至2015年8月曾任国金有限执行董事、经理,实控人廖斐鸣在此期间任国金有限监事,冯彦与廖斐鸣共同参与多次股权转让、成立员工持股平台等,是一致行动人,但未认定和披露等严重情形使得公司的内控缺失暴露无遗,终致其过会功败垂成。

兵败威尔曼,败在商业行贿

威尔曼则是一家研发、生产和销售中高端青霉素类、头孢菌素类抗耐药复方抗生素制剂的公司,2016年6月6日和2017年10月9日相继送审,计划登陆深交所,发行5950万股,募资58018.22万元人民币,其招股书披露,2010年9月12日,北京昆吾九鼎医药投资中心(有限合伙)(简称北京昆吾九鼎)作为发起人之一,持有300万股,每股的持股成本为为人民币9元,持股比例1.68%。该招股书还显示,北京昆吾九鼎是昆吾九鼎(北京)医药投资管理有限公司(简称九鼎医药)的控股子公司,九鼎医药是昆吾九鼎投资管理有限公司(简称九鼎管理)的控股子公司,而九鼎管理是九鼎投资的控股子公司。

2014年至2017年中报,威尔曼的营业收入相继为26968万、34238万、42249万、22766万;净利润分别为7489万、16386万、17665万、10386万;基本每股收益对应为0.42元、0.92元、0.99元、0.58元,持续上升,业绩还算不错。但是,由于公司存在无实际销售活动的发票开具行为;实际销售收入确认与招股说明书中描述不符;发货指令单上无发货人、储运部主管、出纳签字;产成品出库单上仅有制单人名字,无复核人、发货人、主管签字审核;原材料采购入库环节原始单据无编号,车间到仓库的产成品入库环节原始单据无编号;报告期内现金交易金额较大,相关的资金管理制度对现金的提现标准与现金使用无明确规定等;公司主要采取经销的销售模式且报告期内二级经销商的业务员因商业贿赂被判处刑罚,导致其在2017年10月24日的发审会上被否决。

对国金股份和威尔曼的股权投资,可谓九鼎投资2017年的两大败笔,但我们注意到两个公司上市被否都不是业绩问题,而是公司治理规范的问题。九鼎投资也许应该就此反思,更应该注意自己的项目合规性风险,从投前的项目尽职调查、风险评估,到投资决策抉择,到投后的持续督导,使得募投管退形成闭环,以便在良莠不齐的海量项目中慧眼识珠。

声明: (本文为投资有道签约作者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及作者,否则视为侵权,本刊将追究法律责任)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文章!

读者排行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