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蜡烛大王”创上市以来最大亏损,交易所:是否财务“大洗澡”

时间:2023-05-15 17:01 栏目:特别策划 编辑:投资有道 点击: 916 次

​青岛金王是亚洲第一的蜡烛生产商,2022年录得上市以来的最大亏损。近日,交易所向公司下发年报问询函,直指公司利用减值进行财务“大洗澡”的可能。

来源:摄图网

“蜡烛大王”受化妆品业务拖累,剥离不良资产致亏3亿多

近日,青岛金王应用化学股份有限公司(证券简称:青岛金王;证券代码:002094.SZ)收到交易所下发的年报问询函。

交易所关注到,青岛金王最近三年的营业收入持续下降,2020年至2022年分别为40.02亿元、31.53亿元、29.51亿元,分别同比下降26.91%、21.21%、6.40%。同时,经营活动现金流量净额大幅波动,最近三年分别为-17600.20万元、-41168.83万元、5200.13万元。

对此,深交所要求青岛金王结合各业务所处行业发展情况、市场竞争情况、主要产品核心竞争力等,补充说明最近三年公司营业收入持续下降的原因。

据悉,青岛金王的主营业务分为新材料蜡烛与香薰及工艺制品业务、化妆品业务、供应链业务三大板块,2022年毛利率分别为19.81%、4.50%、0.11%,较上年同期均有所下滑,跌幅分别为1.43个、8.43个、3.01个百分点。

其中,供应链业务2022年实现收入10.01亿元,同比涨幅高达49.47%,但由于毛利率仅有0.11%,该业务仅贡献营业利润111.12万元。交易所要求公司说明供应链业务是否为贸易业务,采用总额法还是净额法确认收入,以及相关会计处理依据。

化妆品业务的毛利率跌幅最大,收入在2022年同比下降42.43%,由上年的15.64亿元降至9亿元,带动公司整体收入下滑。

2022年,公司出售了多家从事化妆品业务的子公司。其中,青岛俪采化妆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青岛俪采)、青岛俪臻化妆品有限公司、青岛俪承化妆品有限公司均在12月29日通过产权交易中心公开挂牌转让,受让方为烟台荣盈贸易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烟台荣盈),转让价款合计2750万元。

青岛金王称,烟台荣盈的股东和董监高与公司董监高、控股股东、实控人均不存在关联关系。而工商信息显示,2022年11月,烟台荣盈、青岛俪采自青岛金王产业链管理有限公司(青岛金王子公司)、济南壹嘉美妆用品合伙企业(有限合伙)处合计受让了山东众妆供应链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山东众妆)的100%股份,同日山东众妆的法定代表人、总经理变更为郭勇。

据公开资料,郭勇曾在2018年10月至2019年5月担任青岛金王的副总裁,目前仍担任海南金王进出口贸易有限公司的执行董事兼总经理,后者为青岛金王的全资子公司。此外曾有媒体报道称,烟台荣盈背后的大股东正是青岛金王。

而上述三家化妆品公司的成交价格扣除投资成本、债券本息及商誉后,在合并层面分别产生投资收益-1.3亿元、-7930万元、-1.06亿元,合计约-3.15亿元。年报显示,青岛金王2022年投资收益为-2.93亿元,较上年下降343.58%,其中处置长期股权投资产生的投资收益达到-3.47亿元。

对此,交易所要求青岛金王说明处置长期股权投资的具体情况,包括但不限于交易对手方、估值情况、定价依据及公允性、回款情况、完成工商变更登记时间等,并说明投资收益具体计算过程。

5月10日,青岛金王总裁唐风杰在2022年度业绩说明会上表示,由于近几年市场环境原因,化妆品线下业务板块受到的冲击较大,影响了整体利润。随着不良资产的剥离,公司2023年的经营质量在不断地恢复和提高。

减值损失激增,交易所质问是否财务“大洗澡”

减值损失是交易所关注的另一重点。2022年,青岛金王的信用减值损失为23729.62万元,资产减值损失为10569.74万元,而上年分别为1000.62万元、1883.20万元。

信用减值损失中,应收账款坏账损失为5648.23万元,其他应收款坏账损失为18081.39万元。截至2022年末,公司对约40家客户的应收账款单项计提坏账准备,累计5281.22万元,而上年末仅为647.72万元。

资产减值损失中,存货跌价损失为3416.78万元,商誉减值损失为6952.25万元,具体是对广州韩亚生物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广州韩亚)、南通晨阳工贸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南通晨阳)分别计提商誉减值4934.90万元和2017.35万元。

其中,广州韩亚系青岛金王于2016年4月收购取得,交易对价为37260万元,形成商誉31308.76万元。2018年,广州韩亚未完成度承诺业绩,其原股东张立海、张立堂、张利权以现金方式向青岛金王补偿1291.69万元,当期青岛金王首次对广州韩亚计提商誉减值,金额为4102.83万元。

2019年至2020年,青岛金王继续对广州韩亚计提商誉减值,金额分别为12843.47万元、5687.67万元。截至2022年末,青岛金王对广州韩亚计提的商誉减值准备累计达到27568.87万元,占其商誉原值的88.05%。

南通晨阳则是在2020年12月31日由青岛金王以2295万元收购51%股权,形成商誉2187.86万元。2022年,公司对南通晨阳计提商誉减值2017.35万元,占其商誉原值的92.21%。

截至2022年末,青岛金王的商誉账面原值为50562.52万元,减值准备达44656.85万元,占比88.32%。

对此,交易所要求公司对比最近三年导致信用减值和资产减值主要因素的变化情况等,说明减值计提是否恰当,是否存在以前年度计提不充分或通过调节减值计提金额进行不当盈余管理的情形,直指公司利用减值进行财务“大洗澡”的可能。

值得注意的是,青岛金王近四个会计年度的归母净利润以盈利、亏损交替出现,2019年至2022年分别为2117.10万元、-42874.48万元、1634.20万元、-80890.71万元,公司营业收入则从54.75亿元一路下滑至29.51亿元。而在此之前,公司自2006年上市后未曾出现业绩亏损的情况。

截至2023年3月31日,控股股东青岛金王国际运输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金王运输)累计质押公司股份14789.83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21.41%,占其所持公司股份的100%。交易所要求公司结合控股股东履约能力及追加担保能力等,说明质押股份是否存在平仓风险。

根据Choice金融终端数据,金王运输所质押的青岛金王股份自2020年5月起多次达到估算平仓线。

声明: (本文为投资有道签约作者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及作者,否则视为侵权,本刊将追究法律责任)

读者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