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革命”的众筹依然是风险投资

时间:2015-04-09 15:51 栏目:封面故事 编辑:投资有道 点击: 4,472 次

从平台数量来看,美国目前有超过340家众筹融资平台,在活跃平台数量上领先于世界,其次是英国87家和法国53家。全球各地的融资平台已为上百万个项目成功募资,覆盖社会公益、创业、艺术、出版、影视、音乐、互动数字媒体等各种领域。众筹作为一种新兴的互联网金融模式,极大地扩大了公众参与度,是一场去精英化、去平台化的大众融资革命。

眼下,无论在行业层面、还是在资本层面,甚至是在朋友圈子里,众筹概念可谓如火如荼,中国式众筹目前基本可以称为“基于熟人圈子的筹资筹智筹人”。中国古代有一种榫卯结构的房子不需要钉子,完全靠木头之间相互借力,但房子非常稳固。我们所理解的中国式众筹,就有点像这种榫卯结构,是熟人之间相互借力的艺术--互借社会资源、人才资源、物质资源。众筹与集资有本质差别:集资是用大家的钱办自己的事,众筹是用大家的钱办大家的事。

众筹

中国式众筹是一种情怀

对于唐创投资董事长、“1898咖啡馆”董事长、“金融客咖啡”首席架构师杨勇来说,中国式众筹与美国的陌生人众筹模式不同,现在国内很多网上众筹都是学的陌生人众筹模式,但他并不看好美国的陌生人众筹模式,因为“中国人缺乏契约精神,陌生人众筹在美国比较简单,因为美国有很好的契约精神、很好的法律制度,有问题,大家找律师。”

中国式众筹最关键的不是筹到钱,而是筹对人。众筹最核心的就是股东。选择股东一定要有清楚的定位,筛选要非常严格。杨勇认为,众筹咖啡馆如果选股东足够严,项目就一定会成功。

有喜实业有限公司创始人、董事长,南大上海校友会会长赵浦在接受采访时表示,南大校友会在上海众筹的南大咖啡馆取名为“8舍”,因为8舍是南大最有历史的宿舍楼,这个咖啡馆全部由校友出资,主要集中在35到55岁的精英阶层,共有200位股东,采用类似投资管理公司的LP、GP运作管理模式,充满了校友之间的情怀,在装修上也重现了当年大学的舞厅文化,他认为,这也是未来校友经济的开端。

而其它众筹咖啡馆,如“金融客咖啡”股东均是金融圈人士,募集金额较高,第一批100人,每人30万;第二批100人,每人50万,还有部分机构会员的钱,加起来差不多在1个亿。国贸CBD的投资并购咖啡馆,募集的金额跟金融客差不多。1898咖啡馆定位为北大创业校友之家,也有200位股东,为了达到多元化的股东架构设计,覆盖了从1971级到2000级的整个北大校友群体。

杨勇表示,众筹咖啡馆选股东切忌心急,首先,要建设一个核心团队,对于众筹的认识到位并形成共识,然后扩大核心人数,再沟通形成共识,然后进入快速发展确定合作阶段。初期的磨合阶段是必需的,不能急于求成。这类众筹模式有个非常大的创新,就是把投资者、消费者和推广者合为一体。

“互联网金融”这个两会高频词,人们已逐渐由陌生到熟悉。从最先的余额宝,到后来的P2P,再到各类众筹模式,众筹不单让大众多了一种参与并获取超额回报的渠道,同时也给怀揣梦想的年轻人有了低成本实现梦想的可能。

众筹起源于17世纪,筹资者以征定的方式众筹出版了书籍,并在书籍上鸣谢了出资者。现代众筹是指项目发起人将项目或创意通过互联网向公众展示,争取公众的资金、人脉、管理智慧等。细化讲,这种大众筹资提供包括公益服务、智能硬件、娱乐演艺、文化出版、农业、艺术等多个领域多个项目,为投资者提供更多选择、更多创新的个性化定制产品和服务的机会。作为一种“预消费”模式,众筹活动主要发生在创意产业领域,筹资人以“创新产品+线上互动”的形式,向公众募集项目资金。

事实上,每一个项目的背后都隐藏着一位有创新精神及创业情怀的发起人。以国内成立时间最早,涉及领域最广的众筹网为例,其基本众筹模式分为公益众筹和奖励众筹、股权众筹三种。公益众筹是指投资者对项目进行投资,获得项目发起人提供的感谢信和实物及服务的回报,以此帮助有需要的个人或单位;奖励众筹则是投资者对项目进行投资,获得项目发起人提供的实物性回报或相关服务;而股权众筹则是指投资者对项目进行投资,获得项目一定比例的股份。

众筹是种“1+1>2”的开放思维,眼下四种众筹在国内都已经形成了一定的规模。但不论何种运作方式,其运作的根本基础都是诚信体系的建造,失去了诚信体系,中国式众筹将寸步难行。值得肯定的是,在历经过去一段时间的发酵后,国家政策为众筹行业的头顶悬上了光环,众筹必将在未来成为互联网金融的弄潮儿。

众筹成为创业平台

众筹网相关人士认为,2014年为众筹元年,而2015年则是众筹的爆发年。2014年,仅众筹网一家平台一年就上线5820个项目,带动总计13.5万人次参与众筹。目前众筹平台已经超过100家,预计未来众筹行业将乘势持续发力,迎来新的行业爆发期。

从加盟众筹行业的机构看,不乏很多互联网大佬,包括阿里、京东等重量级选手纷纷入局。不过在众筹步入黄金发展期之际,众筹行业也面临着诸多发展痛点。目前众筹行业最火爆的奖励式众筹缺乏特别好的项目,更多是演变成了商品的预售和团购,这样一来众筹平台也成为各企业宣传自身产品的一个平台,而那些真正的创业项目,反倒容易被大众所忽视。可以预计,随着众筹行业的集中爆发,意味着行业洗牌期的到来,届时一些规模较大、成立时间较久、资质正规良好的众筹平台将最终在一番大浪淘沙下壮大成长。

不难看出,历经20多年发展,互联网改变了很多行业,如今它正在成为金融业的新入口。虽说目前只是金融服务的管道,但这个管道已经成为很多年轻人的入口。而这个入口不再是银行网点、不再是服务人员,而是互联网,是微信、微博、各种移动端浏览器等。

众筹网副总裁路佳瑄表示,众筹网本身就是创业平台,对于那些怀揣创业梦想的年轻人,站在这样一个“孵化平台”上,可以一步步企及自己的梦想。只要项目有亮点、有新意,同时能让投资者看到一个预期可以实现的合理回报,基本上都能众筹成功。与此同时,传统行业在“傍上”众筹后,也迎来新机。路佳瑄给记者举了个业界最著名的例子,在智能手环功能已经同质化的当下,一群来自原摩托罗拉、腾讯、金山团队的科技发烧友和德国IF设计大奖的得奖主,为我们带来了兼具实用与美观的刷刷手环。除了兼具计步、监测睡眠等标配功能外,它还是全球首款可刷地铁、公交的可支付手环,真正将智能手环这一极客玩物带入寻常百姓生活。在没有科技巨头的背书下,刷刷手环依靠众筹,获得逾40万元筹资额和近2000名首批用户,真正体现出孕育下一个科技创新企业的众筹理念。所以说,众筹不仅是“凑份子”这么简单,更是一个孵化平台。在业内人士看来,目前一些大型众筹平台,有着强大的供应链能力、资源整合能力,能为筹资人提供从资金、生产、销售到营销、法律、审计等各种资源,扶持项目快速成长,这使得其在竞争中具备先天优势。相较之下,中小众筹平台想要与之抗衡必须不走寻常路,毕竟它们抗风险能力弱,所以必须加强对众筹产品的监督,加强信用评判体系以及对投资者的保障机制建设。

据世界银行发布的一份全球众筹报告称,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爆发后,许多传统的资本形成模式逐渐消失,同时衍生出强烈的资金需求,从而促使投资者和机构开发出新的融资模式,于是众筹应运而生。报告称,自2009年以来,全球众筹市场高速增长,从最初仅5.3亿美元的融资总额,暴增至2012年的27亿美元,其年复合增长率高达63%。从地区分布来看,北美和欧洲是全球众筹融资最活跃的地区。仅2012年,融资总额的95%就来自于北美和欧洲,其中北美地区占比接近60%。从平台数量来看,美国目前有超过340家众筹融资平台,在活跃平台数量上领先于世界,其次是英国87家和法国53家。全球各地的融资平台已为上百万个项目成功募资,覆盖社会公益、创业、艺术、出版、影视、音乐、互动数字媒体等各种领域。

众筹作为一种新兴的互联网金融模式,极大地扩大了公众参与度,是一场去精英化、去平台化的大众融资革命。该模式借助互联网高效、便捷的传播特点,建立了一种新的资金筹集机制,但本质上仍是一种低准入门槛的创业风险投资。

作为一种金融创新,众筹模式发展初期在制度监管和行业规范上的缺失,容易异化为诈骗或非法集资的工具,使得参与其中的组织和个体面临较大法律风险。一旦出现违约,它给金融系统造成的系统性风险也是比较高的。因此,包括中国在内的各个国家眼下都在加紧研究和尝试对众筹融资进行监管。毕竟,众筹市场的蓬勃发展需要配套监管跟上,否则野蛮生长之下层层叠加的问题最终会集中爆发出来。参考其他国家在众筹方面的监管经验,置于首位的是加强投资者教育,普及众筹融资知识,充分引导投资者树立正确的投资理念,增强风险意识和自我保护能力。而且,由于众筹尚处起步阶段,许多问题和风险尚未充分显现,因此监管法律应当以原则性为主,不必规定得过细。除此之外,还应强化市场准入监管,对互联网金融机构的设立进行审批,加强对投资者权益的保护,实现众筹平台完全透明化。

文/北岸 清华管理评论

声明: (本文为投资有道签约作者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及作者,否则视为侵权,本刊将追究法律责任)

读者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