冀鹏程:真正的藏家是向前看的

时间:2014-04-21 16:28 栏目:艺人 编辑:投资有道 点击: 4,474 次

作者:苏坤阳   来源:投资有道11年6月刊

 墙美术馆由世纪墙文化艺术有限公司2006年创建,赞助方为中国当代艺术基金。墙美术馆执行馆长冀鹏程表示,面对国内艺术品市场的繁荣,许多业内人士认为艺术市场的黄金十年已经到来。国内的美术馆今年将会掀起新建热潮,全国的建筑面积会超过百万平方米。

朝戈作品《太阳》
墙美术馆收藏的朝戈作品《太阳》(以下图片所示作品均为墙美术馆收藏)

  “在这样的机遇下,艺术机构如何运作、发展和壮大,正是目前业内最值得考虑和研究的事情。我认为我们应该呼吁业内的人士坚守自己的职业道德、职业操守和从业规范,培养和保护对我们文化艺术事业有做过贡献的赞助人、投资人的兴趣和利益。”冀鹏程说。

  民国油画价格被高估

《投资有道》:墙美术馆主要收藏哪些作品?

冀鹏程:基金会本身不收藏艺术品,墙美术馆的收藏种类集中在当代艺术,以油画为主,雕塑、影像、装置等也都有所涉及。

《投资有道》:墙美术馆推出的艺术品租赁服务如今状况如何?

冀鹏程:2010年底,墙美术馆旧馆拆除,位于北京工人体育场的新馆正在建设中,这段时间艺术品租赁服务是暂时停止的。之前的艺术品租赁主要针对个人,后来发展为和银行等机构合作,虽然租赁时设置了相应的门槛,但这个门槛是很低的,我们的目的主要是为了培养市场,让客户感兴趣,从而产生收藏和投资的需求。美术馆也会因此获得相关资金的赞助,以维持美术馆的正常化运营。

《投资有道》:目前国内美术馆的状况是怎样的?未来会形成什么样的趋势?

冀鹏程:今年将会掀起美术馆新建热潮,全国新建美术馆建筑面积会超过一百万平方米,仅北京地区目前已经对外公布的就超过十万平方米。如中国美术馆新馆、中国国家画院艺术交流中心、民生现代美术馆等等。位于工人体育馆旁的墙美术馆新馆也正在筹备建设中。

今年政府出台的新的五年规划,已经给予文化产业明确的定位,文化产业已经成为未来五年经济发展的支柱性产业,目前国内诸多金融机构的介入,也正是源于这样的背景。墙美术馆新馆所打造的是文化综合体的概念,除了美术馆之外,还会有艺术银行中心、艺术品版权授权中心、墙文化传媒、银行家俱乐部等机构。

《投资有道》:目前国内当代艺术市场是怎样的状况?今年的市场前景如何?

 冀鹏程:国内有很多的机构在支持和推广年轻艺术家,但有些机构过于急于就成,应该注重年轻艺术家未来发展的培养。我个人不是很认同金融投资与当代艺术的嫁接,当代艺术作品的价值还在生成之中,最终是否会留在艺术史之中,拥有相对恒定的价值,目前还不能确定。过早将当代艺术金融、证券化可能产生的负面影响,远远比获得的那点点利益要大。

今年整个艺术品市场的复苏趋势已经很明显。早期油画、写实油画和名家油画精品未来市场还会有所发展,特别是名家精品部分。但对于民国油画,我觉得价格是被高估的,是有问题的,因为这些艺术品诞生在东西方文化剧烈碰撞时期,它所具有的社会、文化价值远远高于它的美学、美术史的价值。

近来,许多业内人士认为艺术市场的黄金十年已经到来,这是很值得庆幸的事情,但也会由此带来巨大的泡沫,如何降低风险规避这些问题,避免产生与日本当年类似的状况,这将是未来很重要的研究课题。

苏新平《风景》
苏新平《风景》

  艺术品金融化:收藏何种美术史

《投资有道》:怎么看待“文化产权交易所”艺术品“股票化”的交易行为?

冀鹏程:将艺术品做成证券化的投资产品,开始的阶段会出现各种各样的问题,这是肯定的。毕竟艺术品的增值规律,和一般的商品是不一样的。参与其中的部分投资者的确是获得了丰厚的回报,我觉得社会应该对新事物的产生要有容忍度,不能一味地否定甚至扼杀。

《投资有道》:您是怎么看待以投资基金的方式对艺术品进行金融运作?

冀鹏程:从获益的角度,对艺术品进行金融化的投资运作是无可厚非的。中国当代艺术基金起初也做过许多的前期工作,和银行、信托公司也进行了大量的沟通、对相关的运作模式进行充分的论证,但后来因为市场的成熟度不足就搁置了。

仅我所了解的目前国内市场艺术品投资基金,均是私募基金的运作模式,其功能也多以融资为主。相关的艺术机构先募集资金,对艺术品进行投资性购藏,然后通过银行对这些作品打包,发布成产品形式让客户认购,信托公司负责资金的监管,然后这些专业性的艺术机构在获得相应资金的基础上,对艺术品进行包装宣传,获得价值的提升。并在规定的年限内选择合适的时机将其售出,获得相应的利润回报。当然这只是一种常见的运作模式,艺术品金融化的投资形式和参与机构的职能是多样化的,而不是仅限于此。

《投资有道》:您是怎么看待目前艺术品市场“短平快”的投资方式?

冀鹏程:这是个很现实的现象,目前很多投资人是在追认过往的美术史,而不是创造新的美术史。从投资的角度这无可厚非,毕竟投资是需要有风险的考虑,但这里面有个问题是你按照美术史进行收藏的时候,是按照什么样的美术史,这是值得思考的问题。我觉得真正的藏家是向前看的。

西方的收藏多为家族式,一般都有几百年的历史,他们从小就经常去各种博物馆、美术馆,通过长久的熏陶使他们自然而然的形成了对艺术的判断力。从西方藏家对中国艺术品早期收藏就能看出这种判断力的价值,而国内的大部分投资者或藏家没有这种能力,所以他们只能通过保守的姿态去投资或收藏艺术品。

此外,这种现象和国内当代艺术领域的从业者也有很大的关系,很多人没有遵从自身的职业操守,难以取得收藏和投资群体的信任。这也使得很多投资者转向传统艺术这种具有较为恒定价值标准的艺术品。此外,我认为我们应该呼吁业内的人士坚守自己的职业道德、职业操守和从业规范,培养和保护对我们文化艺术事业有做过贡献的赞助人、投资人的兴趣和利益。

冀鹏程
冀鹏程  墙美术馆执行馆长

声明: (本文为投资有道签约作者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及作者,否则视为侵权,本刊将追究法律责任)

读者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