贝迪新材客户优势明显 但似乎与关联方研发混同

时间:2022-11-10 14:40 栏目:公司 编辑:投资有道 点击: 1,246 次

南京贝迪新材料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贝迪新材)主要从事新型显示、5G 通信领域功能高分子膜材料的研发、生产、精加工、销售,目前正在冲刺创业板IPO。

据招股书,贝迪新材生产的光学膜片可以广泛应用于液晶电视、笔记本电脑、台式显示器、车载显示等终端显示器件,其储备的液晶聚合物薄膜(LCP)可加工成柔性电路板,并应用于5G终端设备的天线模组。截至招股书签署日,贝迪新材已经取得100项专利,其中,包括30项中国发明专利、2项韩国发明专利、1项美国发明专利,以及51项中国实用新型专利、8项日本实用新型专利、8项德国实用新型专利。

招股书显示,贝迪新材已与京东方科技集团股份有限公司(证券简称:京东方A;证券代码:000725.SZ)、海信集团有限公司、喜星电子株式会社、乐金电子株式会社、瑞仪光电股份有限公司等国内外知名面板制造商建立了合作关系,其终端客户覆盖华为、小米、苹果、海信、LG、夏普、TCL、微软等国内外知名消费电子企业。

但我们研究发现,贝迪新材招股书的关联方披露或有遗漏,信息披露质量似乎有待提高。同时,贝迪新材似乎还存在与关联方研发人员混同的情形,近年来还存在多项违规行为。

关联方披露或有遗漏

贝迪新材的招股书显示,高嘉阳为贝迪新材的董事,贾政和为贝迪新材的独立董事。据若宇检具股份有限公司(证券简称:若宇检具;证券代码:873933.NQ)的公告,高嘉阳同时担任若宇检具的董事。据某拟上市公司的公告,贾政和同时担任其独立董事。然而,贝迪新材的招股书却未披露高嘉阳、贾政和的上述两项兼职信息。

贝迪新材的招股书将董事兼任董事的其他企业认定为关联方。按照该标准,若宇检具应当被认定为贝迪新材的关联方,但贝迪新材的招股书“关联方及关联关系”处也并未列示若宇检具,其关联方认定似乎有所遗漏。

另外,蔡福超为贝迪新材的财务总监,泰州市瀚视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泰州瀚视)原为蔡福超控制的企业,为贝迪新材的关联方,于2021年8月注销。

南京联海金光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联海金光)为贝迪新材2019年末第二大其他应收款对象,2019年末,贝迪新材对联海金光的其他应收款余额为300万元。据贝迪新材披露的财务报表及审计报告,该项其他应收款是由资金拆借形成。

工商信息显示,瀚视投资、联海金光2019年工商年报中的企业联系电话均为02 5-52XXXX88,企业电子邮箱均为sanXXXe@126.com,瀚视投资的企业通信地址为南京市江宁区招商六朝路XX大厦A座707室,联海金光的企业通信地址为南京市江宁区六朝路招商XX大厦A座702室(地址几乎相同)。

不知道贝迪新材、联海金光之间是否同样存在实质关联关系。二者之间的资金拆借,是否应当作为关联交易列示。

似乎存在与关联方研发人员混同的情形刘勇为贝迪新材的实际控制人,南京纳世新材料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纳世新材)原为刘勇控制并任总经理的其他企业,为贝迪新材的关联方。2016年,刘勇通过股权置换,获得了纳世新材的控制权。2021年11月,刘勇退出纳世新材并卸任总经理职务。

王芬为贝迪新材的监事、综合管理中心总监,招股书显示,2014年3月至2016年4月,王芬任纳世新材的研发工程师,2016年4月,王芬入职贝迪新材。

但据国家专利局网站,2 0 17年1 0月,王芬作为发明人,为纳世新材申请了“一种制备气凝胶膜材的方法及其反应装置”(申请号:201711021105.5)的发明专利。即王芬在贝迪新材任职一年半之后,为纳世新材申请了一项发明专利。

另外,招股书显示,2020年,贝迪新材从纳世新材处,以0.3万元的对价购买了上述发明专利。

谢彬彬为贝迪新材的研发工程师、其他核心人员,招股书显示,2017年3月至2019年5月,谢彬彬任纳世新材的研发工程师,2019年5月,谢彬彬入职贝迪新材。

但据国家专利局网站,2 018年10月,谢彬彬作为发明人,为贝迪新材申请了“一种边缘封闭式量子点增强膜及其制备方法”(申请号:201811193137.8)的发明专利,而该时间谢彬彬应当仍在纳世新材任职。

从上述情况来看,贝迪新材与其关联方纳世新材之间似乎存在着研发人员混同的情形。

信息披露质量似乎有待提高

常州华威新材料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常州华威)为贝迪新材的主要供应商,同时,为道明光学股份有限公司(证券简称:道明光学;证券代码:002632.SZ)的全资子公司。

招股书称,2020年,贝迪新材向常州华威的采购金额为2836.45万元,但据道明光学年报,2020年,道明光学对第三、第四大客户的销售金额分别为3299.29万元、2523.61万元,与贝迪新材披露的数据存在较大差异。

中新科技集团股份有限公司(证券简称:退市中新;证券代码:603996.SH)为贝迪新材的客户。首轮问询回复中,贝迪新材表示,2019年末,因其逾期未回款客户退市中新资不抵债,经营困难,款项已难以回收,贝迪新材将对退市中新的应收账款余额551.37万元全额计提了坏账,并在2020年度核销。同时,贝迪新材表示,2019年之后,退市中新与贝迪新材不存在继续交易的情况。

但据退市中新年报,2020年、2021年年末,退市中新对贝迪新材的账龄超过1年的应付账款余额分别为601.51万元、672.57万元,均高于贝迪新材披露的应收账款余额551.37万元。

另外,退市中新2021年末对贝迪新材的账龄超过1年的应付账款余额较2020年末有所上升,不知道是否由于2020年退市中新与贝迪新材之间发生了交易。

贝迪新材招股书“其他应收款前五名情况”处称,2020年末,贝迪新材对刘勇的其他应收款余额为578.94万元,账龄为1至3年(含3年),对珠海金环宇仪器仪表有限公司的其他应收款余额为40万元,账龄为2年以上。

由此看来,2020年末,贝迪新材的账龄在1年以上的其他应收款余额应不低于618.94万元。但“其他应收款账龄结构与坏账准备”处称,2020年末,贝迪新材的账龄在1至2年、2至3年、3年以上的其他应收款余额分别为328.78万元、175.53万元、27.67万元,合计为531.98万元,低于前述金额。

近年来曾存在众多违规行为

招股书显示,2019年、2020年、2021年1至5月,为了满足商业银行对贷款受托支付的要求,贝迪新材在部分业务无真实交易背景下,通过子公司进行受托支付贷款,即转贷,金额分别为9100万元、4500万元、10800万元,合计24400万元。同时,2021年上半年,贝迪新材还存在使用自客户处获取的银行承兑汇票、商业承兑汇票支付供应商货款,同时供应商回流部分资金至贝迪新材的情形,即存在票据融资行为。

2019年、2020年,贝迪新材的劳务派遣用工比例分别为27.19%、12.07%,高于《劳务派遣暂行规定》所规定的劳务派遣用工比例上限10%。此外,据苏汇检罚[2018]3号行政处罚决定书,2018年2月,国家外汇管理局江苏省分局认定,贝迪新材存在将境内外汇转移境外的逃汇行为,金额共计117.56万美元,贝迪新材被处以罚款38.6万元。

据决定书,2016年9月至2017年2月,贝迪新材办理的72笔信用证项下付汇业务中,13笔付汇对应的16份进口报关单已被使用办理过付汇业务,金额共计117.56万美元。贝迪新材借用他人报关单重复付汇,不具有真实的交易基础,属于违反规定将境内外汇转移境外的逃汇行为。

除了上述问题外,2019年至2021年,贝迪新材的毛利率为20.56%、18.28%、15.64%,下滑明显。2021年末,贝迪新材的速动比率为0.88,较2020年末的1.41大幅下滑至小于1。

声明: (本文为投资有道签约作者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及作者,否则视为侵权,本刊将追究法律责任)

读者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