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请先读懂藏品

时间:2015-01-09 16:27 栏目:未分类 编辑:投资有道 点击: 3,994 次

只要有真爱,就会有意想不到的收获,收藏艺术品不是炒股,要先读懂这些藏品。收藏不要急功近利,用一句老话讲,天道酬勤,多读书,勤于思考,不断学习,去研究历史,研究这些东西,有积淀自然有眼力,研究透了才必有所得。

2014年12月,一个把北京带入寒冬的雾霾天,与全城的蒙蒙细雾不同的是,国家大剧院正在上演着一场令人心旷神怡的音乐会,主角除了台上的一家昂贵的施坦威钢琴和知名钢琴家,还有一位神秘的艺术收藏家,他叫武言,只看了一眼施坦威发布的“中国一号”钢琴,便连价钱都没问就将其收入囊中。有人说他很任性却充满着感性,而他则坚信这是长期以来混迹艺术收藏市场的感悟驱使下才能做出的举动。“只要有真爱,就会有意想不到的收获,收藏的前提就是读懂所要收藏的藏品。虽然不懂音乐,却读出了这架钢琴作为藏品的神髓。”

“中国一号”全球首次亮相

为藏品盖了博物馆

在保利、嘉德等各大拍卖行的拍卖成交名录中,武言的名字出现的频率很高,尤其在传统中国书画竞拍中,更是时不时的能够看到他的大手笔。就在最近的嘉德秋拍中,一副305万的李可染的大对子,一副420万的徐悲鸿的松树轻轻松松被他卷回家中,这还不算他所拍下的其他总价值1000多万的艺术品。很多人都好奇,他到底有多少藏品?又是如何运作这些藏品的?

武言告诉记者:“从小时候收藏邮票开始,到现在升级到书画精品,多年以来,慢慢形成了自己收藏的一套路子,就是别无我有,别有我精,别精我绝。就拿李可染的那副对子来说,李可染的画众所周知,副副上亿,但他的字却并不多见,且这样一幅字还是在1975年送给爱国人士钱昌照的礼物,内容又是毛主席的《咏梅》,这两个人所处时代背景,以及作者想向对方表达的情感都注定是不可复制的,也就是收藏常说的排他。记得在拍卖现场,另一个藏家毫不犹豫的加注企图争到这幅字,从80万到300万叫价过程仅一小会,大家都在追一个别无我有。”

据闻,武言当年曾掷出1.2亿高价收进一副石鲁的书画作品,可谓豪气十足。他说:“为了这些作品所蕴含的文化能够传承下去,很多艺术家不在了,我希望公众能够通过他们的画读懂画后面的世界,通过我的藏品让更多的人加入到弘扬中国文化、艺术、音乐的传承中来。因此,我在西安的唐城墙遗址边寻了一处场地,正在建造私人藏品博物馆,把我的所有藏品全部放进去,免费向全社会开放参观。”武言介绍,这座博物馆的建立恰恰能够将其所从事的商业地产经营理念糅合进去,以体验式的商业来贴补博物馆运营经费,例如博物馆中有一副左宗棠的字《读书养气》,真品是他9月份在苏富比拍来的,花了200多万,他计划以此制作复制品、衍生品的开发,做成小匾拿来当纪念品,相信不会比著名的《难得糊涂》卖的差。

武言和他收藏的“中国一号”武言和他收藏的“中国一号”

艺术收藏没有界限

武言的收藏理念和经营头脑在很小的时候就已经展露出来,小学五年级的时候,武言拿出了他仅有的几毛钱零花钱跑去收购外国邮票,然后再去用这些邮票跟小伙伴们换他们手中的中国老邮票。“外国邮票图案好看,价钱不高却吸引人,于是小伙伴纷纷把家中的老邮票翻出来给我,这些老邮票一出手就能换回几倍的收益,那个时候我口袋里常常装着几十块钱啊,收藏让我尝到了甜头。”

武言说:“现在除非精品,很难再打动我掏钱了,虽然平时工作很忙,但最快乐的时间就是没人打扰我的时候,去看书、查阅资料、寻找一些与书画相关的出版物,每找到一件佐证都将意味着这件作品价值大增,去搜集某些作品存在过的证据让我乐此不疲。”

不过,现在市场上能找到的精品书画也越来越少,于是乎他便开始涉猎其他领域,前些年收藏了一些当代油画,如方力钧、周春芽作品。他认为,当代艺术处于一个井喷期,文化大爆发的时代造就了一大批高价值作品,但也有一些当代艺术家喜欢取巧,用所谓的标新立异来博得瞬间的出名,却不能引发别人长久的回味。不像老艺术家,都有独特的背景,时代色彩很浓厚,很有沧桑感,一个好的艺术家必然是多元化的文学家,像竹林七贤、谢安、王羲之等,艺术要成功不是单一的,艺术家本人的作为和社交群体,很能够反应他作品的价值。

武言表示:“我最关注的依然是中国书画,而一场音乐会,让我看到乐器收藏又是一个群体,通过对这架施坦威钢琴的收藏,为我打开了另外一扇艺术收藏的窗子。”

“888万不过一副画钱、一辆劳斯莱斯、一辆法拉利,而一台钢琴却是一个传承、一种精神追求,对文化艺术的永无休止的追求,这也是收藏人的情结,即使手中钱再紧张,看到喜欢的东西也要想方设法买到,不然夜不能寐。”在音乐会开始前,正好有一场保利的春拍,入口便是一架施坦威的二手钢琴,15年左右的七尺琴,起价居然就在180万到230万,而武言的“中国一号”刚一下订金,就有藏家愿意以1000万买走。

因为真爱才有了藏品溢价

很多人还不甚理解武言为何要一掷近千万收藏一架钢琴,但他已计划在博物馆中建一个小剧院来安置这架“中国一号”钢琴,记者再次遇到武言的时候,他所筹划的“用钢琴传承音乐”活动正在推进。“一月初,我们邀请到了已经隐退的钢琴艺术家刘诗昆在深圳用施坦威‘中国一号’进行60分钟的独奏;紧接着在上海与艺术家陶冷月合作在SMG播出系列电视节目‘冷月古典之爱’;还要和湖南卫视合作,面向全国选拔琴童和优秀钢琴家。”

“艺术是相通的,年初春拍中,黄胄的《欢腾的草原》拍出了1.28亿,高成交价的背后,包含着很多值得品味的东西,这幅由哈默的孙子所提供的拍品,曾是邓小平向红色资本家哈默赠送的国礼,而这件作品又是哈默的夫人指定要的,得到画作的过程有充满着戏剧性,而在完成这幅画礼尚往来的过程中又捧红了陈逸飞。这幅画就是‘黄胄一号’,尺幅够大、内容够丰富、名人把玩、国宝级礼品相送,这也是我为什么要收藏施坦威‘中国一号’钢琴的原因,对懂它的人来说,不仅仅是一架用来弹的钢琴,还是很多文化沉淀的产物,是施坦威造琴的100多年浓缩的精华。试想一下,我们把钢琴纯粹的当成一件家具来看,嘉德刚拍完的明代黄花梨五斗橱价格高达2000万,‘中国一号’钢琴的工艺、材质,就足以让我想尽办法让它更好的去流传,而不单纯为了溢价。”

武言的收藏经还不仅于此。“过去的收藏家之所以赚钱,是因为那时候大家都没钱,而手中有藏品的往往都是真正爱书画的人,李苦禅在卖电影票的时候,石鲁在四处蹭饭混酒喝的时候,谁能想到他们的作品会动辄数百万,老回民如果不是爱画也许石鲁的作品就会裹着羊肉饼‘物尽其用’了。只要有真爱,就会有意想不到的收获,收藏艺术品不是炒股,要先读懂这些藏品。收藏不要急功近利,用一句老话讲,天道酬勤,多读书,勤于思考,不断学习,去研究历史,研究这些东西,有积淀自然有眼力,研究透了才必有所得。”

文 / 李启超

声明: (本文为投资有道签约作者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及作者,否则视为侵权,本刊将追究法律责任)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文章!

读者排行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