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空客高层交接遇阻 或将面临终止挂牌风险

时间:2017-07-28 17:31 栏目:金色光 编辑:投资有道 点击: 60 次

因将公司资金当个人资金肆意占用,时空客原董事长王恩权于2016年10月28日被证监会处以5年市场禁入措施。本已岌岌可危的时空客在3月21日又遭主办券商发布风险提示公告,原董事长、总经理杨越宇未能配合公司的交接工作,影响公司年报披露,甚至将面临摘牌风险。

3月21日,时空客集团股份有限公司(证券简称:时空客 证券代码:831335.OC)的主办券商东兴证券发布风险提示公告,公告称截至2017年3月17日,除2016年12月21日已交接的13枚子公司印章外,尚有大量时空客及时空客广告传媒(大连)有限公司的物品(包含财务凭证、原始账册等)由原董事长、总经理杨越宇指定的人员保管,交接工作未见进展。 杨越宇对其任职期间的借款余额存在异议,且尚未对其完成离任审计。公司与杨越宇多次交涉但均交涉不畅。

2016 年6月16日,杨越宇出任时空客董事长和总经理:2016年7月20 日,出任时空客广告传媒(大连)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执行董事及总经理。杨越宇因个人原因分别于2016年10月8日、1 1月22日、12月14日辞去时空客董 事长、董事、总经理职务。

如原董事长、总经理与现任董事会不能尽快配合完成交接工作,将会影响时空客2016年的年度审计工作,从而影响时空客2016年年度报告的披露。根据相关规定,时空客如不能在2017年4月30日前披露2016年年度报告,股票将继续暂停转让;如时空客在2017年6月30日前仍无法披露2016年年度报告,股票将被终止挂牌。

原实控人成首个新三板遭市场禁入者

2016年4月中旬,时空客主办券商向监管机构报告,时任时空客董事长王恩权涉嫌占用公司资金。大连证监局立即进场对时空客展开专项核查,根据前期现场核查情况,在对案情进行充分研判的基础上,决定对时空客立案稽查。

2016年5月17日前,王恩权通过采取一致行动人的方式控制公司2472.10万股股份,共同控制公司53.12%股份,为公司实际控制人。2016年5月17日,因王恩权存在占用公司资金行为,公司18位股东与实际控制人王恩权签署《解除一致行动协议》,案件调查期间公司无实际控制人。

2014年10月至2016年5月期间,王恩权本人或指使员工通过申请备用金或个人无息借款形式,从时空客及其子公司转出资金到其个人账户,之后再转入其他人账户。而且上述行为由王恩权授权并主导,均未履行公司董事会、股东大会决议程序,未履行定期报告或临时公告义务。另外据时空客2017年1月4日晚间披露,公司或有负债合计7889.40万元,其中已涉及诉讼债权并作出生效判决的债务金额为1172.2万元。另外,已诉讼但等待法院判决的金额为1442.2万元。

2016年5月5日,大连证监局对时空客开始进行资金占用情况专项检查,确定王恩权占用时空客资金违反了《非上市公众公司监督管理办法》的相关规定,要求时空客立即采取措施全额追回被占用的资金。就在大连证监局的专项检查仅仅几日后,王恩权向大连市公安局自首,并辞去了董事长和总经理的职务。

然而就在王恩权自首后不久,爆发了多位债主集体诉讼讨债的情形且随着诉讼案件的审理,仍然有新的债主进行诉讼。2016年10月28日,证监会对王恩权采取5年证券市场禁入措施,并处罚款30万元。这也是首例在全国中小企业股份转让系统挂牌公司中被处以市场禁入的人。

高管变动频繁,债务化解缓慢

在面临着巨额债务待解的情况下,时空客的管理层人事变动频繁。从去年年末至今,时空客的董事长、总经理、副总经理等人员几乎都进行了多次换血。对此,东兴证券还曾针对时空客管理层变动频繁、可能面临资不抵债、债务化解工作进展缓慢等问题进行了风险提示。

东兴证券认为,时空客原实际控制人王恩权占用公司资金事件爆发后,公司管理层发生较大变动,可能导致公司的经营稳定性风险。

时空客截至2017年1月6日,公司账外或有负债合计金额约7893.73万元;其中已涉诉债务本金、利息及包括案件受理费、诉讼费、保全费等其他费用在内的总金额合计约不低于2668.84万元,含已确权的债务本金、利息及其他费用不低于1329.20万元以及已起诉但未确权的债务本金、利息及其他费用不低于1339.64万元;已申报未起诉债务本金5224.88万元。综上所述,时空客目前债务负担较重,原实际控制人王恩权占用公司资金余额6216.00万元已计提坏账,公司资产大幅减值;加之公司业务回款缓慢,经营性现金流严重短缺,持续经营能力具有较大的不确定性。并且,若时空客无力履行确权判决、未决判决败诉,则公司将因资不抵债而面临破产风险。

声明: (本文为投资有道签约作者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及作者,否则视为侵权,本刊将追究法律责任)

读者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