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国基金陈曙亮:把牢投资的锚

时间:2018-12-07 13:34 栏目:基金 编辑:投资有道 点击: 25,020 次

船舶要安全停泊,需要一只牢固的锚,才能避免受风浪冲击而倾覆。投资要防止随波逐流,也需要一只可靠的锚,才不会轻易做出错误的决定、被市场来回打耳光。

富国基金多元资产投资部总经理陈曙亮心中有一只投资的锚。用最浅白的话说,这是一套以让投资者获得盈利体验为重要目标的投资机制。

这只“锚”的具体体现之一,是富国首款养老FOF基金——富国鑫旺稳健养老目标一年持有期混合型基金中基金。

“作为我国养老FOF起步阶段的产品,我们希望是一款锁定一年,且以FOF形式帮助投资者实现低回撤及相对适度收益的产品,”陈曙亮说,“这是富国首款养老FOF的主要设计理念和目的。”

目标风险VS目标日期

兑现上述“投资之锚”的第一步,富国FOF团队在目标风险类基金和目标日期类基金中选择了前者作为养老FOF的起步产品,并将股债比设定为低风险的三七开。

作为国内最早组建专门FOF投研团队的公募基金,富国此举令外界疑问颇多。从欧美市场来看,目标日期基金获得更多养老金的青睐;且证监会批复的首批14只养老FOF中,目标风险类基金也是少数派,只有6只。

陈曙亮认为,本质上一个目标日期基金可以由若干个目标风险基金来替换、合成,无非是随年龄的变化而从高风险切换到低风险,而目标日期基金把切换时机的选择和切换行为的实施从投资者手上接了过来。

“关键是,海外目标日期策略基金中常见的以年龄来划分风险的下滑曲线,到了中国会不会出现水土不服的情况呢?”陈曙亮认为,至少有三个方面可供商榷。

其一,国人的风险偏好、消费习惯、支出计划、福利制度、养老机制乃至养老资金来源,可能整体与海外市场有差异。一个有意思的数据是,根据对富国旗下400万活跃客户的统计,40岁以上的客户风险偏好甚至高于40岁以下的客户——后者更愿意买货基、类货基,而不是风险偏好高的股基。

其二,养老FOF风险下滑轨道的设计,取决于投资者的风险偏好、未来资金的适配性、安排机制等,在理论界尚无统一认识,缺乏刚性解决方案,我国公募界对这方面的积累相对不足。

其三,最重要的是,A股市场与美股有本质区别,美股波动性是A股的一半。高波动性意味着降低权益比例仓位、进行风险切换的时间点将对组合收益率产生非常大的影响。

“所以目标日期基金在国内还需要更多的尝试与探索,以调整为更适合中国国情的目标日期模式。有一件事是清楚的,即养老投资本意是使财富性收入与工资性收入形成补偿,而在暂时搁置前述问题的情况下,其实可通过目标风险策略去拟合和匹配,从而获得比较稳定的财富性收入,对退休以后失去的工资性收入形成补偿。”陈曙亮表示。

在陈曙亮看来,未来中国缺的不是为投资者刚性设计的从高风险到低风险下滑轨道的产品,而是稳定的“中等风险、中等收益、中等回撤”的产品,后者的意义更大。未来,富国将对目标风险类基金做更多尝试。

富国“祖训”:淡化择时

陈曙亮将富国首只养老FOF产品组合配置结构的精髓提炼为一个字:衡。

无论在哪个时点,养老FOF都应该讲究组合的均衡性,而不该过于重视短期保本。后者往往过分强调运作FOF过程中的择时作用,却忽略FOF本身具备的长期战略配置特性,导致基金总是跟着行情变化做“折返跑”,极大增加冲击成本,长期业绩跑输。

长期以来,富国内部始终坚持“淡化择时”的投资理念,富国人甚至将其奉为“祖训”,不断传承。“衡”字精要,既是对富国“祖训”的充分领会,也是投资之锚的又一重体现。

其实《养老目标证券投资基金指引(试行)》中要求养老FOF最短封闭一年,明确限定权益类资产的配置比例,并有长期战略性配置的中枢要求,目的就是引导基金公司减少择时,强化配置,以稳定业绩。

当然,淡化择时并不等于不择时,富国强调在战略性配置的前提下进行适度择时。在富国FOF团队的设计中,首只养老FOF的配置架构大体包括以宽基指数和内生成长性较强的基金为主进行战略性配置的底仓,并通过ETF行业轮动做适度择时,熨平波动,为组合做增强;而作为产品的核心板块,债基的配置则相对简单,主要基于回撤率、久期等原则进行甄选并配置,通过养老FOF的组合配置,可以完美避开普通债基的流动性约束、申赎压力、缺乏分散性投资等缺点。

在权益配置部分,富国首只养老FOF产品的风格是偏谨慎的。陈曙亮认为,国内投资者对高风险比例的产品还是怵,在高波动的市场里,“拿不住”仍是常态。 “时间是决定投资者未来收益的核心因素,”陈曙亮强调,“拉长周期来看,永远都要选到跑得最快的马,其实很难。保持定性,坚持均衡配置,并在此基础上实现阿尔法,让投资者获得盈利体验并愿意拉长持基周期,这就是起步期养老FOF的价值所在。” 

税优或将解决养老FOF的高成本难题

相较去年底发行的我国首批公募FOF,如今获准发行的养老FOF所面临的市场环境已发生明显变化。

其一,大盘点位从3500点左右下行到2700点左右,抱团取暖的股票也开始瓦解,风险得到显著释放。事实上,A股长期价格中枢大约位于2800点附近,这个点位也是A股10年投资者的平均持有成本。无论是对养老FOF来说,还是其他种类的权益产品来说,未来的下行空间有限。从这个角度来说,没必要对未来过于悲观。

其二,从投资者预期的维度上说,经过首批公募FOF半年多的运营,市场上对FOF这一概念已有初步认识,所执行的策略、持基时间、预期收益等或多或少、或被动或主动进行了投资者教育,这有利于投资者端正自己对养老FOF的心理预期。

其三,更值得期待的一点是,养老FOF将极有机会获得税优政策的扶持。根据今年4月发布的《关于开展个人税收递延型商业养老保险试点的通知》,公募基金作为个人商业养老账户的投资范围,有望在2019年5月对接个人账户。届时居民投资养老FOF有望享受税优政策。若此,原先一直被视为养老FOF发展最大障碍的高成本问题便迎刃而解。

“如果税优政策能给养老FOF一点阳光雨露,那这类产品的竞争力将毫无疑问。”陈曙亮自信道。

声明: (本文为投资有道签约作者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及作者,否则视为侵权,本刊将追究法律责任)

读者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