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没有“苹果”,科瑞技术靠什么IPO了?

时间:2018-12-23 20:01 栏目:IPO专栏 编辑:投资有道 点击: 9,522 次

    深圳科瑞技术股份有限公司(公司简称“科瑞技术”)是一家主要从事工业自动化设备研发、设计、生产、销售和技术服务的拟上市公司,公司的主营产品包括自动化检测设备和自动化装配设备等。
    

    我们发现科瑞技术报告期内对苹果产业链可能存在较为严重的依赖,直接以及间接来源于苹果公司的业务收入比例占到了70%以上,恐怕踩了业务对大客户严重依赖的红线,加之近日苹果身陷与高通的“专利权诉讼”,或有离开中国市场之意,公司业绩面临“变脸”风险。此外,公司还或存“毛利率显著下滑”、“贸易摩擦或带来不利影响”等诸多问题。

过度“拥抱”苹果产业链,直接与间接收入达七成

    我们通过研读招股说明书发现,科瑞技术报告期末对苹果公司的直接销售占比已经超过了营业收入的五成,直接触碰了对单一大客户存在重大依赖的红线。然而公司实际与苹果产业链相关的销售收入还远超于此,公司前五大客户中还有多家大客户为苹果的硬件制造商,也就意味着公司通过向这些大客户销售以实现间接与苹果公司进行业务往来。若将直接销售与间接销售合并统计,则苹果产业链为公司贡献的业务收入占比高达近七成。

据招股书披露,科瑞技术报告期内营业收入分别为14.90亿元、14.88亿元、18.32亿元,对前五大客户的合计销售收入分别为12.32亿元、11.32亿元、14.72亿元,占营业收入之比分别为82.67%、76.06%、80.33%,2015年与2017年前五大客户的收入占比都超过了八成,2016年占比也接近八成,可见公司的客户集中度还是比较高的,这对于公司的可持续发展来说恐怕不是件好事。

在科瑞技术报告期内的前五大客户中,苹果公司始终是公司的第一大客户,主要向公司采购自动化设备与自动化设备配件。据披露,2015年至2017年公司向苹果公司的销售收入分别为6.79亿元、6.08亿元、10.76亿元,占公司各期营业收入之比分别为45.59%、40.87%、58.73%。2017年来自于苹果公司的贡献收入超过了当期营业收入的一半,公司对大客户苹果公司的依赖由此可见一斑。

值得一提的是,2016年科瑞技术来自苹果的销售收入较上年度减少了7,107.52 万元,降幅10.46%,招股书披露主要是因为苹果公司采购策略的调整,减少了对公司装配设备的采购,从而导致2016 年公司来自苹果的新制装配设备收入较上年减少16,050.15 万元。而又是由于这一年苹果公司减少了对公司的采购,导致公司当期业绩出现了下滑,其中营业收入由上一年的14.90亿元略降至14.88亿元,净利润则降幅较大,由上一年度的3.19亿元降至2.78亿元,降幅达到12.85%。再反观2017年,公司来自苹果的销售收入较上年度增加4.68亿元,增幅为76.94%,当年公司的业绩也出现了相应的大幅增长,营业收入从14.88亿元大幅增长到18.32亿元,增长了3.44亿元,显然其中主要的贡献来自于对苹果销售收入的增长。可见,公司的经营业绩水平已经几乎与大客户苹果公司的采购额直接关联。由于苹果公司的供应商数量众多,若未来苹果减少对公司的采购或者更换供应商,导致公司对苹果的销售收入再度出现显著下滑,那么公司的业绩将恐有“大变脸”的可能性。尤其在苹果公司2018年以来手机的市场保有率持续下滑、销量不及预期的背景下,科瑞技术的发展前景更加令人堪忧。

此外,科瑞技术与大客户苹果公司的业务关联并不仅仅在于苹果公司对其的直接采购。据招股书披露,苹果公司与公司相关销售订单主体分为两种情况,一是由苹果直接与公司签署订单,销售回款由苹果公司直接以银行转账方式向公司进行支付,也就是上述的来源于大客户苹果的销售额。另一种是由苹果公司指定的代工厂商与公司签署订单,该等代工厂商为实际使用该等产品进行生产的主体,公司将设备运送至签订订单的代工厂商所在地,相关销售回款由代工厂商以银行转账方式向公司进行支付,也就是公司间接性的为苹果公司提供产品和服务,仍属于苹果产业链上的一环。而公司报告期内的前五大客户中富士康、广达、纬创、和硕四家都属于苹果产业链上的代工厂。

据招股书披露,富士康、广达、纬创、和硕为向苹果提供生产制造服务的主要代工厂商,是科瑞技术向苹果销售的自动化设备及配件的实际使用方,上述四家代工厂商在苹果公司指令下向公司采购部分设备及配件,具体采购的种类及份额在苹果公司的管理下进行。其中报告期内富士康为公司的2015年、2016年的第二大客户、2017年的第三大客户,销售收入分别为2.80亿元、1.92亿元、1.33亿元,占营业收入之比分别为18.80%、12.93%、7.27%;广达为公司2015年、2016年的第五大客户、2017年的第四大客户销售收入分别为6,107.62万元、6,054.98万元、4,180.78万元,占营业收入占比分别为4.10%、4.07%、2.28%;纬创为公司2015年第六大客户、2016年的第四大客户、2017年的第五大客户,销售收入分别为5,739.13万元、1.32亿元、3174.30万元,占营业收入之比分别为3.85%、8.90%、1.73%;和硕为公司2015年的第四大客户、2016年的第九大客户、2017年的第十二大客户,销售收入分别为6,123.56万元、2,715.38万元、1,858.29万元,占营业收入之比分别为4.11%、1.82%、1.01%。

简单计算可知,报告期内上述四家苹果产业链代工厂商对科瑞技术的总收入贡献金额分别为4.60亿元、4.13亿元和2.25亿元,占科瑞技术当期营业收入的比例分别为30.87%、27.73%和12.30%。若加上公司直接对苹果公司的销售额,公司直接与间接对苹果公司的业务收入达到了11.39亿元、10.21亿元、13.01亿元,占公司各期营业收入之比分别为76.46%、68.59%、71.03%。公司营业收入中有七成左右的收入来源于单一大客户及其相关产业链,本着实质重于形式的原则,公司对苹果公司应该是存在重大依赖。

苹果“斗法”高通或导致撤离,科瑞技术怎么办?

    上述我们提到科瑞技术报告期内对苹果产业链的依赖非常严重,直接与间接来自于苹果产业链的收入超过七成。这样看来,“苹果产业链”的发展直接与公司未来的业绩成长挂钩。然而恐怕连科瑞技术做梦都想不到是,这边公司即将上会,那边苹果却身陷与高通公司的专利诉讼,甚至有退出中国市场之意。

近日,苹果公司与国际芯片巨头高通公司关于专利权的“斗法”愈演愈烈。2018年12月10日,中国福州中级人民法院授予了高通针对苹果公司四家中国子公司提出的两个诉中临时禁令,要求苹果公司四家中国子公司立即停止针对高通两项专利的、包括在中国进口、销售和许诺销售未经授权的产品的侵权行为。相关产品包括iPhone 6S、iPhone 6S Plus、iPhone 7、iPhone 7 Plus、iPhone 8、iPhone 8 Plus和iPhone X。随后,高通公司并没有对苹果公司收手,据英国《金融时报》最新的报道显示,高通正在请求中国法院禁止最新款iPhone XS和XR的销售。这几乎涵盖了苹果公司旗下的所有手机型号,若未来这一禁令进一步落实,苹果或许会“不堪重压”离开中国市场,这样一来的话,科瑞技术的业绩恐有“大变脸”的风险。

此外,身陷麻烦的不仅仅是苹果公司,苹果产业链的中的代工厂富士康或因为此次高通、苹果的“专利案”而无辜躺枪。据了解,富士康目前并没有和高通签约合作协议,因此无法继续为上述型号的手机提供原材料与代工业务。而另一家代工厂和硕则与高通签有合作协议,可继续为苹果提供相关原材料。近日有报道称,为了避开高通的禁售令,苹果公司有意将富士康的订单全部转移到和硕,如果消息属实,对于富士康而言将会是巨大的冲击,而富士康又作为科瑞技术报告期内的前三大客户,一旦丢失苹果的订单,恐怕也会对科瑞技术的业绩产生较大的不利影响。

其实拟上市公司过度依赖某一产业链,后因为该产业链“爆雷”而业绩大变脸的案例数不胜数。譬如对红牛饮料存在严重依赖的奥瑞金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公司简称:奥瑞金,证券代码:002701)就是近期最真实的案例。根据公开资料了解,奥瑞金是一家集金属制罐、金属印刷、底盖生产、易拉盖制造和新产品研发为一体的金属包装企业,红牛是其核心客户,业务占比为60%左右。

自奥瑞金2012年上市以来,公司的营业收入和净利润呈现直线上升的趋势,一路走高,然而在2017年,这种增长趋势戛然而止,营收和净利润双双下挫呈现负增长,降幅分别为3.37%和38.98%。导致这一现象的原因就是由于主要大客户红牛“生变”。2017年红牛商标大战爆发,“红牛”商标的持有方泰国天丝医药保健有限公司(公司简称:泰国天丝)和中国运营商华彬集团为了各自的利益争论不休,奥瑞金作为包装商也被迫卷入争斗的漩涡。2017年7月,泰国天丝将奥瑞金告上法庭,要求其停止生产“红牛”相关标识的产品,并赔偿经济损失共计3000万元人民币,令奥瑞金的核心业务陷入极大的不确定性之中,直接波及到该公司的营业收入,也导致了奥瑞金的业绩出现了变脸。

再回顾今年以来的IPO审核,发审委对于大客户依赖问题包容度较低。除了证监会提到的若干特殊行业的拟上市公司之外,其他对大客户存在重大依赖的拟上市公司大多数被否。希望科瑞技术能够比较幸运!

业绩或对退税优惠或存依赖,贸易争端或致利润下滑

    除了经营业绩对大客户苹果公司或存严重依赖外,我们发现科瑞技术报告期内出口退税的应退税额较大,占当期净利润的比例也较大,公司的盈利能力也或对出口退税的税收优惠存在比较严重的依赖。

据招股书披露,报告期内科瑞技术外销收入分别为11.00亿元、10.35亿元、14.32亿元,占营业收入的比例分别为73.85%、69.59%、78.17%。同时报告期内公司出口的产品实行“免抵退”政策,享受增值税出口退税的税收优惠。据披露,报告期内公司享受的退税金额分别为6,807.40万元、5,616.64万元和1.25亿元,占当期净利润的比例分别为21.37%、20.22%和40.34%。可见公司退税优惠对公司报告期内的净利润贡献较大,普遍高于当期净利润的20%,公司报告期内的净利润或存对出口退税的优惠政策存在一定的依赖。此外,值得关注的是,公司报告期内的退税金额与外销收入并不成比例,而公司招股中也并未给出解释。是由于出口退税率发生了变动,还是公司在财务数据上动了手脚,恐怕还需要有关部门进一步核查。

上述提到,苹果公司是科瑞技术的第一大客户且收入贡献率很高,也就意味着公司外销收入中大部分是销往美国。而今年以来中美的贸易争端或许会给公司带来的较大的不利影响。据了解,通信、电子、机械设备等行业的产品是美国此次加征关税中最为突出的征税领域,而公司主营的自动化检测设备和自动化装配设备业务就属于上述贸易摩擦较为激烈的前沿,也就意味着公司在向苹果公司的销售过程中又得多支付一笔不小的关税开支,恐怕会严重影响公司未来的业绩增长与盈利能力。

此外,科瑞技术较高的外销占比又导致了公司利润受外汇波动的风险大大增加。据披露,公司报告期内汇兑损益金额分别为-3548.51万元、-4153.48万元、3762.37万元,其绝对金额占当期净利润的比例分别为11.14%、14.95%、12.16%,也就意味着2015年、2016年汇率波动贡献了公司超过10%的净利润,而2017年公司又因为汇率波动损失了约12%的利润。可见汇率波动对公司的业绩影响还是很大的,公司披露,如果人民币出现短期内大幅升值,公司产品出口以及经营业绩可能受到不利影响,公司面临汇率变化对经营业绩带来波动的风险。

毛利率下滑不及同行,公司市场竞争力或显不足

    我们发现科瑞技术报告期内综合毛利率逐年下滑,且不及同行业可比上市公司的平均毛利率水平,公司的产品市场竞争力或显不足。

据招股书披露,科瑞技术报告期内营业收入分别为14.90亿元、14.88亿元、18.32亿元,营业成本分别为8.47亿元、8.51亿元、10.75亿元,各期综合毛利率分别为43.16%、42.80%、41.32%,呈现逐年下滑的趋势。公司产品中对毛利贡献最大的为自动化设备,报告期内毛利贡献率分别为81.84%、81.31%、77.76%,该主营产品基本贡献了公司报告期内八成的毛利。而该产品毛利率报告期内分别为43.99%、43.31%、41.49%,也是逐年下滑,尤其是2017年下滑比较明显,相比2016年同比下滑了近两个百分点,核心主营业务的市场竞争力恐怕已有所退步。

据招股书披露,同行业可比上市公司报告期内的平均毛利率分别为48.76%、47.66%、46.71%,各期都始终高于科瑞技术的综合毛利率,且差距越来越大。2015年科瑞技术的综合毛利率仅仅比行业平均水平低2个多点,2016年扩大至3个多点,2017年科瑞技术综合毛利率与行业平均的差距扩大到近5个百分点。如今公司上会在即,在报告期内毛利率逐年下滑的同时,还与同行业平均水平的差距逐年拉大,到底是行业因素,还是自身的发展存在不足,发审会的最后结果或许能给我们答案。

声明: (本文为投资有道签约作者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及作者,否则视为侵权,本刊将追究法律责任)

读者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