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都不能少”的天交所

时间:2014-07-09 13:23 栏目:封面故事 编辑:投资有道 点击: 4,561 次

“来我们这挂牌吧,我们这儿有补贴!”某领导拉着一位企业负责人的手说。这位负责人不好拒绝,就听从了该领导的建议。可是挂牌后,该企业并未得到应有的服务,也未能顺利融资。那位企业负责人哀怨地说:“当初,我怎么就信了你的邪!”

“一个都不能少”的天交所

肥水不流外人田,一定要把他留住!“不久前天津市一位分管金融的副市长跑到天津股权交易所(以下简称天交所)直接传达了他的命令,一家早已声名在外且营业表现一直不错的企业,由此成为众多股权交易平台争相抢夺的优质资源,这家企业原本的打算是去上新三板,哪成想难逃天交所的”法眼“,来自各个部门游说这家企业负责人转投天交所的电话从此再没断过,而后面发生的一切,想必一定会让各位看官跌破眼镜。

需要这么”热情“吗?

天津股权交易所以国内最早的股权交易平台为大家所熟知,在2008年9月于天津滨海新区注册营业,其前身是早在2001年成立的天津股权托管交易市场有限公司,其400多家挂牌企业分布在全国28个省、直辖市和自治区。从2008年到2013年的五年中,已经有80余家挂牌企业经过天交所市场的孵化培育后,达到创业板上市标准。目前已有15家挂牌企业从天交所市场摘牌,启动上市程序,准备迈向境内和境外的更高层次资本市场;有2家挂牌企业被上市公司收购,实现了间接上市。

据了解,2011年3月,天津滨海新区发布的《关于支持科技型中小企业上市融资加快发展办法》中提出:对已通过审核程序并成功在天津股权交易所挂牌交易的新区企业给予最高50万元专项补贴;2012年4月,天津市政府发布的《关于大力支持小型微型企业发展的若干意见》中提出:对在天津股权交易所挂牌交易的小微企业,市财政给予50万元的一次性专项补助。恰恰正是这样一家公开数据优良,政策照顾颇丰的老牌股权交易平台,何以要通过各方机构向企业施压来拉拢企业挂牌呢?

“你懂的”背后是什么?

事情的经过还要从一年前说起,天津本地一家重点扶植企业经营业务蒸蒸日上,随着企业规模扩大,对资金的需求愈发强烈,该企业负责人便希望通过股权交易平台进行融资,当这一消息发布之后,接踵而来的便是天交所的电话,电话中提到最多的就是:“你在天津拿到那么多的政府补贴,而且在天交所挂牌还会有补贴,所以你一定要在天交所挂牌。”而该企业负责人对记者表示:“我和多家机构都接触过,金融这个东西,名气和政府补贴是其次,最重要的还是融资和金融运作,尤其在考虑企业挂牌的时候更要多考虑这些因素,经过权衡最后觉得还是新三板更适合我们,所以就回绝了天交所的邀请。”于是乎便有了上面那一幕。

当然这还仅仅只是开始,从此各个部门的游说纷至沓来,该企业负责人最后迫于压力取消了挂牌计划。在记者的追问之下,该负责人说出了这样的话:“不说太多了,天交所虽然有补贴,但是你懂的。”短短一个“你懂的”却饱含了无尽的回味,而记者也未能联络到天交所中任何一位有话语权的人。

通过调查发现,天交所在金融方面懂行的人并不太多,可能由于节约人工成本,很多岗位上都是一些刚刚出道没多久的学徒级金融从业人员,整体而言显得良莠不齐,人员流动率很高,且在对外服务的环节上基本做到了“隔窗收材料,低头看文件,多一步都不肯走出办公室”。虽然不断有企业在这里挂牌,但繁荣背后,却有着另一番景象,首先是挂牌的企业很多,但是前来投诉的企业数量也不少;其次是有数据显示,在2011年底以前的三年中,天津股权交易所正式挂牌的66家企业当中,有3家退市,但尚无一家成功转板(哪怕是创业板)。这其中不乏融不到资金和企业迟迟拿不到股交所所承诺的补贴的现象,当政策成为一纸空文之时,不禁让人对其公布的15家企业启动上市程序、400多家企业挂牌充满了遐想,也难怪企业宁为玉碎不为瓦全了。

一块烂透了的盐碱地

与股交所的诞生源自政府的强力推动一样,股交所在各类要素交易市场的新一轮扩张,也同样得力于政府的助推。而地方政府也在股交所的转型中,谋求到了布局地方金融的重要抓手。回过头来看,政府的愿景是好的,但切忌不要把手伸得太长,市场化的才是最有利于企业的。过度的政府干涉最终导致了一家优秀企业的沉沦,由此推论,此举又将多少优秀创业者拒之于市场经济的大门之外?

在天交所成立之初我们就曾看到过一位当地官员这样的言论:“我们搞股权交易所就是和证监会玩文字游戏,股票交易所或证券交易所肯定要归证监会管,而我们的股权交易所就不属于证监会的监管范围了。”想必正是这种执政理念导致政府把执政为民变成了在自己的一亩三分地上除杂草了吧!

也有一种说法,便是天交所的不如愿源于天津本地混乱的金融环境,曾几何时,天津私募股权违规现象极其严重,一时间涉嫌非法集资的大量伪PE公司利用股权投资骗取投资者钱财、拖欠投资者款项的违规乱象比比皆是。在天交所创造的企业“孵化器”氛围中,让很多投资者将这种未上市公司股权当做了“富金矿”,面对丰厚的利益,许多不法之徒也开始铤而走险了。

虽然天交所对于这些私募基金采用的是备案制,这些在交易所备案的做市商一旦出现违规,就会给予惩罚措施。但是诸多对严重违规做市商的处罚仅仅是口头警告,最严重的处罚亦不过是“暂停新业务资格”。所有的惩罚和伪PE获得的暴利相比,几乎不值得一提。在某种程度上任由这些伪PE的猖狂,恰恰是在挤压PE们的生存空间。试问,一块烂透了的盐碱地又如何能长出好庄稼呢?

声明: (本文为投资有道签约作者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及作者,否则视为侵权,本刊将追究法律责任)

读者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