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EF FOOD“吹牛”

时间:2014-04-25 15:11 栏目:生活 编辑:投资有道 点击: 1,603 次

作者:赵子云   来源:投资有道11年12月刊

能想到的最好的生活是:早上吃极品雪花肥牛做的牛排,中午吃日本和牛涮的火锅、晚上吃澳洲5A肋眼牛肉做的烤肉,如果有夜宵,可以在再来一份大连雪龙黑牛做的蒜香牛肉粒。

左小祖咒最新的专辑里有一首歌,叫《吹牛》,我也想吹一下牛,我能想到的最好的生活是:早上吃极品雪花肥牛做的牛排,中午吃日本和牛涮的火锅、晚上吃澳洲5A肋眼牛肉做的烤肉,如果有夜宵,可以再来一份大连雪龙黑牛做的蒜香牛肉粒,里面如果搭配上一点鹅肝最妙不过,吃的时候搭配上一点干邑,一天的牛肉似乎都在口腔中复活。

美食无贵贱,食材有贵贱,体现在牛肉上,的确是一分钱一分货。1500元一公斤的日本和牛比1000块钱一公斤的澳洲和牛好吃,1000元一公斤的澳洲和牛又比600元一公斤的雪龙黑牛好吃,雪龙黑牛又比300块钱一公斤顶级国产雪花牛好吃……等而下之,层次分明。

对于上好的牛肉来说,最好的料理方法就是吃其原味,用最简单的方法呈现,这是对食材的尊重。秋风起,如果想吃火锅,想吃好牛肉,辉哥火锅是不二之选。极品澳洲雪花肥牛上桌,大理石般的纹理令人心动,红与白,间隙交杂,如同在火锅中撒上一层雪。涮牛肉最好的是骨汤锅底,原味才能体现出牛肉之精妙,只需要五六秒钟,牛肉变色,就可以捞出来吃,沾一点小料,放入口中咀嚼的一瞬,顿觉山花开。入口即化,不见锋棱,丝毫没有化渣的感觉,只觉一股牛气冲天,直上云霄之妙。不是吹牛,如果爱吃牛肉,这里的确是“顶牛之地”。

关于好牛肉最常规的做法是牛排,西式的牛排往往失于繁琐,做好牛肉应该用减法,至简为大道。在北京七彩云南大酒楼,厨师长黄静昆有一款无上美味:松露雪花牛肉。松露是云南松露,有黑有白,切片搭配旁边,松露之味犹如黄老邪,虽高远却难驯服,但是一块上等日本和牛却能与松露和谐共处,甚至举案齐眉。牛肉无味,没有放任何调料,只在盘边放上一点玫瑰盐和柠檬盐,一点点盐足矣,入口的牛肉甚至叫我忘了接着“吹牛”。

实话实说,我最近还有一个最大的美食愿望,就是一个人吃光一份战斧牛排。当在柏悦酒店顶层的北京亮餐厅,帅哥主厨游慕博端出这份硕大惊人的牛排,我就已经知道,这个愿景真的是“吹牛”。

这枚重达2.3公斤的牛排恍如程咬金的板斧,气势逼人,似乎有寒风过耳。长长的牛肋骨就是斧柄,丰腴的肋眼就是杀人不眨眼的刃。吃光它,需要把胃清空格式化,无需搭配配送的各种酱料,只需要一点点盐,细细体会它肥瘦结合部的综合口感,那种香令人沉醉在城市的楼顶。

尽管我一顿饭吃过半只烤乳猪,七只大闸蟹,早餐吃过四个鸡蛋灌饼,夜宵还来过两碗卤煮,我还是没有完成这个壮举,一个人吃完一个战斧牛排,在我心中成为挥之不去的阴影。我还是想着努一把力气,下次饿上一整天,去吃这款牛肉,坐定了,不点前菜,不点沙拉,不点汤,不点甜品,直接叫一份慢烤六个小时的战斧牛排,我与牛排两军对垒,分外眼馋。我穿过北京晚高峰的CBD,穿过人群汹涌的夜色,带着满身的孤独而来,这份牛排穿越了大半个地球,披星戴月赶来和我汇合,周围再嘈杂也是寂寞,我手执刀叉,温柔地和它对视,就像久违重逢的朋友,如果旁边有点搭配,一款单一麦芽威士忌好了,好肉总得配上一口劲道十足的酒。唯有这样,我们醉了,遥望外面被污染了一千遍的星辰,指着猎户座,偷偷微笑,金牛座在哪里?我们能否坐在金牛座里接着“吹牛”?

声明: (本文为投资有道签约作者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及作者,否则视为侵权,本刊将追究法律责任)

读者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