遭遇P2P公开催债, 金盾股份辩称与己无关

时间:2018-08-03 18:25 栏目:P2P专栏, 曝光台 编辑:投资有道 点击: 3,055 次

7月27日,P2P平台爱投资在官网公开喊话41家公司还款,并且把这些公司的大名和老板的大名公之于众。没想到这招还挺管用,截至8月3日16时,已经有9家公司开始沟通还款或者承诺还款,于是名字被隐藏处理。

在此份公告中“中枪”的涉及多家上市公司,其反应颇值得玩味。金盾股份(SZ.300411)、仁智股份(SZ.002629)发布公告,否认向爱投资借款。天宝食品(SZ.002220)、*ST富控(SH.600634)、*ST准油(SZ.002207) 则对媒体闪烁其词。目前,仁智股份已在欠款企业名单中被隐藏。

这其中,金盾股份(SZ.300411)又是最典型的一个。金盾股份近三天内连发两封公告否认债务,称此借款系前董事长伪造公章的个人行为,坚称与上市公司无关。

周建灿这位前董事长也曾是公司的实际控制人,在半年前坠楼身亡,身后牵连百亿巨额债务和数十起民间借贷纠纷,更被起诉为诈骗集资。

一出苦情讨债冤案变成一宗悬疑大戏。

尽管金盾股份极力否认,但金盾股份多个银行账户已被冻结,正在配合司法调查,确切的债务责任尚无定论。

遭P2P催债,金盾股份三天连发两封公告否认

    7月27日,安投融(北京)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安投融)在其P2P平台爱投资官网上,发布了41家企业催款公告,金盾股份在列。

7月31日,金盾股份已经发布公告澄清此事,不承认借款事情。

7月31日,安投融公示了金盾股份与安投融的借款协议,《咨询服务协议》《委托付款协议》两份文件均加盖了双方公章,签署日期为2017年6月29日。安投融还提供了招商银行出具的银行回单,证明安投融收到浙江金盾控股支付“委托服务费”收款。

8月2日,金盾股份(SZ.300411)发布公告,称从未与安投融(爱投资平台的运营公司)或其关联公司签署过任何融资服务协议、《借款及保证协议》、借据等,与安投融之间不存在任何借贷关系。

到现在为止,安投融没有公布借款协议的具体款项。但其7月31日公布的银行回单上显示的“委托服务费”金额为96万。在安投融公布的其他欠款公司名单中,天宝食品向其借款金额为8000万元;*ST富控向其借款金额1亿元;*ST准油向其借款2000万元。根据安投融公布的其它公司的借款规模和96万的手续费来看,金盾股份可能涉及的借款金额也应在千万级别。

安投融最新公告的欠款企业信息

    金盾股份的公告则辩称,安投融展示的文件中加盖的公司公章、法定代表人印章系伪造。金盾股份声称,早在2018年2月,绍兴市公安局已对公司被伪造公司印章、公司已故原董事长周建灿集资诈骗以及浙江金盾控股集团有限公司投融资部负责人张汛非法吸收公众存款进行了立案侦查,公司也已发布公告进行信息披露。

安投融在公告中称,金盾股份就借款事项已履行董事会审议程序,就担保事项履行了股东会审议流程,借款及担保事项真实有效、合法合规。而金盾股份则声明,公司董事会、股东大会从未就安投融所述借款事项进行过任何审议程序。

双方各执一词,真相扑朔迷离。

前董事长坠楼身亡 身前伪造公章借高利贷?

    在此次公告中,金盾股份再次提到了前董事长伪造公章、集资诈骗的案件。

2018年1月30日下午,金盾股份前董事长周建灿坠楼身亡。关于周建灿的跳楼的真正原因,至今没有定论,坊间传言与资金压力过大有关。

2018年2月1日,金盾股份发布了时任董事长周建灿逝世的公告,并于1月31日起开始停牌,直到6月1日才复牌。复牌后连续7个跌停板,10天市值蒸发近50亿。

金盾股份在周建灿逝世至今的184天里,金盾股份、周建灿父子及金盾集团的高管身陷多起债务和法律诉讼,金盾股份发布了175个公告,披露公司诉讼及债务相关问题。

2018年5月2日,公司发布公告,周建灿、金盾集团及相关企业涉及到的债务总额约为 98.99 亿元,其中公司被牵涉到的债务及担保金额约为 29.11 亿元,涉及的债权人有49位。

周建灿及其儿子周纯持有的股份占金盾股份总股本的26.25%,周建灿生前为金盾股份的董事长及实际控制人。

除此以外,周建灿还为非上市公司金盾集团的董事长及实际控制人。金顿集团系金盾股份的关联公司,金盾集团下还投资了浙江蓝邦控制系统有限公司、绍兴上虞金盾汽车零部件有限公司、宁波达卡能源技术服务有限公司和绍兴上虞金汇小额贷款股份有限公司。

金盾股份在多份公告中披露了关于周建灿民间借贷纠纷案件进度,并在公告中表明,周建灿的借贷行为是其个人行为,周建灿伪造公司公章,相关借款从未进入金盾股份账户。上市公司及其控股子公司不存在民间融资行为,也不存在任何形式的对外担保。

明星企业家何以高利贷缠身 以致身亡?

    坊间传言,周建灿靠着3万元借款白手起家,将金盾股份缔造成百亿市值的上市企业,也是上虞市人大代表,当地的慈善企业家。当地人向其他媒体的记者流露,周灿建为人讲诚意,认真负责,儿子周纯也儒雅、有思想。

这位明星企业家质押自己所持的股份达99.93%,欠下了百亿巨额债务?为何?

金盾股份的法人王淼根在接受媒体采访中解释,“主要是为了金盾集团经营,分了两期投了20多个亿,目前还没有达到满产。2017年投了一亿多用于消防生产线,包括集团公司征用了园区2000多亩地,建造集团大楼。但是目前来看,产能还没达到当时设计的规模,所以资金可能有缺口。”

20个亿的经营性资金缺口,又何以变成百亿债务危机?

从目前公布的民间借贷纠纷来看,周灿建涉及的多笔债务利率不低。

根据21世纪经济报道,周最早接触借民间借贷,源于一笔银行贷款逾期。周建灿找了3000万的过桥资金,“一开始借的利息是3分,一个礼拜过桥,后来资金周转不过,又向另外一家民间借贷借了3000万,这次是6分,后来利息越来越高,变成9分,再变成1毛2”,逐渐形成后续的债务黑洞。

坊间传言,周灿建和其关联公司一直处于“钱紧”的状态,周灿建坠楼,或与高利贷债务有关。

金盾股份能否“金蝉脱壳”?

    作为公众投资人,最关心的问题是金盾股份在这些债务纠纷中的权责义务为何?

周建灿是否伪造公司印章,金盾股份的担保合同是否合法有效,担保人是否能免责,现在还尚无定论。

目前,不包括法院已经中止诉讼或驳回原告起诉、原告或仲裁人已经撤回起诉的仲裁申请,金盾股份目前涉诉的案件有26起;13个银行账户被冻结,涉及金额为17.84亿元。

根据金盾股份的说法,周建灿的借款用于了周建灿实际控制的金盾集团及相关子公司。而金盾集团及相关公司正在走破产重组的程序。根据绍兴市上虞区法院的破产文书,周建灿控制的金盾集团及相关企业(包括金盾集团、浙江蓝能燃气设备有限公司、浙江海豹机械设备有限公司、浙江金盾消防器材有限公司、浙江格洛斯无缝钢管有限公司)已进入破产程序,目前正在债权人的债权申报阶段。

金盾集团如果进入破产清算程序,金盾集团的资产能否覆盖所欠百亿债务?如果不足,是否将处置周纯所持有的金盾股份的股权来偿债?那么金盾股份自身的经营是否受到波及?这些都是未知数。更大的未知数是,爱投资的投资人借给周建灿的钱应该如何认定?能否成功追回?我们估计只能通过司法部门来裁定了,大家拭目以待吧。

声明: (本文为投资有道签约作者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及作者,否则视为侵权,本刊将追究法律责任)

读者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