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务大洗澡”被出具监管函,三维丝半年报或再秀财技

时间:2018-09-06 18:55 栏目:特别策划 编辑:投资有道 点击: 185 次

近期,上市公司厦门三维丝环保股份有限公司(证券简称:三维丝 证券代码:300056.SZ)披露了2018年半年报。乍一看,貌似公司的经营业绩有所复苏,当期无论是营收增长,还是净利润减亏,都显得有模有样。可是,与半年报同步公告的深交所的一纸监管函,却犹如一盆冷水,让投资者感到心凉。监管函的起因是公司业绩预告披露的净利润与年度报告相比,存在较大差异且盈亏性质发生变化,从而涉嫌信息披露违规。而稍懂财务的人都知道,这事归根结底就是公司把齐星集团违约事件的资产减值影响从2017年变更到2016年,人为美化2017年的财报数据,有“财务大洗澡”之嫌。而在仔细研究公司的中报之后我们发现,三维丝的中报数据也存在人为调整的痕迹,财务技巧隐现其中。

 

半年报公布前一天,公司或因“财务洗澡”被出具监管函

2018年8月29日,三维丝披露了2018年半年报。

2018年8月28日,深交所向三维丝及部分相关责任人出具了监管函。

由于三维丝在2018年1月30日披露的《2017年度业绩预告》、2月27日披露的《2017年度业绩快报》和4月3日披露的《2017年年度报告》中,公告的净利润金额分别为亏损2.10亿元、赢利3,736万元和赢利4,211万元,三者相比存在较大差异,且盈亏性质发生了根本的变化。据监管函指出,上述差异主要是三维丝将齐星集团应收账款的坏账准备以及北京洛卡的商誉减值从2017年调整到了2016年,并同时对公司2016年度及2017年半年度、2017年前三季度财务会计报告进行会计差错更正的结果。公司的上述行为涉嫌信披违规,而时任董事长罗祥波、时任总经理张永辉和时任副总经理兼财务总监徐秀丽则因“未能恪尽职守,履行诚信勤勉义务”,与公司一起被监管层采取了出具监管函的监管措施。

在证监会立案调查三维丝虚假信息披露一案的当下,再度被监管层提示信披违规,最终暂停上市甚至退市的风险可不一般。

监管函涉及的会计差错更正,缘起于早年三维丝的子公司厦门洛卡、北京洛卡对山东齐星集团集团下属三家公司签订的多项合同。截至2016年12月31日,齐星集团未按合同约定足额支付款项。2017年3月,齐星集团资金链断裂一事被公诸于众,该公司陷入困境,回款的不确定性上升。因此公司便将原先2016年度与上述项目相关的已经确认的营业收入、应收账款和存货,进行冲销,并计提资产减值准备,并且公司于2014年收购的子公司北京洛卡,其商誉也将因此而全额减值。此外,对照变更前后的2016年财务数据,除了与齐星事件相关的上述资产减值被计入资产减值损失之外,更有一笔772.68万元的无形资产,在没有任何信息披露的情况下,同样被计入了资产减值准备。

如果上述追溯调整,直接在确认齐星集团资金链断裂的2017年半年报和2017年年报中进行合理更正,本无可厚非,但是或许在三维丝财务总监的非凡操作之下,公司除了修改2017年年报、半年报、三季报之外,还直接追溯到了2016年年度报告。经过调整后的2016年财务数据,把当期的年度营业收入从10.45亿元调整为9.48亿元,下降了近9,700万元;净利润从赢利2.21亿元,回调到了亏损1.13亿元,向下调整了3.34亿元;资产总额由31.24亿元调整至27.85亿元,下滑了10.85%,归属净资产则从14.93亿元下调到11.60亿元,调整了22.30%。可是公司从齐星集团到底能够收回多少应收账款?计提坏账减值准备与冲销当期已确认营收的具体规模该是多少?全额计提北京洛卡的商誉价值实际是多少?其中可供财务总监操作的空间,不是一般的大。

如果借上述齐星事件,一次性将坏账准备和资产减值准备“充分”计提,那么在此后若干年内,三维丝资产的折旧摊销势必将明显减少;而且不排除已计提坏账准备的应收账款还能够陆续收到回款,通过冲回坏账准备,仍然可以提高当期的利润;而北京洛卡高达1.69亿元的商誉全额计提,如果来年公司将北京洛卡的股权转让,那么公司账面上的投资收益又必将大幅增长,上述多个因素一起作用,或将有效提升公司此后各期的利润,这种财务手法在A股市场称为——财务洗澡。

尽管因为没有计提巨额固定资产和无形资产减值,在无法确认实际来自齐星集团的回款冲回坏账准备的情况下,本次“财务洗澡”的效果还无法确认,但是这一涉嫌调剂利润的操作,还是惊动了监管层。

财务总监徐秀丽,原系珠海中富的财务总监

上述被监管层出具监管函警告的财务总监徐秀丽,或是操盘将齐星事件资产减值从2017年移到2016年的“高手”。根据三维丝公告披露,在到公司任职之前,徐秀丽曾经于2016年2月至2017年10月在上市公司珠海中富实业股份有限公司(证券简称:珠海中富 证券代码:000659.SZ)担任财务总监一职。被A股市场戏称为“铁帽子王”的珠海中富,是一家从2011年到2017年营业收入持续下滑7年的绩差企业,期间该公司两度出现持续两年的数亿至数十亿级别的净利润巨额亏损,但是也许靠着该公司时任财务总监不俗的 “财务洗澡”技巧,该公司两度在账面上重现盈利,从而成功“脱帽”保壳。而为珠海中富最近一次成功保壳立下汗马功劳的财务总监,就是这位现任三维丝董事兼常务副总经理、财务总监的徐秀丽。

通过对珠海中富2017年及2016年年度报告的研究,不难发现时任财务总监可能主要采用以下手法调剂利润:

其一,集中计提资产减值损失。2016年,当期该公司净利润出现高达5.88亿元的巨额亏损,虽然当期该公司的毛利率仅为差强人意的15.73%,但是如果没有高达2.88亿元的资产减值损失,那么净利润的亏损绝不会那么惨!在上述资产减值损失中,有2.53亿元来自固定资产减值损失,占当期资产减值损失总规模的87.85%,是主要的资产减值事项。假设上述减值的固定资产实际剩余使用年限为十年,经过简单推算,在此后的十年中每年将减少折旧费用2,527万元,也就是每年新增利润2,527万元。

其二,将已经计提资产减值损失的资产,包括房屋、土地所有权和子公司股权等进行非流动资产处置。上述2016年被计提2.53亿元资产减值损失的固定资产,在2017年被珠海中富“大甩卖”,当期该公司非流动资产处置损益高达7,693.57万元;而转让上一年度被计提了商誉减值的公司股权,则让当期该公司投资收益项目下,新增了3,643.49万元的收益。上述资产处置收益与折旧费用减少三者合计金额为1.39亿元,占当期该公司营业利润的92.17%,又是当期净利润的1.52倍。如果没有上述财务洗澡的手段,珠海中富的2017年年报,应该是亏损的!

其三,通过控制成本和费用调剂利润。举例来说,在珠海中富一举翻身摘帽的2017年度,该公司不仅净利润实现赢利,连已经持续亏损了5年的扣非净利润都“返正”了。其中的窍门,就是将原本应计入管理费用的部分停工损失3,684.85万元,定义为非经常性损益,并且同时将2016年的比较数据进行了相应的调整。上述通过转移经常项目金额,控制费用,同时调剂净利润和扣非净利润的手法,确实比较高明。

珠海中富的年度报告中展现出的“高超财技”,大概率也将在编制三维丝的财务报表过程中体现出来,最近披露的2018年半年报,或许就是这些财技的小试牛刀。

半年报隐现财务技巧,三高管投弃权票

根据三维丝的2018年半年报披露,当期公司的营业收入为3.23亿元,同比增长了45.21%;而净利润亏损3,641.76万元,同比减亏41.00%。如果不曾深入研究分析,或许会就此得出一个利好的结论。但是,经过深入研究之后,公司的一系列财务问题随之浮出水面。

先从营收和毛利率的角度来看:2017年上半年和2018年同期,三维丝的营业收入分别为2.23亿元和3.23亿元,同比增长44.84%。可是上述两期公司的营业成本分别为1.74亿元和2.64亿元,同比增长了51.72%,显然公司的毛利率存在同比下行的压力。果不其然,根据2018年半年报提供的数据简单计算可得,当期公司的毛利率为18.19%,与2017年中期21.74%的毛利率相比,同比下降了3.55个百分点。

再分析三维丝的销售费用。在上述两个半年报的报告期内,三维丝的销售费用分别为2,199.70万元和1,857.52万元,同比下降了15.56%。其中,第一大科目职工薪酬从737.96万元,下跌到570.41万元,少了22.70%。是销售人员裁员了?还是销售人员降薪了?亦或是两者兼有?2018年半年报并未给出任何回答。可是,在降薪/裁员的举措之下,三维丝的销售团队还推动公司的营收上涨了44.84%,营收增长与公司对销售人员的回报明显不匹配,难道就没有通过压低销售员工薪酬调剂利润之嫌?还是在上述两期内,公司的销售费用率分别为9.88%和5.75%,同比下滑了4.13个百分点,近乎腰斩。

不妨进一步深入解析三维丝的管理费用,情况或许更不乐观。同样在上述两期内,公司的管理费用分别为5,946.11万元和5,755.00万元,同比下滑3.21%,看起来变化并不明显。可是与上述两期的营收一比,公司的管理费用率分别为26.71%和17.80%,期间下降了8.91个百分点,或也存在管理费用与营业收入严重不匹配的问题。在三维丝经营管理层并未换届更新的2018年上半年,在仅有总经理和财务总监两个岗位变动的情况下,竟然产生如此明显的管理效率变化,令人叹为观止。

值得一提的是,三维丝管理费用的第一大科目研发费用,在上述两期内分别为2,417.19万元和1,922.32万元,同比下降了20.47%,其金额下降幅度远超同期管理费用的降幅,或是当期管理费用下降的主要原因;而上述两期内的研发费用率分别为10.86%和5.95%,2018年上半年比2017年同期下调了4.91个百分点,也已经接近一半。有如此与营收增长不相匹配的研发投入,公司未来主营业务的可持续发展,恐怕只能流于空谈。

根据上述两期三维丝的净利润和营业收入数据,不难得到两期内的净利率分别为-27.73%和-11.27%,净利率同比上涨了16.46个百分点,增长明显。显著下滑的毛利率,大幅下跌的两项主要期间费用率,以及明显上升的净利率,公司是不是做了些调剂利润的工作呢?

要说三维丝的财务问题仅仅出现在合并利润表上,恐怕其合并现金流量表要发表意见了。在上述两期内,公司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分别为1.00亿和3,798.55万元,同比大幅缩水62.01%。按照当期经营性现金流量净额与净利润之间的勾稽关系,我们发现:把经营性现金流量净额从亏损3,641.76万元的泥潭中拉出来的主要因素,竟然是经营性应付项目金额同比多增加了1.16亿元。或许正是靠着对应付项目采取“拖”字诀的“老赖”风格,公司才勉强留下了一个数值为正的经营性现金流量净额。

但是一方面,通过增加固定资产投资,压低资产负债率,难免要增加投资性现金流出;另一方面,一年内到期的长期借款本期同比增长了113.15%,已经达到1.66亿元,或许为了不使流动比率和速动比率太难看,公司掏出了真金白银,偿还了8,557.56万元的短期借款,而与偿还流动负债压力上升相对应的,却是当期的股权融资仅增加了35.00万元,从而使得筹资现金流的净流出也不可避免。最终,2018年中期,公司现金及现金等价物净增加额下降了1.17亿元,净流出规模同比扩大了4.09倍。期末公司的货币现金项目余额仅剩2.28亿元,同比大跌51.80%。

虽然通过偿还巨额短期借款,三维丝尽力修饰了偿债指标,但是根据公司最近三年的半年报财务数据计算可得,2016年中期、2017年中期和2018年中期公司的流动比率分别为1.37、1.27和1.17,持续下滑;同期的速动比率分别为0.96、0.88和0.80,也是江河日下。资产负债率虽表现得相对平稳,始终在48.50到52.00之间徘徊,但是这是以公司在半年内付出2.45亿元的现金为代价的。由此可见,公司的偿债能力持续下滑,债务违约的风险随着一年内到期的长期贷款金额的显著增加而明显上升。

好在三维丝的2018年半年报并未经过审计,从而有可能给了有卓越财技的徐总以充分的操作空间。但是看出这份半年报可能存在财务问题的人却并非凤毛麟角,公司第四届董事会董事叶某和许某,以及第四届监事会监事周某,竟然都以“因半年报设计的分、子公司财务数据较多,且本人并未参与相关管理,本人仅凭半年报数据暂无法进行分析判断”为理由,对这份半年报的相关提案投以弃权票。如果说叶某和许某两位走马上任不久的新董事或许确系对相关情况不了解,但是周某是从2016年4月就开始任职的有丰富经验的老监事,之前也从未在公司的定期报告相关提案中弃权,可他突然对公司相关事务不了解了,恐怕是有点不正常。而且,在众多的上市公司中,半年报被高管投弃权票的也较为罕见,监管部门或许应该高度关注了。

声明: (本文为投资有道签约作者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及作者,否则视为侵权,本刊将追究法律责任)

读者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