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涉嫌非法集资,大象健康高管层疑被一锅端!

时间:2018-09-07 17:32 栏目:P2P专栏, 曝光台 编辑:投资有道 点击: 1,792 次

广州“健康猫”涉嫌非法集资被立案侦查,公司法人等9名嫌疑人被抓。近日,新三板公司大象健康因实控人被立案侦查遭主办券商重大风险提示。记者经调查发现,大象健康与“健康猫”不仅仅是同一实控人,两家公司高管层基本上是同一批人马。如此看来,大象健康也是岌岌可危。

实控人涉嫌非法集资,大象健康遭重大风险提示

    2018年8月27日,广州市公安局天河区分局发布公告,依法对广州大象健康科技有限公司(“健康猫”平台)(以下简称:“广州大象”)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进行立案侦查,抓获该公司法人代表杨某等9名犯罪嫌疑人。

而就在同一日,新三板公司北京大象健康管理股份有限公司(证券简称:大象健康,证券代码:834464.OC)主办券商东北证券对公司实控人被立案侦查进行重大风险提示。

大象健康主办券商东北证券提示,经多次电话联系公司实际控制人杨骅力、总经理陈硕坚、信息披露负责人周颖均未能取得联系;经与公司相关人员沟通,公司的重要子公司大象健康产业管理(广州)有限公司办公场所已被查封,公司员工现无法进入办公楼。

据了解,上述提及的涉案公司广州大象的法定代表人和最终实控人为杨骅力,杨骅力同时为大象健康的法定代表人、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及董事长。

值得注意的是,经过多方查询发现,大象健康除了与广州大象系同一实控人外,这两家公司就连领导班子也基本是同一批人马,而且存在着大额资金拆借及关联交易情形。

步步增持完成新三板借壳,装入与“健康猫”类似业务

    资料显示,大象健康成立于2015年3月31日,公司提供运动场景服务、运动产品服务及科学运动指导服务的健康管理服务。

需要说明,如今的大象健康是杨骅力通过借壳新三板公司北京纽哈斯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纽哈斯)而来。在此之前,纽哈斯原来从事人力资源服务业务,随着杨骅力一步步取得纽哈斯的实际控制权,该公司的主营业务和商业模式也发生了大变化。

公开资料显示,杨骅力于2016年11月8日通过股转系统协议转让第一次买入纽哈斯50万股,持股比例为25%。此后,杨骅力又通过多次增持纽哈斯股票,一步步取得该公司的实际控制权。2017年3月27日增发记录显示,杨骅力已合计持有纽哈斯62.50%的股份,成为纽哈斯的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

此后,杨骅力又通过增持方式继续持有纽哈斯股票,截至2018年半年报,杨骅力已持有纽哈斯95%的股份,纽哈斯原实际控制人曾舒煜持有另外5%的股份。

随着杨骅力对纽哈斯的一步步增持,该公司的主营业务自然而然也发生了变更。2018年2月26日,ST纽哈斯披露的公司主营业务及所属行业变更公告显示:“公司由原有的利用移动互联网平台,为客户提供雇主品牌整体解决方案,帮助客户实现人才的吸引、选拔、保留和激励等人才资源业务转向为客户提供运动场景服务、运动产品服务及科学运动指导服务的健康管理服务。直至2018年年初,公司已基本完成全面转型。”

2018年4月20日,纽哈斯的商业模式由原来的与私教股东合资经营健身馆,收取会员费及私教课程费用。变更为“各合资健身馆把经营权承包给私教股东,合资馆每月收取固定承包费用,暂试行一年,后续将根据业务情况灵活调整”。

2018年5月8日,“北京纽哈斯股份有限公司”正式更名为“北京大象健康管理股份有限公司”,证券简称也由“纽哈斯”变更为“大象健康”。

经营业务和商业模式变更之后,随着业务扩张,自然也带来了公司业绩的大幅度增加。2018年半年报显示,大象健康生活馆已注册独立核算的生活馆有51家,1家为全资子公司大象健康的示范生活馆。

2018年上半年,大象健康取得营业收入2066万元,较上年同期的461.69万元大幅增长347.49%;归属于挂牌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亏损53.53万元,较去年同期亏损的133万元减亏79.47万元,利润增长率为59.75%。

可以发现,大象健康如今的生活馆业务以及在变更前“与私教股东合资经营健身馆,收取会员费及私教课程费用”的商业模式同广州大象健康运营的“健康猫”APP撮合学员和私教约课,为注册私教在平台上发布课程,注册学员在平台购买课程,公司给予私教额外的课时补贴”有异曲同工之嫌。

存资金拆借及关联交易情形,高管层系同一班人马

    除了公司业务及商业模式有相似之外,大象健康与涉案公司广州大象间还存在大笔资金拆借及关联交易情形,而这两家公司高管层更是同一套班子。

2018年半年报显示,报告期内,大象健康与广州大象产生的综合管理服务费为195.07万元,截至2018年6月30日,杨骅力和健康猫分别拆入大象健康资金余额为575万元和500万。

此外,值得注意的是,大象健康与广州大象的董监高人员还高度重合。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显示:2018年8月3日,广州大象董监高人员信息进行变更,公司原领导班子除了孙敏、孙晔两人外,杨骅力、郭会仙、黄山、韦剑、虞定海、庄志勇6人仍分别担任大象健康的董监高职务。

而大象健康2018年半年报显示,公司董监高人员任职情况:(财务负责人罗连春已辞职)

在广州大象任职的几人中除虞定海外,包括已辞职的孙晔都有在大象健康任职,管理层人员高度重合,这也再次印证了大象健康与广州大象密不可分的关系。

那么,广州大象涉嫌非法集资事件中被抓的9名犯罪嫌疑人中,是否就包括有大象健康的高管层?因为两家公司高管层基本上同一套人马,依据常理来判断,此次被抓的9名犯罪嫌疑人中,极可能包括大象健康的多名董监高人员,这从东北证券风险提示中提到的“经多次电话联系公司实际控制人杨骅力先生、总经理陈硕坚先生、信息披露负责人周颖女士均未能取得联系”或也可得到初步证实。

杨骅力的“光环”背景和商业版图风险

    整个事件中,目前可以“对上号”的就是嫌疑人杨骅力。这里需要说明的是,关于杨骅力个人还有不少“光环”头衔。其中,大象健康2018年半年报中关于杨骅力的简历写到“现任中国健身气功协会第三届委员会特邀副主席;中国大学生体育协会民族传统体育分会推广与开发委员会主任等等”。

天眼查信息显示,“杨骅力(大象哥),健身猫创始人、CEO,曾是3个级别的全国散打冠军,也做过健身教练和康体中心的高管”。

此外,据天眼查查询信息显示,杨骅力个人有14家企业。但包括健康猫在内多家企业都涉及不少法律诉讼及预警提示。其中,广州大象健康科技有限公司因未履行法律义务被法院强制执行,立案日期为2018年8月22日。

天眼查上关于杨骅力的实际控制权显示也有多达67个记录:

除了杨骅力个人拥有的一连串“光环”背景和大的商业版图外,大象健康的董监高人员大都也有在各大院校任职的背景。

而大象健康半年报中的社会责任也显示,“公司及控股子公司、孙公司吸纳了众多私教人才,为体校毕业生和退役运动员提供了就业机会,促进了社会就业.....”

打着扶持“体育创业”的旗号,顶着全国冠军的光环,不管是杨骅力个人还是旗下公司开展的业务,自然比较容易取信于民,加之诱人的提成奖励,或许这就是为什么有那么多的人前赴后继掉入健康猫的“陷阱”中。

声明: (本文为投资有道签约作者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及作者,否则视为侵权,本刊将追究法律责任)

读者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