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水利产品技术水平国内领先,但招股书关联方披露或有遗漏

时间:2023-05-29 16:52 栏目:特别策划 编辑:投资有道 点击: 925 次

​四川东方水利智能装备工程股份有限公司(证券简称:东方水利;证券代码:832075.NQ)的核心业务为水利水电智能装备的研发、生产、销售及服务,目前正在冲刺北交所IPO。

据招股书,东方水利的主要产品分为水工机械装备、水域环保智能装备两大类,其产品主要应用于水利水电工程建设及江河、湖泊等各类水域的治理服务。同时,东方水利利用自有研发的水上清污机器人提供漂浮污物治理服务。东方水利深耕水利水电智能装备行业十余年,已经为数百个国内外水利水电工程项目提供了产品及服务,其主要客户为大型国有水利水电建设单位、地方国有水利水电投资单位。

招股书显示,东方水利已取得323项国家授权专利,其中,包括17项发明专利。同时,东方水利拥有35项软件著作权。东方水利的相关产品还曾获得第十九届中国优秀专利奖。2017年,东方水利的“河宝”DF-H1、H3型水上清污机器人获得了国家水利部出具的新产品鉴定证书,认定产品技术水平达到国内领先水平。

但我们研究发现,东方水利招股书的关联方披露或有遗漏,信息披露质量似乎有待提高。

来源:摄图网

关联方披露或有遗漏

四川东方河宝机器人服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河宝服务)、四川东方水利绿色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绿色科技)为东方水利的子公司,陈启春、李平为东方水利的实际控制人。

据东方水利披露的公开转让说明书,李平曾持有德阳德重水工机械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德重水工)70%的股权,持有德阳东方电工电气自动化控制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东方电工电气)30%的股权。2013年12月,李平将所持有的的德重水工、东方电工电气股权全部转让给刘志强。

据招股书,报告期内,东方水利的核心员工刘志强、黄全刚曾分别持有德重水工70%、30%的股权,并于2020年12月出让其持有的全部股份,东方水利的招股书将德重水工比照关联方披露。

不过,工商信息显示,东方电工电气目前唯二的股东也叫刘志强、黄全刚,与东方水利的核心员工、德重水工原股东同名,但东方水利的招股书却并未将东方电工电气比照关联方披露。

此外,工商信息显示,东方电工电气2020年工商年报联系电话为0838-61XXX70,与东方水利的子公司河宝服务、绿色科技及东方水利的分公司连山水工机械厂2020年工商年报中的联系电话均相同。东方电工电气2021年工商年报的联系邮箱为52XXX29X1@qq.com,与河宝服务、连山水工机械厂2021年工商年报中的联系邮箱也相同。不知道东方电工电气是否仍受东方水利实控人的实际控制呢?

另外,工商信息显示,德重水工2020年工商年报的联系邮箱同样为52XXX29X1@qq.com,与河宝服务、连山水工机械厂2020年工商年报中的联系邮箱也相同。不知道德重水工是否同样一直受东方水利的实控人实际控制呢?

工商信息显示,德重水工现任股东为丁念雨、董斌。据东方水利的公开转让说明书,2013年11月7日,东方水利与交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德阳支行签订借款协议,借款2000万元,由成都小企业融资担保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小企业融资担保公司)提供连带责任担保,并以曾本聪与丁念雨共有的1套房产、高春梅与吴家强共有的1套房产、陈启春与陈平共有的1套房产作为抵押物,向小企业融资担保公司提供抵押反担保。

不知道该丁念雨是否为德重水工的现任股东丁念雨呢?丁念雨是否与东方水利存在实质关联关系呢?德重水工又是否至今仍与东方水利存在实质关联关系呢?

另外,据中国比地招标网2017年6月5日发布的“德阳市旌湖水闸日常维修养护项目施工单位中选入库的公示”,东方水利、东方电工电气、德重水工同时入选德阳市旌湖水闸日常维修养护项目金属结构设备及安装工程类备选库。也就是说,东方水利、东方电工电气、德重水工似乎存在实质同业竞争关系。

此外,招股书显示,甄先采为东方水利2022年第一大外协供应商。据东方水利2017年年报,甄先采原为东方水利的核心员工,2017年自东方水利离职。

信息披露质量似乎有待提高

陈启东为陈启春的弟弟,并任东方水利副总经理,丁光平为陈启东之妻,为东方水利的关联自然人。

招股书称,报告期内,东方水利仅在2020年与丁光平发生过资金拆借,且2020年东方水利已全部归还了对丁光平的拆借款。2021年、2022年,东方水利均未与丁光平发生过资金拆借。

但东方水利2022年8月披露的更正后的2021年半年报“收到的其他与筹资活动有关的现金”处显示,2021年上半年,东方水利收到丁光平对东方水利的借款142.44元,这似乎意味着2021年东方水利应当与丁光平发生过资金拆借。

招股书“其他应付款金额前五名单位情况”处称,2022年末,东方水利对四川省成都市蓉宸发建筑劳务有限责任公司、四川永盛水利水电工程有限公司的其他应付款金额为30万元、10.5万元,账龄均在2-3年。这似乎应当意味着2022年末东方水利的账龄在2-3年的其他应付款金额应不低于40.5万元。但“其他应付款账龄情况”处称,2022年末,东方水利的账龄在2-3年的其他应付款为0元。

“其他应收款”处称,2021年末,东方水利对深圳市中合银融资担保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合银)的其他应收款余额为150.01万元,账龄在4-5年。这似乎应当意味着2020年末,东方水利对中合银的账龄在3-4年的其他应收款余额应不低于150.01万元。该金额高于招股书披露的2020年末东方水利对其他应收款第一名对象的其他应收款余额99.43万元,但中合银未被列为2020年末东方水利的前五大其他应收款对象。

此外,东方水利曾对2020年年报进行会计差错更正,更正事项包括回购期利息调整、结算调整、成本核算差错调整、未入账的现金收支调整、对新产品计提质保费用、费用跨期及重分类调整、其他调整等,东方水利因上述会计差错更正事项,调减了2020年净利润752.29万元。

除了上述问题外,据国家专利局网站,2016年6月30日,东方水利同时申请了“一种可用于高速水流的拦漂装置”的发明专利(申请号:2016105009923)和实用新型专利(申请号:2016206734198);2017年3月27日,东方水利同时申请了“一种水面漂浮物的耙料装置”的发明专利(申请号:2017101869215)和实用新型专利(申请号:2017203018701)。

据《专利法》第九条,同样的发明创造只能授予一项专利权。但是,同一申请人同日对同样的发明创造既申请实用新型专利又申请发明专利,先获得的实用新型专利权尚未终止,且申请人声明放弃该实用新型专利权的,可以授予发明专利权。

也就是说,东方水利似乎应当先放弃实用新型专利,再取得发明专利授权。但上述发明专利、实用新型专利均已获得授权。

东方水利的主要产品包括闸门设备类、拦污设备类、启闭设备类产品等。2020-2022年,其产能利用率分别为61.08%、61.27%、60.51%。而东方水利又拟通过本次IPO募集资金7750万元用于“水利水电绿色智能装备产业基地(一期)工程”建设,该项目达产后,东方水利将新增闸门设备类年产能2060吨、拦污设备类年产能2150吨、启闭机设备年产能22台。

2020-2022年,东方水利的净利润为2041.59万元、2635.57万元、3264.98万元,持续增长,但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分别为5103.83万元、592.49万元、1857.87万元,2022年较2020年明显下滑,且与净利润差异较大。

声明: (本文为投资有道签约作者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及作者,否则视为侵权,本刊将追究法律责任)

读者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