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文玩玩家的生意经

时间:2014-04-21 14:31 栏目:未分类 编辑:投资有道 点击: 2,273 次

作者:鲁刚    来源:投资有道11年5月刊

柳国兴是个具有战略眼光的投资专家,从邮票、字画、灵璧石到红木家具,柳国兴的收藏过程处处体现着他的生意人眼光;而作为生意人,他在经营时却又经常带着收藏家的淡定和远见。

柳国兴
柳国兴的投资理念,买东西一定要有量,有量才有流通性,才能谈上投资回报率。

  柳国兴声音洪亮,中气十足,1956年出生的告诉我今年他退休了。但谈起自己在艺术品领域的投资经历,柳国兴照例是意兴湍飞,那股自豪劲也是不遑多让。身为中国工艺美术协会会员、上海市收藏协会理事、上海市观赏石协会副会长的他,绝对可以称得上上海收藏界的泥鳅——钻劲十足。

柳国兴是个很有投资头脑的人,他波澜壮阔的收藏经历是最好的证明。从上世纪70年代未至今他先是利用地区差价,倒卖邮票而赚到了自己的第一桶金。1992年又勇敢地吃螃蟹去股票发行厂家加价抢购了1万多股股票,挣到自己人生中第二桶金。继而又大胆卖掉市中心的一套三房一厅收藏字画,并以收藏家的身份给书画家出画册,办画展,为书画行情推波助澜。然后在安徽灵璧又投资千万余元建成“天一园”,在上海暗流涌动的石界扔了颗炸弹。去年他又神奇地冒出个“雅兴楼红木工坊”,用泰国交趾黄檀老红木,打造出一批老款老料的新品家具,大举进军红木家具市场。

从邮票、字画到灵璧石和红木家具,四个截然不同的领域,柳国兴都玩得有板有眼,取得了别人玩几十年都难以达到的成就。这里渗透着他自己的智慧。

  小邮票帮忙,办完人生大事

1978年大约在冬季,柳国兴开始了自己的收藏之旅。由于受到一个邮商邻居的影响,柳国兴经常去当时的长宁区电影院与另外7个人交流邮票,并参与成了长宁区集邮小组。仅仅为了邮讯上看到的三张邮票,他可以千里迢迢乘火车去哈尔滨绥化市收购。

1983年,两张以25元购进的盐阜区邮票改变了柳国兴的命运。那个时代,一个月的工资才36元,他花28元买了一本有名的台湾杨乃强集邮目录,对照目录以确定这两张邮票的真伪。在这本当时集邮界唯一的投资指南上,这两张邮票贵达几千美元。

为了以防万一,他又去了市工人文化宫,请老法师鉴定真伪。那位老法师一见这两张邮票,顿时两眼放光,问他是从何收来。聪明的柳国兴只扔下一句“上代人留下来的”,转身就走——已经不需要问结论了。这两枚邮票为柳国兴赚回了第一桶金——三千多元人民币,外11张飞天小型张。揣着这笔钱,柳国兴于1984年5月23日风风光光地在国际饭店大摆婚宴,办完了人生大事。

1980到1984年之间,他利用工余一周两次去嘉兴邮票社买邮票。早上6点半天蒙蒙亮他就从上海西站出发,坐慢车花两个多小时去嘉兴,花100多块全白买200多套邮票,午饭有时候仅仅是一只粽子,下午赶回上海还要上班。这些邮票每次可以为他带来20到30%的差价利润。1988年,柳国兴参与创建了中国第一个集邮经营部——延蜂集邮经营部。

颜梅华《清风亭》
颜梅华《清风亭》

  玩字画勇闯拍卖会

2003年夏天,一则“汲古斋画廊”保真拍卖字画的广告吸引了他。预展期间,柳国兴前后去了3次,看得非常认真,还在预展上结识了“汲古斋”的老板杨育新。在得到了“百分百保真”的承诺后,柳国兴8月9日拍下程十发、吴青霞、颜梅华等人的作品。

从这次拍卖起,柳国兴对书画收藏一发不可收。他最喜欢海上老画家颜梅华的画作,在收藏颜老先生的作品达到60幅左右时,柳国兴于2004年6月26日,为颜梅华办了一次个展,一炮打响。于是,柳国兴确立了自己在颜梅华作品收藏上的地位。画展中一幅颜先生的《水墨山水》,买下时是26000元,画展当天就有人以10万元的高价买走了”。至今为止,柳国兴共投资了300多万购买颜梅华的画,出于保真的目的,每买下一幅画柳国兴都要和颜梅华合影以示证明。

除了颜梅华,他还买了不少其他海派画家的字画,数目少则几十副,多则几百幅。对此,他说:“我的投资理念,买东西一定要有量,有量才有流通性,才能谈上投资回报率。”柳国兴对画家卖画尺幅计算的较真,也非常独特。

2010年春,坐落于奉贤上海海湾国家森林公园内,柳国兴创办的“雅兴楼书画艺术馆”迎客了。面积达2000余平方米,欧式风情的独幢别墅,馆中陈列著名画家颜梅华先生50余幅山水人物、花鸟,及灵璧石、老红木家具等艺术品。

  点八块石头,造一个园子

2005年春天,在上海沪太路的一次匆忙巧遇,一下子唤醒了柳国兴心里沉睡已久的石头情结,竟促成了他一个造园的梦想。柳国兴正要赶长途汽车去外地出差,等车之余便来到附近的沪太路奇石市场闲逛。进门刚看第一家铺子,就被吸引住了。他不知道那就是灵璧石,看店的说老板不在,他就随手点了8块中意的石头。他砍价手法还是老一套,即“批零差价”(多买低折扣)。

这一买,买出了柳国兴与石铺老板的友谊,也买出了柳国兴和灵璧石的缘分。柳国兴便兴致勃勃地跟店主回了趟老家灵璧县渔沟镇,见到了店主的父亲李富贵。李富贵是当地的名人,柳国兴与李富贵有个同样的造园梦想。两人一拍即合,计划一起为灵璧石造一个林园,取名“天一园”。

“天一园”2005年6月动工,历时三年于2008年2月完工,占地近80亩,其中园林建筑约占20亩左右,包括正门、大殿、正殿、茶楼,四面为展示厅,所有建筑用180米长廊加以巧妙连接。在茶楼的正对门,有一座由八个工人耗时二个月,用700余吨老坑灵璧石堆砌而成的假山及六角亭,在阳光的映衬下彰显出古典园林夺魄的魅力。

提到观赏石的回报,柳国兴爱用一个例子来比较。他2003年花8500元买了自己第一块大化藏石,同年还花了9500元买了一台46寸的电视机。“现在电视机大概只值200元吧,而这块大化石现在最少值8万。”

栖霞石《幽居》
栖霞石《幽居》

  老红木创出新天地

2010年12月25日,柳国兴突然宣布依故宫原样精制了一批老红木家俱,在中福古玩城举办“柳记雅兴楼老红木家具展”并宣称“泰料”回来了,引来一批疑惑的眼光,原来,旧时对红木材料更为挑剔,仅指产于泰国学名为“交趾黄檀”的酸枝木。因泰国产“交趾黄檀”材质最为优异,故尔褒称为“泰料”。泰国政府出于对本国资源的保护,早就禁止砍伐和出口,文革前存留于中国工艺品进出口公司仓库的少量库存,上世纪未也已告罄。柳国兴何来大批泰国古民居的拆房老“泰料”,对此柳国兴总是笑而不答。但是当数位红木权威面对连榫带卯的红木旧梁柱时,都毫无悬念地确认了这些木头二百多年的历史。

相比灵璧石,柳国兴涉足红木家具业的时间更短——才一年多。他自认成功的秘诀有二条。一是四处觅名匠寻名师筹建红木工坊,幸运地得到红木家具收藏大家、恩师余梦如先生毫无保留的指点,使他在明清家俱的制作上做到了“三好”即好料、好样、好工。二是坚持做精品,现在市场上最多用低廉的巴西花梨木做红木家具,而他坚持用老红木。别人做一套中堂花60工(一工相当于一天工时),他要花90工,自然慢工出细活。去年他做了价值250万元的半成品,今年的计划,他并没有明确目标——对他来说,他不求市场规模。

当被问及哪些艺术品有望成为下一个投资热点,柳国兴并未直接作答,但他倒是提出了几个现在不适宜进入的领域:和田玉、当代新瓷、紫砂壶。他认为这些品种已经炒得过热,风险很大。当然,作为一条总的规律,柳国兴认为但凡是资源性的东西,都可放心大胆地去买,红木老料就是这样一件东西。

最后,柳国兴透露说,他最近又发现了一块处女地,只要花500万元就有望成为庄家。具体什么品种还是一个秘密,柳国兴卖了一个关子。也许过不了多久,他又将在一个新领域打造新的投资神话。

声明: (本文为投资有道签约作者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及作者,否则视为侵权,本刊将追究法律责任)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文章!

读者排行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