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议:赛马可以在西部地区先试先行

时间:2014-03-27 20:56 栏目:特别策划 编辑:投资有道 点击: 6,450 次

建议:赛马可以在西部地区先试先行
——关于中国博彩赛马的一些思考

回顾历史,如同其他近代事物一样,近代博彩赛马在中国肇始于上海。如今矗立着上海市人民政府大楼、上海大剧院、上海美术馆和上海博物馆等地标的作为上海城市心脏地带的人民广场,以前就是声名远播的远东第一大跑马场——上海跑马厅。从高空俯瞰,围绕上海人民广场和人民公园的,是一条椭圆形的跑道,依稀告诉人们当年这个地方的真实身份。现在的上海美术馆是20年前的上海图书馆和80年前的跑马厅马会会所,门厅的楼梯栏杆上依然装饰着美仑美奂的马头雕塑。

上海东方明珠塔内的上海城市历史博物馆再现了旧上海从清末到租界时代的很多场景,令人感觉身临其境。其中的上海跑马厅一景尤其吸引我的注意。在景点中,有一个参与赛马的中年长衫男人(蜡像)站在马会门口,一脸悲惨。旁边寥寥数语的景点说明中的几乎三分之一文字就是这样写的:有些中国人因为参与赌马而家破人亡。在过去60年中,赛马给予人的就是这样一个印象。这几乎就是一个罪恶的渊薮,是中国悲惨的半封建半殖民地时代的一个标志。

建议:赛马可以在西部地区先试先行

殖民地后遗症与利益的博弈

现在已经很难说清楚当时有多少中国人因为赌马而沦落到家破人亡了,除非你有足够的时间去查当时的资料,并且资料足够齐全准确。毫无疑问的是,上海跑马厅和其他一些殖民地遗迹一样,是中国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的一个符号性的缩影。中国的赛马业迟迟无法开闸,前途光明,道路曲折,乃至于赛马变成一个敏感的政治问题,我个人认为,一个原因是殖民地半殖民地后遗症所致。

何为殖民地半殖民地后遗症,如果展开来可以是长篇大论,但是也可以概括几个基本的症状。敏感自卑——心理创伤之后,对于与历史有联系的某些事情总是抱着一朝被蛇咬后的敏感。自卑的结果是不自信,对于好事情也不自信。愤青激烈——创伤之后失去了平和的心态,少了雍容大度,多了满腹狐疑和心理失衡的激烈。崇洋媚外——这可能是在中国最早被认识并被批最多的一种殖民地后遗症。

在民族的深层意识中这几种殖民地半殖民地后遗症状交杂在一起,深深地影响着我们看待问题的角度和方式。而每个不同的人又由于不同的生活背景和经历受到不同侧面情绪的影响。顺着不同的情绪,很多事情的发展变得扭曲了。

单就赛马而言,现代赛马是随着中国的半殖民地化由外国人引进中国并发展的。在很长的一段时期内,在若干殖民化比较严重的城市,例如上海、武汉、天津等,赛马业发展迅速,并让一些外国人从中攫取了巨额的财富。在上海,跑马厅和外滩公园“华人与狗不得入内”的牌子,饱含了一个民族屈辱的痛苦记忆。正是这样的记忆带来的殖民地后遗症,让赛马博彩最终变成了一个敏感政治话题。

一个世界上伟大的民族在最近的两百年间经历了衰败、被侵略奴役而又重新崛起的苦难历程。直到今天我们仍在努力探索一条适合中国国情的永续发展之路。在这个过程中,被殖民地后遗症煎熬和困扰是自然现象。

除了上述的政治因素之外,另外一个使赛马业开放成为敏感事情的因素我认为是各地经济利益的博弈,这也使得第一张赛马牌照花落谁家难以决断。关于赛马,业界的议论和建言早已沸沸扬扬。圈里圈外,大家翘首以盼,希望中国大陆早日开放博彩赛马以带动一个产业、几方经济。事实上早在几年前就已经有一些城市开展过博彩赛马,由于各种原因造成的活动发展不规范而先后关闭。后来又有高瞻远瞩者如武汉,几年前就已经建成具有国际水平的大型赛马场,等待博彩赛马的重新开放以抢得市场先机。然而,按照目前的情况来看,赛马在内地的开放,仍然需要很长的时间。

建议:赛马可以在西部地区先试先行

  在民族地区试行赛马的若干理由

2009年4月我去新疆旅行,与当地朋友的闲聊之间,忽然觉得关于赛马的开放完全可以在新疆和内蒙古先试先行。为什么忽然有了这样的想法呢?因为从新疆和内蒙古这两个地区先行先试可以摆脱一些我们暂时无法得到正解的程序和法律困境,也可以让赛马和当地的经济生态有机结合起来,让一件好事情找到一个合适的起始点。

为什么赛马可以从西部地区开始先行?第一,中国地域辽阔,各地文化和生活习俗具有差异性。少数民族地区如新疆和内蒙具有崇尚马文化的深厚传统。众所周知,我国的西北边疆地区是古代游牧民族聚居的地区。这里的众多少数民族被称为马背上的民族。一部西域的历史是和马密不可分的历史,西域的文化中充满了马的身影。蒙古族的民族英雄成吉思汗更是凭借着马建立了横跨欧亚大陆的巨大帝国,让蒙古人民在世界历史上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印迹。

第二,马产业对于经济具有拉动作用。关于马或者赛马在经济活动中所产生的产值或者作用的文章汗牛充栋,毋需我赘述。随着马在现代经济活动和军事活动中的角色转换,马作为动力提供者的地位越来越低,在经济发展过程中逐渐被边缘化为无足轻重的角色。然而,在经济发达国家,马产业却没有产生明显的断裂层。马作为现代休闲娱乐工具和人类亲密朋友的角色得到了强化。

第三,在内地任何省份或城市的赛马博彩试点,恐怕都需考虑对其他地区的平衡问题,而在民族自治区域内,只要不违反国家大法,已经形成的民族区域自治法律框架可以帮助赛马避开一些其他地区所可能碰到的制约,同时这也可以充分体现我国民族区域自治的特色。

第四,赛马的传统在上述区域内从未中断,实际上有奖赛马也一直存在,目前要做的就是专业化、产业化和制度化。在引进通行的国际赛马形式和规则后,结合当地特有的赛马文化,中国的赛马就会成为一道新的风景。

第五,国家大力支持西部开发,这其中应该也包括利用文化资源优势开发具有当地特色的旅游项目。虽然马的作用在中国已经今不如昔,但是新疆和内蒙古仍旧是中国拥有马匹数量最多的地区。并且这两个地区拥有中国最好的草原,中国新的赛马业从这两个地方起步,具有得天独厚的资源优势。当国外的优良品种和具有中国特点的马品种结合起来时,中国具有成为马业大国的潜力。

第六,曾有朋友提到西部的人口和经济资源是否能够支撑赛马博彩业的问题。我认为这不是一个问题。拉斯维加斯是在沙漠建立的城市,但拉斯维加斯从来不担心消费人口。我国的澳门,弹丸之地却吸引了很多人口去消费。只要不对现实视而不见,我们就要承认在中国内地巨额博彩资金的流动是一个事实。这些资金总在寻找一个出口。新疆、内蒙天大地广,拥有得天独厚的文化和旅游资源,赛马的开展将为西部经济的发展增添一臂之力。

声明: (本文为投资有道签约作者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及作者,否则视为侵权,本刊将追究法律责任)

读者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