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视相亲:很火很茫然

时间:2014-03-28 04:01 栏目:特别策划 编辑:投资有道 点击: 3,924 次

作者:罗梅芳  来源:投资有道11年11月刊

电视相亲节目的火爆催生了一个“相亲产业链”,并使人看到了其中巨大的盈利能力。合作、广告、商业活动是其目前主要盈利点。

犹如受了传染般,随着江苏卫视《非诚勿扰》的横空问世,浙江卫视的《为爱向前冲》、贵州卫视的《相亲相爱》、浙江5频道的《恋爱亮起来》、安徽卫视的《缘来是你》以及东方卫视的《百里挑一》等电视相亲节目也陆续推出,各拉人马,各打招牌,拉开了全民荧屏相亲的序幕,也在全国人民的电视机上,形成“相亲节目混战”局面。

上海东方卫视《百里挑一》节目现场
上海东方卫视《百里挑一》节目现场

  择偶难催火电视相亲

这种以现场的男选女、女选男为主的电视相亲节目,看上去大部分都能成功牵手,但是荧屏之下,俩人能否真正走到一起,大众不得而知。这类“看上去很热闹”电视相亲节目自从发起之日,在国内的收视率扶摇直上,这是很多人事前都没有想到的。

以《非诚勿扰》为例,根据索福瑞71城市收视率统计,其收视率曾仅次于央视一套新闻联播(所有频道在内的所有节目),牢牢霸占着全国卫视全部上星节目每周收视第一的宝座,领先当周收视第二名将近180%。自3月13日改为一周两期以来的12周中,连续位列全国卫视周收视总冠军和亚军。

上海东方卫视《百里挑一》栏目的执行制片人鲍静在接受记者采访时也表示,节目从2010年年底之后开始异常火爆,到目前为止,收视率全国稳居第二,保持在1.0%以上。

收视率高企,普遍反应了当下社会的相亲热搬上荧屏之后受到的认同感,更凸显了目前相亲市场的巨大空间。

据一项全国范围调查显示,在择偶难的原因中,“交际圈子比较窄”和“工作太忙了,没时间找对象”所占比例分别是48.5%和42.7%。

这种现象,在北上广这样的一线大城市特别明显。同时,还有一些白领、金领由于个人自身条件较好,对另一半要求高,相对合适的人选比较少,到了适婚年龄还保持单身成为常态。有数据显示,目前一线城市适婚青年的单身率达到了30%以上。

随着剩男剩女数量增多,社会焦虑感开始普遍,“很多人急于解决个人问题,主动意愿非常强烈,但缺乏机会,电视相亲节目为他们创造了在更大范围展现自己的交友平台,又满足了一定的观看需求,受欢迎是必然的。”

同时,节目主持人有着新闻或专业背景,能够直接给与观众中肯的建议和理性的分析。这也成了很多择偶者想看相亲电视节目的重要原因之一。

节目的火爆催生了一个“相亲产业链”,并使人看到了其中巨大的商机和盈利能力。鲍静介绍,目前电视节目普遍都是与世纪佳缘、百合网、珍爱网这些比较大的相亲网站进行合作,主要由相亲网站提供嘉宾,经过电视台的导演面试后参加节目。

此外,与一些大型企业合作也是这类相亲节目的主要盈利方式之一。为企业员工定制相亲节目,既可以促进企业文化,同时节目播出对企业本身也是一次良好的宣传机会。

另一个自然是广告。广告价格往往随着收视率节节攀升而水涨船高。以《非诚勿扰》为例,据知情人介绍,现在“一年的栏目冠名要1亿多元,一个季度的口播广告达到1000多万元。”

“事实上广告收入还不是栏目经营性收入的全部,根据惯例,利用高收视率来说明自己的品牌价值得到了提升,由此举办的一些商业性活动的收入也同样暴涨。”

“拷贝不走样”相亲节目难以持久

在看到电视相亲市场的火爆和巨大前景的同时,种种问题也随着滋生。

2010年6月初广电总局的两份关于整顿电视相亲节目的文件,加上央视焦点访谈新闻联播的连番批评,“泛滥、造假、低俗”成了许多电视相亲节目的通病,被推到了社会舆论的放大镜下。

首先是内容方面,火爆一时的《非诚勿扰》因把富人和美女两个要素无限放大、并使之极端化,在社会上造成了拜金主义婚姻观,引起极大争议。而湖南卫视推出的《我们约会吧》,嘉宾基本上都是俊男美女,内容也离不开宣扬拜金主义的藩篱。

“做了这么多期的相亲节目,目前给我最大的一个感觉,就是房产对婚恋观影响巨大。”鲍静有些无奈地说,尤其在上海这样的城市,房子作为经济水平中最重要的元素之一,在择偶标准上被无限制地放大。

“在选择婚恋对象时,没房子的想要找一个有房子的,而有房子的深怕被没房子的瓜分了产权,也想找一个有房子的。在节目中,婚恋对象的当事人是这样,同时这也成为他们父母双方的一场博弈。”

本是生活服务类节目,相亲节目的“一窝蜂”、“同质化”现象、“收视率”效应也逐渐成为争议问题。鲍静说:“现在的相亲节目模式化确实很严重,新出节目几乎都没什么新意。很多相亲节目,设置上完全模仿国外的节目,甚至是全盘的抄袭。”

曾有一位制片人向媒体透露,国内某卫视台看中了一个国外同类节目的制作模式之后,竟然只花了两个星期就“拷贝”完毕,迅速制作播出。

“纵观这些年卫视综艺节目成长路径,那就是从湖南模仿港台欧美、其他卫视模仿湖南,变成了各家卫视统一行动径直赴海外求经。”华东政法大学知识产权学院院长高富平说。

事实上湖南卫视制作的《我们约会吧》,原型也是英国天空电视台每周六播放的一档娱乐节目《约我出去》,30名女嘉宾凭自己对逐个上场男嘉宾的印象决定是否要和他约会,如果想继续就点亮身前的指示灯,反之,将其熄灭。而其他的很多节目,也是模仿美国2002年开播的《单身汉》和2003年开播的《单身女郎》节目。

但是,国外的电视相亲节目更多的侧重于娱乐性质的真人秀,而并非国内电视相亲节目这种带有强烈相亲意向的速配方式。

《约我出去》的制作公司弗里曼特尔传媒承认,人们只是把这类节目当作娱乐,附带有一些相亲的诉求,即使节目中使用“托儿”,也受到电视从业者和观众知情并认可。

韩国的一些相亲节目,民众也是把速配节目和相亲节目看成是娱乐节目,节目的参与者也不是为了真正找到另一半而上节目,多是为了娱乐或是博得一些名气。

在越来愈多的争议声中国内电视相亲节目开始“洗牌”,收视率有所下滑。《非诚勿扰》、《缘来是你》等节目纷纷改版,甚至曾一度火爆的《为爱向前冲》节目在6月16日选择退出了荧屏。

电视相亲:很火很茫然

商业模式还未走出迷惘期

面对相亲市场这块巨大的蛋糕,如何能走出复制跟风的藩篱,将是电视相亲节目面临的挑战。如鲍静所说:“任何节目都有生命周期,对于相亲节目也是。如果不创新,容易造成观众的审美疲劳,将很快失去魅力。”

从商业模式的角度上,电视相亲节目需要尽快脱离同质化,未来必然要往精品化、优质化、个性化的方向发展。

对此,作为《百里挑一》执行制片人,鲍静表示:“在制作节目时,相亲的事例是真实的。至于形式上,《百里挑一》与《谁能百里挑一》互为前传,互为结局,服务到底。新的男嘉宾来自于《百里挑一》,新的女嘉宾来自于《谁能百里挑一》,这个节目没能牵手成功,就可以走进另一个节目。”她介绍,《百里挑一》将在明年进行彻底改版,未来将更多地引进新媒体等元素。而其他卫视也正为打造优质化的电视节目忙碌着,相关节目负责人纷纷表示将对现在的节目进行创新。

“形成良好有序电视媒体竞争状态,也需要政府部门的引导。”高富平表示。

只有健康有序的电视媒体市场,才是淘汰同质化电视相亲节目的有效机制,也是中国电视节目要走出“跟风”怪圈的正确路径。这意味着,电视相亲节目的自我探索之路仍在继续。

声明: (本文为投资有道签约作者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及作者,否则视为侵权,本刊将追究法律责任)

读者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