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交所路在何方?

时间:2014-04-28 11:12 栏目:拍卖场 编辑:投资有道 点击: 3,265 次

作者:马健   来源:投资有道12年2月刊

  如果文交所不那么浮躁和匆忙地推出这些极不完善的创新型金融产品,而是多同业内人士和专家学者交流沟通,多下点功夫认真推敲交易规则,文交所恐怕不会出这么多的严重问题。

2011年的文交所可谓热闹非凡。但遗憾的是,我们的文交所似乎根本没有从投资者利益保护的角度出发,认真研究上市标准、交易规则和退市机制,就匆忙上马文交所项目,一两年间至少有35家文交所遍地开花。但在几乎毫无监管,自说自话的情况下,其后果显然只能是文交所朝令夕改,投资者怨声载道。事实上,如果文交所不那么浮躁和匆忙地推出这些极不完善的创新型金融产品,而是多同业内人士和专家学者交流沟通,多下点功夫认真推敲交易规则,多做几次模拟交易实验的话,文交所恐怕不会出这么多的严重问题。在国务院“38号文件”出台后,文交所的出路成为一个备受关注的话题。

文交所路在何方?

那么,文交所,路究竟在何方?

  定位:证交所还是产交所?

关于文交所的出路,我想首先是定位的问题。我们今天所谈的文交所,其实是文化艺术品类交易所的统称,也是简称。所以,虽然简称一样,但实质大不相同。因为文交所的交易模式有两大类,一类是以天津文交所、汉唐文交所、泰山文交所为代表的份额化交易模式;另一类是以上海文交所、深圳文交所、南方文交所为代表的产权交易模式。那么,在国务院38号文件出台后,对于各大文交所来说,吃透文件精神,重新思考定位,可能是首要问题。

  出路:一刀切还是切一刀?

面对国务院的38号文件,就我的观察,很多文交所甚至投资者都还停留在抠字眼,希望能够继续打擦边球的状况。这也难怪,因为这一政策到底是针对所有文交所的“一刀切”,还是针对部分处于风口浪尖、亟待整改的文交所的“切一刀”,很多人还看不清。但就我对38号文件的理解,很多人恐怕还没有真正领会这个文件的精神,也就是防范金融风险,规范市场秩序,维护社会稳定这个精神。如果不领会文件的精神实质,而只是纠结于五个“不得”上面,绝非明智之举。

对于希望继续走份额化交易之路的文交所,我觉得当务之急是以风险控制和投资者利益保护为立足点和出发点,从交易标的、交易规则、监管模式和退市机制等方面认认真真研究文交所的运作模式。比如,我曾经多次提到的通过做空机制来制约文交所的高溢价发行,通过做空的力量与做多的“庄家”博弈,从而抑制庄家恶炒的交易规则修改思路。如果希望继续走份额化交易之路的文交所真正能够为所有投资者提供平等和透明的交易机会,成为有序交易的平台,那么,并非没有可能成为国务院批准的从事金融产品交易的试点交易场所。

对于希望走产权交易之路的文交所,我觉得前景恐怕更为广阔。在国务院《文化产业振兴规划》、九部委《关于金融支持文化产业振兴和发展繁荣的指导意见》、中共中央《关于深化文化体制改革、推动社会主义文化大发展大繁荣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相继出台的今天,进行产权交易的文交所将成为整个中国艺术金融生态环境中不可或缺的重要一环。比如,将文交所打造成艺术品信托产品和艺术品私募基金,以及日后应该会出现的艺术品公募基金的交易平台,从而解决艺术品基金投资者的流动性问题。诸如此类的发展方向,都非常值得认真研究。

马健

  善后:背后的投资机会

一些已经停牌和尚未停牌的文交所,现在的当务之急恐怕还是“善后”。陕西文交所和郑州文交所已向投资者回购退款。深圳文交所和汉唐文交所已停牌,投资者也正在同文交所交涉解决方案。天津文交所、泰山文交所好像还在正常营业,但大都跌跌不休。根据目前的观察,文交所的善后方案大致有这么几种:回购退款、变卖还钱、交由基金打理、转板香港市场。这就出现了一个可能的投资机会,文交所最坏的善后方案是什么?对于某些因为政策不明朗和市场恐慌而出现的流通总市值大大低于其市场价值的品种,是不是存在足够的安全边际,从而带来投资机会?

(马健 北京大学文化产业研究院副研究员)

声明: (本文为投资有道签约作者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及作者,否则视为侵权,本刊将追究法律责任)

读者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