降低预期,适应新常态

时间:2016-03-08 11:06 栏目:基金, 财道 编辑:投资有道 点击: 4,166 次

2015年中国股市债市都有不错的业绩。但我们更不能忘记2015年几乎出现流动性危机的中国股市的暴涨暴跌,也不该忘记债市中的中钢、山水水泥、天威等一系列兑付违约。往者不可谏,来者尤可追。

从全球角度来讲,当我们经历过上世纪80年代全球化红利、90年代TFP全要素生产率提升红利、新世纪以后的人口红利后,2016年全球经济都继续面临一个尴尬的问题——全球性的需求萎靡、缺少增长引擎。换句话说,世界主要经济体只有相对意义上的增长与稳定,没有哪个经济体有绝对的强劲增长,全球经济还处在2008年金融危机后的再平衡进程中。

QQ截图20160308110522

以美日英为代表的发达国家资产负债表得到修复,但增长动力不足。美国家庭部门和企业部门杠杆率基本回到了2008年危机前的水平,政府部门杠杆较高,但明显看出有主动去杠杆化的意图。欧洲走出了衰退泥潭,但还在后欧债危机时代喘息,且内部发展极不平衡。只有德国、西班牙等国家实体经济有明显改善,但缺乏外部增长动力。

回望中国,正如李克强总理指出,中国经济处于“增长速度换挡期、结构调整阵痛期、前期刺激政策消化期”三期叠加的阶段。在外围需求同样萎靡的情况下实现经济转型尤为艰难。短期我们面临房地产库存的消化,中期我们面临的是传统重工业去产能的问题 ,在政府主导下长期消化、实现企业兼并重组可能是一条更现实的路径,低利率环境是产能去化的一个必要非充分条件。长期我们面临的是更严峻的人口老龄化问题,劳动力成本的提升让我们逐渐失去在国际制造业中的比较优势,高端制造业和现代服务业的培育和发展尚需时间。

展望2016年货币政策,政策基调有望从宽松转向维稳为主的操作。去年央行进行了五次降息、五次降准的全面宽松,目前流动性整体保持宽松,利率维持在低位。货币宽松的边际效用递减,货币操作空间也会面临着内外部平衡的挑战而变得狭小。但央行维稳资金面的动力依然很强,在年前进行了MLF、SLF、逆回购的操作,即使在年初人民币快速贬值期间,也并没有出现国内流动性的紧张。低利率环境将大概率延续全年。

经济基本面对债券市场形成最根本的支撑,我们仍然相对看好未来1-2年的债券市场。尤其是在全球金融市场动荡,外汇市场、权益市场波动加大的背景下,债券资产具有明显的避险价值。

我们同时也关注到,汇率和国际资本转移是目前市场最大的风险点,但这一风险基本可控。人民币加入SDR,具备一定的储备价值;我们有全球最高的美元外汇储备。从央行的表态看,也并不希望人民币大幅贬值,不愿引发竞争性贬值。其次是中国仍然保持较大的顺差,对美国的出口表现为增长,这对于汇率是一种实际的支持。因此,在人民币快速贬值后,央行将把人民币币值稳定在一定水平上。

2016年债券市场或有望演绎小幅上涨行情,中间会有一些结构性的机会。把握结构性机会,关注信用风险和大类资产转换的节奏。降低收益预期,适应债市的新常态。

文 /摩根士丹利华鑫基金 固定收益投资部 张雪

声明: (本文为投资有道签约作者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及作者,否则视为侵权,本刊将追究法律责任)

读者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