鹏华基本面投资专家张宏钧:做理性乐观的新能源产业观察者

时间:2022-09-14 15:00 栏目:基金 编辑:投资有道 点击: 1,034 次

近两年市场中,新能源板块表现最为抢眼。在经过了年初4个月的一波大调整后,直接迎来反转行情,进入8月份,新能源赛道继续走强,无论是新能源车、光伏、风电,还是储能板块都表现得如火如荼。新能源未来行情如何继续?下文为鹏华新能源精选混合型证券投资基金经理张宏钧在访谈中给出的个人答案。

Q:新能源行业的基本情况,以及行业目前处于哪个发展阶段?

张宏钧:新能源行业作为一个独立的行业,从投资角度来说是一个新兴行业,因为现在整个新能源车的渗透率还在比较低的位置,很多国家都在推出禁售燃油车的政策,所以新能源车还在起步阶段。对于风电和光伏,大家可能没那么熟悉,但实际上它也在一个相对比较起步的位置,在我国发电量的占比仅十个点左右,未来还有很高的发展空间。所以往未来展望,不管是光伏、风电、新能源车,还是新能源赛道里面很多其他子环节,它们都处在发展初期阶段,作为一个新兴行业增速相对比较快,展望未来机会比较多。

但从另一个角度来说,新兴行业发展过程中也有很多不确定性,我们能确定大的方向肯定是向上的,但这肯定会是一个大浪淘沙的过程,会有很多企业能够最终走出来,也会有很多企业在过程当中落后,所以我们研究这个行业也好,对这个行业进行投资也好,会特别关注风险。

Q:可再生能源、“十四五”规划这些新能源相关政策陆续出台,如何在投资实践中加以利用?

张宏钧:很多时候政策只是指明了方向,关键还是优选好公司。我自己的体会是要从产业出发,做一个理性乐观的产业观察者。在资本市场上,有一部分人可能想做预言家,但新能源是一个新兴行业,新兴行业就会有很多变化是不可预测的。比如2020年,我们与很多企业家交流,他们一开始觉得没什么影响,但过段时间又会觉得影响比较大,但这个时候其实已经到底了。

我们说从产业出发,做一个理性乐观的产业观察者,一方面是了解企业家想法,因为我们作为二级市场投资者,不可能比企业家更了解企业,不可能比产业的人更能对这个产业有细节把握,但我们的优势在于对整个宏观经济、对投资、对产业发展趋势有一些独到的理解。在这个基础上,我们结合自己的理解,与企业家不断交流,做密切跟踪,从产业角度出发,我们自己是乐观的,但是通过跟企业的交流,我们又是理性的。我觉得投资实践从根本上,来自企业家的实践,我们创造的收益很大一部分来自企业家通过努力创造的收益,所以投资的实践也要从企业家的实践出发。

Q:新能源行业的投资逻辑应该如何把握?

张宏钧:首先从大的角度,这是个一定能赢的行业,但比较难以躺赢。每一个子行业都有自己的核心逻辑,比如光伏的核心矛盾是不断进步的技术可以带来成本的不断下降,并进一步带动平价上网及低价上网,它未来不仅是最清洁的能源,也是最便宜的能源,这是它的核心矛盾。我们做很多投资决策,判断一个公司是不是有机会,都是根据这样一条线索。

对新能源车来说,它的核心逻辑是供给创造需求。车有消费品属性,只要有好的产品,大家就会认可。五六年前,一辆特斯拉还要90万、100万元,现在可能花二三十万元就可以买到,品质也不错。未来我相信伴随着新势力的成长,伴随着中国大批优秀制造业企业、互联网企业进入,还会有更多更好的产品出现。所以对于新能源车来说,最核心的是供给创造需求,很多投资逻辑也都取决于它能不能提供更好的产品,当然也不仅仅局限于车,在车的产业链里面,包括电池、电池材料也一样。能提供更安全、更便宜、续航里程更高、能量密度更高的电池,也是好的供给,这种好供给也能够创造需求,如果现在的电池还和十年前一样,甚至回到铅酸电池时代,这个行业肯定发展不起来。

Q:在当前市场环境下,应该如何把握投资机遇?

张宏钧:我的想法是信心。要求大家要对短期的波动有容忍度。新兴行业发展过程当中有波动很正常,我自己做过一个简单的统计,比如有一个光伏行业的公司,它过去三四年涨了十倍多,但是中间回调超过60%的有一次,回调超过30%的有很多次,回调超过20%的就更多了,这种波动实际上难以避免,主要还是抓大方向,这样才可以更好地分享收益。新兴行业的逻辑很多时候是正反两面同时存在的,比如我们觉得新能源行业未来发展前景很好,但同时担心短期会不会有一定瓶颈,短期成本过快增长会不会抑制需求,它的正面反面因素同时存在,意味着市场跌的时候更多反映的是悲一面,涨的时候更多反映乐观一面,这个时候逆向思考和独立思考就比较重要。

Q:新能源行业投资在当前经济和市场环境下相较于其他行业有哪些特点及优势?

张宏钧:我们看到历史上很多以少胜多的战役,我们如果把自己放在当时的场景下,觉得无论如何打不赢,从各个方面来看,我方可能因为兵力少,可能因为装备不足,但你站在上帝视角去看最后确实赢了,创造了奇迹。我自己总结,当时觉得打不赢,主要是因为看到自己的缺点太多,忽略了别人也有一些困难,只看到自己的困难,看不到对方的困难。

这个问题实际上有类似的地方,因为涉及到行业比较,我们自己因为研究新能源行业比较多,知道它有很多好的地方,也知道它有很多暂时不足的地方,这些不足的地方包括成本上涨的问题,包括今年燃油车的刺激政策会不会对新能源车需求的挤出效应问题,包括国际贸易争端会不会影响整个行业发展逻辑的问题。但这都是行业发展过程当中正常遇到的问题,与其他行业相比,这个行业有一个很大的优势,就是需求的持续增长相对来说不用担心。不管是从新能源发电量的占比角度,还是新能源车的渗透率角度,空间都很大,至少五到十年还是非常好的态势,可能维持20%、30%,甚至更高的增长,这个增速维持一两年,可能很多行业都有,但维持五到十年,非常稀缺。因为现在整个全社会回报率不可能这么高,GDP增速也下了一个台阶,所以这种资产持续有增长,而且逻辑又通顺的资产比较好,这是第一点。

第二个优势是中国企业在这方面有非常明确的竞争优势。之前一些海外机构统计过中国与欧美在各个领域之间的相对比较,其中中国在光伏领域的竞争优势与美国在半导体的竞争优势一样,这意味着什么?意味着未来一旦这个行业形成产业趋势,中国企业在这个时代浪潮当中肯定不会缺席。

Q:您认为当前时点新能源行业中有哪些细分领域需要重点关注?原因是什么?

张宏钧:几个新能源行业都有机会。本质原因是都处在一个大的时代浪潮之中,只不过阶段性的比如风电、光伏、储能、电动车、智能汽车、汽车零部件、绿电等等,每个细分行业都有自己发展的阶段。我们要做的事情可能不是非此即彼,觉得哪个行业会更好,而是根据不同的发展阶段看企业的经营态势、经营节奏来判断。比如大家比较熟悉的是光伏和新能源汽车,这也是过去几年大家议论最多的两个细分行业,光伏未来可能平价上网,是一片非常美好的景象,这个我也很同意,新能源汽车也是,不管是美股还是A股都有很多几十倍的股票出现。相对来说没那么熟悉的行业包括储能,储能还是一个新兴行业。

去年才可以真正意义上说是储能的元年,得益于电池成本下降、系统性能提升及新能源加速发展对储能需求的提高,储能行业还处在新兴的发展阶段,这个行业相对来说爆发力会好一些,因为它基数低,每年都是翻倍增长甚至几倍增长,但同时不确定性会更大,更类似于几年前的锂电池行业。这种快速发展当中未来产业的模式还没有完全确定,哪些公司会主导这个产业,是电池公司还是逆变器公司,现在还不完全确定,但这种不确定性之下也蕴藏着机会。

还有一个关注相对少一些的风电。因为我是学能源系统规划的,所以对于风电在未来整个电力系统当中的价值,我自己评价比较高,未来它一定是非常重要的能源形式,只不过风电的制造业属性要强一些,光伏属于半导体行业,遵从类摩尔定律,但风电毕竟以制造业属性为主,依靠的是机械能的转换,有一个天生的降本瓶颈,但是这几年通过不断的大型化,很多材料选型设计上的进步,成本实现了下降,短期因为成本、疫情因素的影响,但长期看这个行业肯定还会有机会出现。

另外还有一些小的细分行业,包括电网、特高压,阶段性肯定还有机会,但这种机会不太容易,因为商业模式的原因不太容易让大家形成一个持续的信仰,但本质上因为都是新能源的一部分。我自己觉得新能源这个行业要真正取得长足发展,真正成为社会的主力能源,刚才提到的每一个环节都不可缺少。

Q:新能源汽车上游原材料成本上涨会对行业造成哪些影响?

张宏钧:影响肯定存在,而且影响可能会比大家想的久一些。有一个简单的测算,一辆车里仅因为碳酸锂的上涨,与去年相比成本高了一万多,而且目前看碳酸锂的价格还居高不下,影响应该还会持续存在,这也是年初至今很多电池材料公司相对低迷的原因。

但现在我们往未来展望,现在这些负面因素会不会持续存在?首先碳酸锂的价格,这个比较难预判,我觉得可能会持续坚挺一段时间,可能会在明年的某个时候回落到不那么高的水平,但相比于去年、前年肯定还是比较高,但从目前的韧性来看还非常强,订单短期影响之后,因为产品足够好,订单恢复得也比较快。所以,我们觉得短期肯定有影响,但这种影响会比大家一开始担心的好一些。

光伏则不太一样,因为光伏大家会看到组件成本的上升,或者建设成本的上升,对需求的影响比较直接。光伏说到底是一个投资品,安装光伏发电是要用来赚钱的,投资品对于成本比较敏感,所以这种成本的上涨对需求有立竿见影的效果。但是车本质上有消费品属性,消费品对价格的影响弹性有,但不会那么大,所以这个时候投资的角度应对就是优选环节,要么是成本传导能力强,要么是不受成本影响,要么是可以充分受益于放量的逻辑,要么是去找一些新的技术。这里面有几条简单的逻辑:

一是我们会看到现在因为成本在上涨,企业会去做供应链的再管理,优选一些可以更好传导成本的供应商,但是这中间有一个二供的逻辑。

二是国产化。整个新能源行业除了我们都很熟悉的主要环节之外,还依赖于很多辅材、辅料环节,这些环节很多原来是化工企业,中间用的很多产品可能以前比较小众,依赖进口,但现在因为行业到了一定体量,发展非常快,很多国产企业也开始做一些突破,所以第二条逻辑就是化工属性相关的一些辅材的全面国产替代。

三是新技术。尤其像光伏行业,它一定要有持续的技术进步来推动成本下降,新技术发展过程当中就会有很多新机会出现,一方面对于原有的环节可能是风险,但机会也更多。其实在车里也一样,现在讲的比较多的是锂电池,未来钠电池,甚至氢燃料电池,在某些应用场景之下有可能有更好的一些应用表现,这都是投资机会的来源。所以成本的上涨一方面有短期影响,但另一方面可以通过优选环节来应对。

声明: (本文为投资有道签约作者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及作者,否则视为侵权,本刊将追究法律责任)

读者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