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董事长“跑路”面面观

时间:2018-10-12 13:15 栏目:封面故事 编辑:投资有道 点击: 11,760 次

2018年,在监管层严监管、紧信用、去杠杆的调控政策压力之下,原先通过盲目借贷以扩张产能的部分企业,面临着资金链断裂的风险,而部分金融及类金融机构则相继“爆雷”,部分网贷平台、私募基金、新三板挂牌公司,甚至A股上市公司的实控人、董事长、负责人纷纷“跑路”,或者躲债,或者逃罪,但是所谓法网恢恢、疏层不漏,即使潜逃得了一时,终将难免法律的制裁。

从2017年开始,监管层着力出重手防范系统性金融风险,而随着各项严监管、紧信用、去杠杆的政策措施逐一落地实施,国内市场局部出现了流动性紧缩,资金紧张的情况。在中性偏紧的政策导向之下,部分在经济景气阶段通过盲目举债加杠杆扩大产能的企业,以及部分通过不合理的、甚至是违法违规的方式盈利的金融及类金融机构,可能就难免发生资金链断裂和劣迹败露的情况,上述企业和金融相关机构的实控人、董事长也往往采用潜逃,即所谓“跑路”的极端方式,来逃避其应该承担的法律责任。于是,在加强监管的2018年,董事长“跑路”已经成为值得资本市场关注的一个热点。在此,我们为您分别梳理一下年内P2P网贷平台、私募基金、新三板市场和A股市场的“董事长失联”事件,其实不过是“逃得了一时,逃不了一世”。

P2P平台“爆雷”,网贷已成“董事长跑路”重灾区

据统计,截至2018年9月4日,全国网贷平台数量累计达到6,406家,目前依然还在正常运营的平台有1,593家,显然问题平台的数量已经高达4,813家。其中,不乏因期限错配、违规贷款风险失控、资金链断裂等各种风险导致的网贷平台“爆雷”的案例。

从2017年12月27日,知名网贷平台钱宝网“爆雷”开始,在其庞氏骗局破灭之后,整个网贷行业就逐步滑进了频频“爆雷”的“地雷阵”。从2018年上半年的个案“爆雷”,进一步发展到6、7月间平均每天就有4家P2P平台“爆雷”,堪称“天雷滚滚”。但是面对平台已经爆雷的现状,各个平台负责人们的态度却截然不同。其中类似国泰.惠民益贷的白总,留下来面对出资人,承担其应负的责任,值得尊重;类似钱宝网的张小雷、善林金融的周伯云、雅堂控股的杨定平和金银猫的郑晓秋等等,诸多网贷平台的负责人,选择投案自首,到监狱里去“躲猫猫”,虽然缺少了些直面现实的勇气,可能多了些用牢狱生活换取财务自由的算计,但是好歹还是留下来面对法律的裁决;可是诸如投融家、钱妈妈、、钱爸爸、银票网、唐小僧、云联惠、佰亿猫、火理财、永利宝、银豆网和联璧金融等20多家网贷机构的负责人,却都地选择了“跑路”的方式,以消极回避问题的解决。

不让网贷平台独占鳌头,私募基金也要“跑一跑”

除了网贷平台之外,部分私募基金的负责人也加入了“跑路”大军。据统计,2018年年内,共有4家私募基金管理人的实际控制人失联。根据中国证券投资基金业协会公告,这4家实控人失联的私募基金分别是:上海意隆财富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意隆财富)、上海西尚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西尚投资)、上海郁泰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郁泰投资)和易财行财富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易财行)。上述4家私募基金的实控人失联,导致相关私募基金的经营中断,严重扰乱了私募基金行业秩序,给投资者合法权益造成重大影响。

根据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提供的信息,在这四家私募基金实控人纷纷“跑路”的背后,都有上海阜兴实业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阜兴集团,曾用名:上海阜兴金融控股(集团)有限公司)的身影。其中,易财行是阜兴集团的全资子公司,意隆财富是持有郁泰投资80%股份的大股东,而参股意隆财富的上海源岑投资有限公司则是阜兴集团的全资子公司,即使与阜兴集团之间没有直接持股关系的西尚投资,由于与阜兴集团共同参股两家有限合伙的投资企业,因此相互之间也存在紧密的关系。而与上述4家私募基金紧密联系的阜兴集团,其实控人、董事长朱一栋,却也在公司资金链断裂之后逃之夭夭了。

“跑路”成风的新三板,今年依旧热衷潜逃

据统计,截至2018年9月14日,年内新三板市场新增挂牌公司实控人、董事长和法人代表“跑路”事件12起,主要分别涉及12家挂牌公司。董事长失联的原因也是形形色色,不一而足。有因涉嫌吸收公众存款罪畏罪潜逃的,有以开刀动手术需要休养为名一去不回的,还有背了一身债务被纳入失信被执行人而躲债的。

值得一提的是,山东鸿源金属容器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证券简称:ST鸿源,证券代码:832211.OC)的实控人、董事长薛某夫妇,于2018年4月9日被主办券商国都证券提示实控人失联、生产停滞的风险。但是公司又于6月15日披露公告,说明实控人夫妇俩已经于5月10日返回公司,生产和办公设施都已就位,拟恢复生产,因此这次“跑路”事件,或许有乌龙的成分。

数据来源:挂牌公司公告以及部分网络媒体报道 

不缺钱的上市公司董事长,也“跑路”了

或许是因为今年实体经济确实出现了资金面的高度紧张,导致了通常“不差钱”的部分上市公司,也陷入了债务风险爆发的窘境,在往常财大气粗的上市公司董事长行列中,也开始出现“跑路者”。

从2018年年初至今,A股上市公司中共计发生了三起“跑路”事件。

2018年5月4日,上市公司南方风机股份有限公司(证券简称:南风股份,证券代码:300004.SZ)披露一则公告,公司实控人、董事长兼总经理杨子善与家属及公司失去联系。网传他质押了全部股份,累计借款7.40亿,然后便失联了。

无独有偶,5月10日,成都泰合健康科技集团股份有限公司(证券简称:泰合健康,证券代码:000790.SZ)披露了《关于代行董事长职务的公告》。据该公告披露,“公司目前无法与董事长王仁果先生取得直接联系……副董事长李小平先生……代为履行董事长职责。”在此之前的1月2日,公司就曾公告王仁果失联,半年内两度失联,或已创下A股上市公司的历史记录。

事不过三,8月21日,斯太尔动力股份有限公司(证券简称:斯太尔,证券代码:000760.SZ)也爆出了大新闻——刚于7月27日走马上任的斯太尔新任董事长李晓振,已经无法取得联系,处于失联状态。新官上任的三把火尚未点起,就此放弃了职责远遁,是否是已经面临管理危机的结果?

“跑路”不是出路,总还要面对法律的裁决

无论是网贷平台和私募基金这样的金融、类金融机构的负责人也好,还是上市公司和新三板挂牌公司的实控人也罢,“跑路”并不是应对当前困境的好办法。所谓“法网恢恢、疏而不漏”,逃得了一时,难道还能逃得了一世么?答案是否定的。即使只求逃得一时,恐怕都很困难。

根据近期的警方发布的案件通报信息,包括网贷平台“钱爸爸”的实控人袁涛,“永利宝”的负责人余刚、张玉丰,“火理财”的法人代表刘玉成,“唐小僧”的实控人邬再平及其母公司资邦(上海)投资控股有限公司法人代表陶蕾和“联璧金融”的法人代表侬锦等一干“跑路”的网贷平台负责人及高管,纷纷落入法网。而逍遥法外仅仅两个月的阜兴集团董事长朱一栋,也已经落入法网,于8月29日被押解回国。至于在2017年年底,因“卷款跑路”而名噪一时的,新三板挂牌公司金瑞科技董事长吕尚简,早已被警方控制。而两度失联的王仁果,据网传其失联也与配合警方调查有关。

既然“跑路”无法最终逃脱法律的制裁,那么深陷困境的董事长们或许是时候该认真地考虑一下,如何更好地直面所遭遇的问题。

声明: (本文为投资有道签约作者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及作者,否则视为侵权,本刊将追究法律责任)

读者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