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祥,上海小贷公司样本

时间:2014-04-24 16:59 栏目:封面故事 编辑:投资有道 点击: 3,987 次

作者:胡琼   来源:投资有道11年11月刊

在信贷紧缩和资金紧张背景下,众多企业和个人纷纷寻求民间金融借贷。然而,狂热的市场需求、有限的资金供给,让小额贷款公司很是“郁闷”。

在上海普陀区桃浦路的一栋写字楼里,有一间并不容易被人发现的办公室。

如果不是一张A4纸打印的指示牌,你很难想象,推开走廊边的一扇小门,穿过天台,里面还有一间贷款公司偌大的办公室。

这就是上海中心城区第一家小额贷款公司——上海普陀宝祥小额贷款有限公司的所在地。

宝祥,上海小贷公司样本
截止今年7月,上海已有69家小贷公司获批筹建。

  生意红火也“烦恼”

坐落在高楼深处,虽然不像典当行和银行那样“开门迎客”,但现在小额贷款公司的生意可是异常火热。

在信贷紧缩和资金紧张背景下,众多企业和个人纷纷寻求民间金融借贷。然而,狂热的市场需求、有限的资金供给,让小额贷款公司很是“郁闷”。

上海普陀宝祥小额贷款公司总经理潘曙透露,他们的自有资金早在去年6月份就已经用完了,已经通过银行等渠道进行融资,而这个渠道融资的款项也即将用完。

“我们连赚到的利息都贷出去了。”另外一家上海的小额贷款的董事长也表示,他们现在正在准备用增资的办法提高信贷额度。

小额贷款公司的生意“火爆”不仅源于市场资金紧张,也源于它相对优惠的利率。

尽管现在包括小额贷款公司、典当行、私人借贷等民间借贷渠道多种多样,但目前来看,在银行之外的各种民间融资机构中,小额贷款公司的利率是最优惠的。按规定,小额贷款公司最多以基准利率的4倍为上限发放贷款。不过,一般小贷公司的放款利率会稍微低于这个上限。

不和银行“抢生意”

与银行错位经营,“草根”出身的小额贷款公司凭借的是什么?潘曙一语道破:小额、分散、灵活、便捷。“我们不和银行抢蛋糕,我们做的市场是银行不能做也不愿意做的。但市场在那里。”潘曙说到。

数据显示,截至2011年6月底,全国小贷公司数量突破3366家,与去年6月相比增加了1426家。其中,内蒙古自治区小额贷款公司342家,贷款余额275.85亿元,各项数据均占均位居全国第一,鄂尔多斯小贷公司又以84家数量居全国第一。

上海的小额贷款公司同样发展迅速。自2008年11月上海第一家小额贷款公司开业以来,上海小贷公司迅速扩容,截至今年7月,已有69家小额贷款公司获批筹建,其中64家已开业,已开业小贷公司累计放款306.67亿元。

最大的风险是系统风险

在放开小贷公司试点同时,央行给小贷公司提出“四项基本原则”:面向三农、股份制运行、只贷不存、利率不超基准利率4倍。同时鼓励各地大胆探索创新,形成了不同类型的模式。

然而,多年以来,“草根金融”、民间借贷一直被认为存在多种“原罪”,相当一部分人对“草根金融”持负面观点,认为其借贷通常操作不规范,极易引发经济纠纷,而明显高于同档次银行贷款的借贷利率,更是常常被指责为“破坏金融秩序”。

由于没有像银行那样的风控体系,在外界看来,小贷公司要保证商业上的可持续性,首要的问题就是控制贷款风险,尽量降低呆坏账比率。“小额贷款的最大风险依然来自于借贷者的信用度 。”一位小额贷款公司的负责人认为。

而潘曙却认为,小额贷款公司更大的风险是来自行业内部自身的系统风险。“小额贷款公司一定要做好自律,规范操作。”潘曙说,“如果整个行业不行了,小额贷款公司就会受到连累。这个行业的心理恐慌大过实际影响。”

身份定位成为民间借贷发展最大阻碍。
身份定位成为民间借贷发展最大阻碍。

  身份模糊之痛

然而,急速增长的业务量也并未让小贷公司的股东们获得预期的利润。“小贷公司按照一般企事业单位的标准征税,使得小贷公司背上沉重的债务负担,成立两年来没有分过红。”宝山某小贷公司的董事长表示。

潘曙估计,小贷公司所纳税收,大约占到利润的三分之一左右。

为什么打着面向三农、服务中小企业旗号的小贷公司会面临着这样的境遇?

“名不正,则言不顺。”一位业内人士一语道破。由于小贷公司目前不属于金融机构性质,所以一些相应的“待遇”无法享受。

潘曙认为,小贷公司可以定位为“准金融机构”。而很多人将其称之为“草根金融”。但不管怎样,小贷公司与银行还是存在很大区别。

尽管小贷公司被允许从事小额贷款业务,但小贷公司完全游离于金融系统之外,没有金融机构资质,更不能进入同业拆借等专业市场。

正因为这样,在扮演中小企业“融资天使”的同时,小贷公司却集体面临外部融资渠道阻塞的尴尬。大多数小贷公司正遭遇“无钱可贷”的困境。

与商业银行受存贷比和存款准备金限制不同,由于小贷公司资金均来自发起股东,不允许吸纳公众存款,为了提高资金的收益率,小贷公司大都选择“超负荷”经营,循环放贷,将资金的使用效率用到极致。

对此,潘曙认为,小贷公司最主要的是合法身份问题和资金来源问题,这是制约其发展的最主要的制约因素。

“银行梦”是喜是忧

其实,仔细留意下就会发现,小贷公司的发起人都是有相当实力背景的企业,比如上海就有超过一半的小贷公司的发起者是房地产企业。

“很多人都是冲着村镇银行的牌照去的。”潘曙解释说,他们成立这家公司时候,就和股东说过,三年之内不谈分红。

小贷公司转制成为村镇银行,这等于向民间资本敞开了一条通往正规金融机构的道路。

然而,现在看来,小贷公司的银行梦却并不会如最初所想的那么如意。

按照银监会的《关于小额贷款公司试点的指导意见》,小贷公司要转制村镇银行,必须要由银行等正规金融机构作为最大的股东。按监管部门要求,成立村镇银行必须有商业银行的资金注入,占股比例要达到50%以上。而对小贷公司来说,就意味着要把自己苦心创设的公司拱手让给银行。这一点恰恰是民间投资者的心病。

“村镇银行要受制于人。”多位小贷公司负责人表示,“如果是银行非要做第一大股东,那还不如继续做小贷公司。”

今年7月27日,银监会又发布了《关于调整村镇银行组建核准有关事项的通知》,收回了省银监局对村镇银行设立的核准权,村镇银行的主发起行、设立地点、数量均收归银监会。

“当前民间投资金融机构几乎没有进展。”一位有意投资金融机构的企业家说。

声明: (本文为投资有道签约作者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及作者,否则视为侵权,本刊将追究法律责任)

读者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