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族企业传承关键词:团结、共赢

时间:2014-08-06 16:23 栏目:封面故事 编辑:投资有道 点击: 1,924 次

父辈辛苦数十年,一着不慎全败完!对海翔药业而言,“少帅”罗煜竑挂帅不久即兵败赌城,不得已只好把家产拱手让人。此等故事读来令人不忍唏嘘,也让人对家族企业的传承产生了一些疑虑。

上市公司控股权更迭原本是件平常事,但浙江台州的家族企业、中小板公司海翔药业新东家的入主却引起轩然大波。海翔药业近日不断出炉的公告显示,原大股东、董事长罗煜竑,将手中股权作价3.8亿元悉数出让给同乡王云富,而王云富则在接手控权的次日,火速推出19亿元的定增方案。

在业界唏嘘子承父业的罗煜竑将其父用40年打造的家业拱手让给他人的同时,一则海翔药业董事长因欠巨额赌债被迫贱卖公司股份的传闻,让此次海翔掌门人的易主事件欲盖弥彰。

不管罗煜竑出于何种原因最终放弃海翔药业,该则案例已被视为家族企业传承失败的范例。除了海翔药业之外,真功夫也被当作家族企业传承失败的案例。在他们身上,能够看到众多企业在治理、传承企业方面所面临的困惑与问题,一旦这些问题被放大,当事企业将难逃土崩瓦解的厄运。

海翔药业:富二代的牵绊

关于海翔药业董事长因赌债被迫转让公司股份的传闻,最早来自一条某基金公司高管的微博。这位经过新浪微博认证的名为“明石高峰”的博主爆料称:“传言:某药业老总退休把位置让给儿子,结果儿子几个月在澳门输了5亿,追债的人追得太紧,没办法把股份全贱卖了才3.8亿。3.8亿收购他股份的人转身增发19亿收购自己以前的企业,白套15亿;更厉害的是,收他股份的人开始一直借钱给他赌。传说是借钱人在澳门做的局,一下吃掉一家上市公司。”

微博一出立即引起资本市场关注。虽然博主不久后就删除了该条微博,但是有眼明手快的网友早已经截图下来。随后,某知名财经记者官方微博“八卦”出了“明石高峰”所指的公司是正在经历重组的海翔药业。

然而,这条传闻仅限于上述微博的数句描述,并无更多详情曝出。但是,罗煜竑上任后马不停蹄的套现行为却早就引起关注。

从2013年开始,罗煜竑每次在资本市场出现,总是和“减持”有关。记者统计后发现,至去年9月30日,罗煜竑共5次减持海翔药业股份,合计数量1980万股,持股比例降至18.31%。2013年11月1日,罗煜竑辞去海翔药业董事长职务,但仍是第一大股东。与许多高管选择在高位出售股份不同, 罗煜竑减持的均价十分低廉,套现意图明显。

海翔药业公告显示,5月4日晚间,因筹划重大资产重组事项停牌6个多月的海翔药业公告宣布实际控制人变更。控股股东罗煜竑4月30日与王云富签署股份转让协议,拟以6.4元每股转让所持5940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18.31%,转让总价3.8亿元。由此,王云富成为公司实际控制人。

海翔药业主营业务为化学合成医药原料药和精细化学品的生产,公司70%以上的产品出口海外。

罗邦鹏创办了海翔药业。该公司位于浙江省台州市,成立于1966年,前身是“黄岩县海门镇日用化工厂”,1980年更名为“浙江省海门区化工二厂”,之后几度更名和进行股权结构转换,最终成立浙江海翔药业股份有限公司,并于2006年12月26日在深交所中小板上市。

虽是上市公司,但海翔药业家族企业痕迹明显。这在“少帅”罗煜竑接替罗邦鹏,成为海翔药业大股东和实际控制人的过程中可窥一斑。

罗煜竑,1976年出生,罗邦鹏之子,1996年毕业于北京应用技术大学国际贸易专业。1997年10月进入海翔药业,曾在生产车间、研发中心、销售和质量管理等部门工作,2004年之前,先后担任公司总经理助理和副总经理职务,是一位典型的“富二代”。

2004年4月,罗煜竑当选为海翔药业董事。2007年起,罗邦鹏逐步退居幕后,罗煜竑在2008年9月~2009年12月期间担任公司总经理,2009年4月当选为董事长。2010年9月,罗邦鹏将其所持有的3480万股(占总股本的21.68%)海翔药业股份转让给罗煜竑,后者以24.67%的持股比例,成为海翔药业实际控制人。

清空海翔药业所有股权,放弃公司实际控制人权限,究竟是否因为“少帅”罗煜竑赌场失利抑或中了别人设计的局所导致,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已并不重要。

令人唏嘘的是,将一个乡镇日化工厂打造成上市公司,罗邦鹏耗费了40年,而罗煜竑仅用了不到4年(2010年9月~2014年5月),就让罗家丢掉了对海翔药业的控制权。

家族企业传承关键词:团结、共赢

真功夫:内斗乱家

作为另一家家族企业失败的典型案例,真功夫此前陷入了舆论漩涡。

虽然这场由家族矛盾开始的“争斗”由来已久,但直至2013年年底,真功夫原董事长蔡达标一案才有了一审宣判,广州市天河区法院一审认定蔡达标职务侵占和挪用资金两项罪名成立,判其有期徒刑14年,没收个人财产100万元。

另一方,在历经长达近三年的董事长、法定代表人缺位后,公司董事会选举潘宇海担任董事长。随后,公司根据董事会决议向工商行政管理部门申请变更登记,并获得批准,完成了董事长、法定代表人的工商变更。事实上,潘宇海还有另一个身份--蔡达标的前妻之弟。

与此同时,微博认证用户“真功夫董事长蔡春红”--这个曾被蔡达标在2011年“临危受命”的“董事长”、蔡达标之妹开始“维权”。参与其中的还有蔡达标的女儿,蔡慧婷。

“相关的案件全部加起来一共有20个,大部分都被拖着至今仍未判决。”蔡慧婷称。在她看来,有关真功夫的案件疑点很多,最主要的是公权力的介入,令这个本来是家庭纠纷的案子变得非常复杂。

针对案件数量,真功夫方面没有做出具体回应,称“其他案件尚在审理中”,并表示,相关案件中反担保金案和“脱壳计划”案已有终审判决,公司原董事长蔡达标先生需向真功夫归还3600万元反担保金及利息;其因聘请中介策划“脱壳计划”并已实施该计划,需向真功夫归还116万元中介费,该两笔案款已经进入法院执行程序。

归根结底,真功夫的分产风波就在于家族内斗。

1997年底,蔡达标和潘宇海商量后注册成立了双种子饮食公司。在最初的股权分配上,潘宇海占50%,蔡达标和潘敏峰各占25%。双种子的LOGO是两颗小种子的图样,设计来源于《易经》中的阴阳符号。蔡达标对此的解释是“任何事物都有两面,互为补充,我们都要从不同角度去思考”。这有点类似于两人的创业誓言,彼此宽容,共同前进。

2004年,蔡达标出资400万元请叶茂中对双种子展开全方位的市场调研和品牌策划,进行企业升级。叶茂中给出的方案是:放弃“双种子”,启用“真功夫”新品牌,以体现“征服自我,超越极限”的中国传统文化内涵。

“真功夫”的提出是典型的带有蔡达标式的方案:聪明、张扬、侵略性强。但是董事会上许多人仍然反对启用这个方案,潘宇海便是反对声最强的一个。这是两人第一次浮于台面上的激烈争吵,谁也不会忘记当时的情形。

这次争吵的结果以蔡达标的胜利告终,同时也确立起了以蔡为核心的真功夫团队。事实证明,这是一次成功的策划,蔡达标的方案帮助公司洗牌成功,赢利能力逐年递增,真功夫随即进入高速发展通道。

2006年9月,蔡达标和潘敏峰15年的感情宣布破裂,两人协议离婚。为了争取到子女的抚养权,潘敏峰放弃了原本属于自己的25%的股权。这让原本动摇的潘宇海情感上再次蒙上了一层阴影,加上股权均衡对立,潘宇海越来越觉得自己在公司战略上难以施展拳脚,他更多地变成了一个前线的执行者。

2007年10月,蔡达标为实现真功夫上市,引入今日资本和联动投资两家风投,联合向真功夫注资3亿元。至此,蔡达标和潘宇海分别持有真功夫47%的股权。

但之后曝出的情色纠纷,最终引爆了两大股东之间的家族纷争。2009年3月,蔡达标“二奶门”曝光,贵州籍女子胡某在广州街头召开新闻发布会,自称与蔡达标相处11年并产下一子;2009年4月,潘敏峰状告蔡达标重婚,欲索回25%股权。

2009年7月23日,潘宇海将真功夫告上法庭,要求履行公司股东知情权,并请求法院查封该公司2007年7月至2008年12月的财务报告、财务账册以及会计凭证;8月,潘敏峰在真功夫财务办公室抢走若干财务资料;同月,真功夫对潘氏家族发表谴责……

从以上两个家族企业的传承失败来看,家族企业的传承,首先需要面对家族企业的治理问题。麦肯锡的研究报告显示,全球家族企业的平均寿命只有24年,其中只有约30%的家族企业可以传到第二代,能够传至第三代的家族企业数量不足总量的13%,只有5%的家族企业在三代以后还能够继续为股东创造价值。

家族企业若想长盛不衰、富及多代,最忌讳的便是闹争产纠纷。家和万事兴,一家人尚不团结,又怎能指望企业员工团结?人心若涣散,企业又何谈长久发展?至于像罗煜竑之类,如果身正,心正,也不会被“苍蝇”盯上,父辈辛苦数十年打下的江山,便也不会拱手让于别人了。

文/顾慧妍

声明: (本文为投资有道签约作者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及作者,否则视为侵权,本刊将追究法律责任)

读者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