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旦新大正员工薪酬按当地平均工资算,IPO的利润数据就全部亏损

时间:2020-05-11 15:32 栏目:IPO专栏 编辑:投资有道 点击: 2,364 次

重庆新大正物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新大正)是一家从事物业管理相关业务的创业板拟上市公司。据证监会公开信息披露,公司的IPO申请将于2019年9月26日上会审核。

从经营业绩方面来看,2016年到2018年的三年报告期内,新大正的营业收入分别为6.22亿元、7.68亿元和8.86亿元,年化复合增长率为19.35%。而公司的净利润分别为5,716.52万元、7,133.78万元和8,854.32万元,年化复合增长率为24.45%,经营业绩的成长性中规中矩,保持良好。

但是从内控合规与财务规范的角度来看,报告期内,公司的员工薪酬不到重庆当地人均薪酬水平的一半,也实在低得有些异乎寻常;新大正的4家关联供应商“断奶”前后的盈利和亏损也都有疑团。

员工薪酬远低于当地平均水平

报告期内,新大正的员工薪酬水平远低于重庆当地的平均工资水平,除了管理人员的薪资水平高高在上之外,其他工作岗位的薪酬待遇,只能用惨不忍睹来形容。

先从按员工级别区分的角度来看,据招股书披露,2016年和2017年,新大正员工的总体平均月薪分别为2,625.28元和2,805.91元,与同期重庆市在岗职工平均月工资5,616元和6,106元相比,分别低了53.25%和54.05%,不到市平均工资水平的一半。

具体来看,无论是2016年还是2017年,新大正的少数高层和稍多的中层员工月均薪酬显著高于重庆市平均工资,但是为数众多的普通员工的人均月薪分别为2,382.86元/月和2,499.77元/月,与上述2016年和2017年的重庆市平均工资水平相比,分别低了57.57%和59.06%,差距更为明显。

数据来源:新大正招股书

换个角度,从不同岗位员工月收入的情况来看。2016年和2017年,除了管理人员的月均薪酬分别为9,857.01元和1.11万元,显著高于当期重庆当地在岗职工平均工资水平之外,其他包括环境绿化人员、客户服务人员、设备管理人员、秩序维护人员和餐饮服务人员在内的5大类人员,其人均月薪水平都徘徊在2,000元到3,000元左右,与重庆当地月平均薪酬水平的差距,都还是接近一半的差距。

那么问题来了,新大正的员工平均月薪如此之低,是否与公司大量采用劳务派遣方式用工有关呢?

据招股书披露,报告期内,新大正主营业务成本中的人工成本分别为4.10亿元、5.24亿元和6.11亿元,占当期主营业务成本之比分别为86.00%、86.96%和87.63%,人工成本是公司主营业务成本中的主要组成部分。其中,劳务派遣人员成本分别为0元、1,789.20万元和524.12万元,占当期人工成本之比分别为0%、3.41%和0.86%,占比都远小于10%,使用劳务派遣员工的人数应该不会太多。

那么新大正给员工发如此低水平的工资又会对公司的经营业绩产生怎样的影响呢?

不妨假设将新大正2016年和2017年的员工人均薪酬提高到重庆市当地在岗职工人均工资水平。据招股书披露,截至2016年末和2017年末,公司员工人数分别为12,172人和13,751人。将月均薪酬乘以12个月,再乘以期末公司员工人数,可以简单估算公司人工成本及相关薪酬费用的增长。

如上所述,2016年度,重庆市在岗职工人均月薪为5,616元,简单计算当期按市平均工资计算的新大正员工总薪酬为8.20亿元,当期公司人工成本和员工薪酬费用合计约为4.44亿元,由此造成的人工成本增加额约为3.76亿元。2016年度,新大正净利润仅为5,716.52万元,如果确实将公司人均薪酬提高到重庆市平均水平,将导致公司当期净利润亏损3.19亿元。

按相同的方法简单计算2017年度新大正的人工成本增加额约为4.43亿元,2017年度,新大正净利润仅有7,133.78万元,如果确实将当期公司人均薪酬提高到重庆市平均水平,将导致公司当期净利润亏损3.72亿元。真要是这样的话,报告期内连续两个年度公司的净利润都呈现亏损,新大正还怎能顺利上会呢?

四家关联供应商的盈利和亏损都有蹊跷

2017年底,新大正与四家主要关联供应商终止合作,使得2017年成为这四家关联企业利润状况的一个分水岭,2017年盈利,2018年亏损。但是四家关联企业盈利时的净利率远低于同行业公司水平,而“断奶”后的经营业绩剧烈下滑,也显得可疑。

据招股书披露,2016年和2017年,新大正有包括重庆玖顺保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玖顺保洁)、重庆可立康保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可立康)、重庆勇航保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勇航保洁)、重庆鸿朗保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鸿朗保洁)等4家关联企业名列前十大供应商。

2016年度,新大正向玖顺保洁、可立康、勇航保洁和鸿朗保洁等四家关联方采购金额分别为453.72万元、375.07万元、326.00万元和271.27万元,占当期新大正采购总额之比分别为5.56%、4.59%、3.99%和3.32%,分别名列当期新大正前十大供应商的第一、第二、第四和第五名,4家关联供应商合计占比为17.46%,关联采购的占比已经较高。

而2017年度,玖顺保洁、勇航保洁、可立康和鸿朗保洁依次包揽了当期新大正前十大供应商的前四名,当期新正大向四家关联方采购的金额分别为1,740.85万元、1,429.56万元、1,378.42万元和1,110.11万元,占当期采购总额之比分别为11.75%、9.65%、9.30%和7.49%,4家关联供应商合计占比为38.19%,关联采购占比迅速提高,应该不符合限制关联交易规模的监管要求。

于是,2017年年底,新大正与上述四家关联供应商停止合作,而停止合作前后的四家关联方经营业绩的变动,却凸显了诸多问题。

先比较四家关联供应商各期的营收与其向新大正的采购金额。据招股书披露,2017年度,新大正向玖顺保洁、勇航保洁、可立康和鸿朗保洁的关联采购金额分别为1,740.85万元、1,429.56万元、1,378.42万元和1,110.11万元。据招股书披露,当期这四家供应商已确认的营业收入分别为1,675.75万元、1,376.89万元、1,348.25万元和1,110.97万元,相应的净利润分别仅为15.29万元、13.17万元、1.63万元和3.24万元。

值得关注的是,上述四家关联供应商各期已确认的营业收入全部低于当期向新大正的关联采购金额,是不是新大正“包养”了四家关联供应商呢?在没有看到财务底稿之前无法确定,但是新大正是四家关联供应商的主要营收来源,则是毋庸置疑的事实。

再从净利润率的角度来看这四家关联供应商,按上述2017年度玖顺保洁、勇航保洁、可立康和鸿朗保洁的净利润和营收数据分别计算,四家关联供应商的净利润率依次分别为0.91%、0.96%、0.12%和0.29%。与经营相似业务的拟上市公司侨银环保科技股份有限公司2017年度的净利润率8.27%相比,差别非常明显!为什么关联企业的净利润率如此之低,并且与同行业企业的净利润率水平差距如此之大?需要新大正给出合理的解释。

此外,自2017年底,新大正着手“断奶”四家关联供应商之后,四家企业的经营业绩出现大幅跳水。2018年度,玖顺保洁、勇航保洁、可立康和鸿朗保洁的营业收入分别为10.02万元、6.90万元、15.34万元和64.85万元,营收都同比下跌了两到三个数量级,四家供应商的净利润分别亏损19.83万元、13.82万元、8.30万元和17.86万元,无一幸免。

有关联交易维系的时候还能勉强盈利,一旦缺少关联交易支持,就全面亏损,新大正对四家关联供应商的采购定价是否公允?也值得好好关注。

声明: (本文为投资有道签约作者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及作者,否则视为侵权,本刊将追究法律责任)

读者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