义翘科技信披自相矛盾,和“兄弟”神州细胞共享电话、邮箱

时间:2021-03-03 09:15 栏目:IPO专栏 编辑:投资有道 点击: 2,048 次

北京义翘神州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公司简称:义翘科技)主要从事生物试剂的研发、生产、销售,并提供技术服务,主要产品包括重组蛋白、抗体、基因和培养基等。2020年5月,公司开始接受中信证券的上市辅导,拟冲刺深交所创业板。

从经营业绩看,报告期可比前三年(2017年~2019年)内,义翘科技的营业收入分别为1.01亿元、1.39元、1.81亿元,年化复合增长率为33.57%;归母净利润分别为1308.78万元、3635.35万元、3641.09万元,年化复合增长率为66.79%。

我们研究发现,义翘科技和兄弟公司北京神州细胞生物技术集团股份公司(证券简称:神州细胞,证券代码:688520.SH)关系“暧昧”,2020年仍共享电话和邮箱,报告期内还存在代垫费用、董监高重合等情况。同时,义翘科技招股书存在大量前后矛盾的情况,涉及境外收入、原材料采购、应付账款等方面。

“好兄弟”神州细胞代垫费用,还共享电话、邮箱

据招股书披露,义翘科技的主营业务起始于2007年创立的北京神州细胞生物技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神州细胞有限”),即神州细胞的前身,后者于2020年6月22日登陆科创板。2016年10月,神州细胞有限分立新设义翘科技承接其试剂业务,目前,义翘科技和神州细胞属于同一实控下的“兄弟”企业。招股书称,“发行人的业务独立于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及其控制的其他企业”。

不过,我们却发现如此“独立”的义翘科技仍和神州细胞共享电话和邮箱。2020年5月,义翘科技上海分公司填报2019年工商年报,其联系电话为“010-58628288”,电子邮箱为“xizi_yu@sinocelltech.com”,与神州细胞2019年工商年报中公示的电话、邮箱完全一致。值得注意的是,该邮箱后缀名“sinocelltech”正是神州细胞的英文名称,而义翘科技的英文名称为Sino Biological。

资料来源: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

资料来源:神州细胞、义翘科技招股书

同时,报告期内,神州细胞曾为义翘科技部分员工代付薪酬及社保,招股书称,上述情形系出于分立的原因,需要逐步将生物试剂和技术服务业务相关的员工劳动关系转移至义翘科技,并将社会保险费及住房公积金的缴纳信息陆续变更至公司。

但这一说法又被一起民事判决书狠狠“打脸”。据(2019)京0115民初25570号判决书显示,原告苏某彬自2017年7月入职义翘科技,2017年11月、12月,神州细胞工程有限公司(神州细胞子公司,以下简称“神州细胞工程”)受义翘科技委托,为苏某彬缴纳社保、发放工资。换言之,苏某彬是在义翘科技分立新设后入职的员工,但报告期内仍由神州细胞代缴过工资和社保。由此可见,神州细胞为义翘科技代付员工薪酬的行为不仅限于劳动关系原隶属于神州细胞的员工,甚至包含了部分新员工,但招股书对此并未如实披露。

资料来源:(2019)京0115民初25570号判决书

此外,张杰是义翘科技现任总经理,2017年1月起入职公司,12月起兼任董事。据神州细胞二轮问询回复显示,张杰曾在2017年7月至2019年2月任神州细胞董事,但义翘科技在披露张杰的简历时没有披露这段神州细胞董事经历,仅称张杰曾在2009年1月至2016年12月任神州细胞研发部副总监、总监,与其在义翘科技的任职时间看似并不重合。

资料来源:神州细胞二轮问询回复

资料来源:义翘科技招股书

随后,交易所在一轮审核问询中要求义翘科技补充披露报告期内与神州细胞的董监高重合情况,义翘科技回复称,盖文琳、YANG WANG(王阳)、唐黎明曾同时担任义翘科技和神州细胞董事。直至回复二轮问询时,公司才披露张杰的这段兼职经历。

资料来源:义翘科技一轮问询回复

资料来源:义翘科技二轮问询回复

除了张杰以外,报告期内,义翘科技还有多名董监高与神州细胞存在重合。其中,赵桂芬自2017年7月至2018年12月同时担任义翘科技、神州细胞、神州细胞工程的财务总监,并且,义翘科技还曾与神州细胞共用财务人员、财务系统。

招股书多处前后矛盾,研发人员变动或不合逻辑

我们研究发现,义翘科技的招股书存在大量前后矛盾的情况,涉及境外收入、原材料采购、应付账款等方面。

首先,据招股书披露,义翘科技积极开拓海外市场,主要外销国家包括美国、欧洲等国家和地区。2019年、2020年1-9月,公司在美国市场的收入分别为6084.98万元、70225.96万元。然而,招股书在分析“境外生产经营情况”时又称,上述期间在美国市场的收入分别为5938.56万元、70225.96万元。简单计算可知,招股书在这两处披露的2019年美国市场收入相差了146.42万元,但2020年1-9月的收入则完全一致。

资料来源:义翘科技招股书

其次,中国科学器材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科学器材”)是义翘科技2020年1-9月的第一大供应商,采购内容包括试剂、耗材、设备,采购金额为386万元。招股书称,义翘科技当期向科学器材采购了352.11万元的液相色谱系统等设备,导致科学器材在2020年1-9月进入前五大供应商。以此计算,公司当期向科学器材采购试剂、耗材的金额理应为33.89万元。

不过,招股书又称,科学器材还是公司2020年1-9月的主要生化试剂供应商,采购金额(不含税)为98.59万元。假设上述计算得到的33.89万元全部源自试剂采购,那么,义翘科技披露的试剂采购金额(98.59万元)已较该金额高出190.91%。如果这33.89万元中还有部分来源于耗材采购,那么两者的差距将更加明显。

资料来源:义翘科技招股书

同时,赛默飞(Thermo Fisher Scientific Inc.)也是义翘科技的重要客户及供应商。报告期内,义翘科技向赛默飞采购设备、试剂、耗材和技术服务,其中,耗材的采购金额分别为7.27万元、54.90万元、158.44万元、211.82万元。

但招股书在披露“主要实验耗材供应商情况”时又称,2018年至2020年1-9月,公司向赛默飞采购耗材的金额(不含税)分别为57.69万元、134.55万元、191.20万元。由于后者披露的2018年不含税耗材采购金额较前者高2.79万元,因此,两处披露的耗材采购金额差异或许不完全源于含税口径的不同。

资料来源:义翘科技招股书

另外,在应付账款方面,截至2017年12月31日,义翘科技对关联方神州细胞、Sino USA的应付账款账面金额分别为1681.68万元、331.07万元。但公司在披露“应付账款金额前五名供应商”时又“遗忘”了Sino USA,尽管其应付账款金额远超当期应付账款第二大供应商。

资料来源:义翘科技招股书

除了自相矛盾以外,义翘科技的信息披露还存在明显的逻辑问题。据披露,2020年初,义翘科技的研发人员共有89人,前三季度增加26人、减少13人。以此计算,公司报告期末的研发人员数量应为102人。但招股书称,公司期末研发人员总人数为105人,并不符合当期人员流动情况。

资料来源:义翘科技招股书

声明: (本文为投资有道签约作者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及作者,否则视为侵权,本刊将追究法律责任)

读者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