佳宏新材自称独立经营,但邮箱为何直指另一家三板公司?

时间:2023-04-10 17:05 栏目:IPO专栏 编辑:投资有道 点击: 1,250 次

​芜湖佳宏新材料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佳宏新材)主要从事电伴热产品的研发、生产和销售,主要产品包括电伴热产品(自控温伴热带、恒功率伴热带)、温控器、配件及电伴热系统工程。目前,公司正在冲刺创业板IPO。

据招股书,公司为电伴热ODM/OEM生产商和系统解决方案提供商。在国际市场,公司产品先后通过北美UL、ETL及CSA认证,欧盟CE、RoHS、ATEX认证,俄罗斯EAC认证,以及德国TUV认证等多项国际产品认证,主要为区域电伴热品牌商提供电伴热产品。在国内市场,公司为中海油、中石油、中石化等知名石化企业的配套供应商。

报告期各期(2020年、2021年、2022年),公司电伴热产品收入分别为14691.46万元、22081.11万元、24524.68万元,分别占各期主营业务收入的70.15%、73.91%、70.46%,电伴热产品为公司最主要的收入来源。

公司在报告期各期分别取得主营业务收入20941.44万元、29876.16万元、34805.98万元,分别实现扣非归母净利润3367.29万元、5102.77万元、6688.37万元,公司业绩持续上升;与此同时,公司各期经营性现金流净额却分别为4563.13万元、1776.88万元、9791.70万元,出现较大波动。

除此以外,我们研究发现,报告期内,佳宏新材邮箱竟直指另一家挂牌公司,公司与其在人员、历史沿革方面或也存关联。此外,招股书信披或存遗漏,核心技术人员或也流失,招股书披露的营业外支出、应收账款、坏账计提等存疑。

来源:摄图网

公司与挂牌公司或暗存关联

纽麦特(835180.NQ)主要从事改性工程塑料、色母粒和二次造粒的研发、生产和销售,成立于2003年6月,2015年12月挂牌新三板,现处于基础层,公司位于安徽省芜湖市经济技术开发区龙山街道红星路38号。纽麦特股权较为分散,无控股股东。

值得关注的是,从纽麦特已发布的2020年、2021年工商年报来看,该公司邮箱均为619***890@qq.com。而巧合的是,2020年、2021年佳宏新材工商年报显示,上述期间其公司邮箱也为619***890@qq.com,而公司子公司芜湖海特进出口贸易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海特贸易)2021年工商邮箱也为619***890@qq.com。

需要注意的是,佳宏新材也位于安徽芜湖,注册地址为中国(安徽)自由贸易试验区芜湖片区鸠江经济开发区官陡门路86号。

此外,人员方面,马海霞现为佳宏新材主办会计、子公司海特贸易财务负责人,而据纽麦特披露,马海霞2017年7月至2018年10月期间担任纽麦特财务负责人,更早之前,据纽麦特公告,马海霞从2013年1月开始到2016年9月就一直在佳宏新材担任成本主管的职位。

公司与纽麦特的渊源或还不仅如此,据工商信息,纽麦特曾与芜湖科强电缆材料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科强电缆)使用同一部电话办公,科强电缆成立于1996年,2011年注销。

但据历史公开信息,科强电缆或为纽麦特前身,主要生产高等级电线电缆用PVC、PE系列电缆料及ABS、PP、AS、PA等各种改性工程塑料。此外,据某企业信息网站披露的科强电缆公司简介,彼时,科强电缆自称其属于芜湖电线电缆厂黄页行业。

此外,佳宏新材实控人汪建军曾为芜湖市电线电缆厂(集体企业)承包人,1998年6月,汪建军与芜湖市电线电缆厂(集体企业)终止承包关系,并于1998年7月投资设立芜湖市电线电缆厂(私营独资企业)。

还有一点值得关注的是,2008年1月汪建军将芜湖市电线电缆厂(私营独资企业)转让给曹春燕,后该企业注销。奇怪的是,据工商信息,曹春燕控制下的芜湖市电线电缆厂曾于1996年获得一项注册商标,而正如上文所述,招股书称该企业1998年才成立。

招股书信披或存遗漏,核心技术人员或也流失

招股书显示,刘琴、刘洪平分别为公司监事、核心技术人员,而据工商信息,刘琴为马鞍山市银平草制品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银平草制品)持股16.67%股东,刘洪平为银平草制品执行董事兼总经理。

若上述刘琴、刘洪平即为公司监事刘琴、核心技术人员刘洪平,那么,招股书董监高对外投资情况、核心技术人员简历似乎应对上述信息予以披露,但佳宏新材未对上述人员持股和兼职信息进行披露。

值得关注的是,银平草制品位于安徽省马鞍山市当涂县黄池镇福山大道XXX号,而报告期内,公司最大的劳务外包方为当涂县陶村劳务服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陶村劳务),该司位于安徽省马鞍山市当涂县石桥镇陶村。

报告期内,公司向陶村劳务主要采购手工编织,各期分别采购300.57万元、512.59万元、502.74万元。而据首轮问询回复,报告期各期,公司使用陶村劳务外包月度人均薪酬比自有手工工人月度人均薪酬分别低6.83%、5.61%、5.27%。

核心技术人员方面,据公开转让说明书,2016年公司在新三板挂牌时,核心技术人员为王传福、曾晓蕾、张应华三人,而2017年王传福、曾晓蕾便离职。此次IPO公司核心技术人员全部发生变更,为徐忠庭、刘洪平,而徐忠庭为公司实控人徐楚楠之父、汪建军之配偶。

营业外支出、应收账款、坏账计提等存疑

2021年12月,公司与SBA就加拿大地区专售权纠纷达成和解,并向其赔偿142.6万加元。据招股书,2022年末公司其他应付款中的赔偿款余额由725.15万元降至0元,公司称主要系与SBA上述诉讼案结案,公司支付了诉讼赔偿金所致。

值得关注的是,招股书“营业外支出”显示,2021年、2022年,公司诉讼赔偿支出仅111.22万元、19.5万元,与725.15万元的赔偿款余额相差甚远。

招股书“应收关联方款项”显示,2020年末公司对Drexma应收账款余额为302.38万元;而在“报告期各期末应收账款前五名情况”处,公司又称,2020年末公司对Drexma应收账款余额为335.49万元,两者相差也不小。

根据(2022)鲁1481执1299号裁定书,公司因买卖合同纠纷起诉山东凯瑞英材料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山东凯瑞英),执行标的29.96万元,法院穷尽执行措施,未发现被执行人山东凯瑞英有可供执行的财产,2022年12月法院终结执行程序。

那么,公司是否应将山东凯瑞英涉诉款项按单项计提坏账准备?但据招股书“应收账款坏账准备按单项计提情况”,报告期各期末,公司均不存在对山东凯瑞英按单项计提的坏账准备。

报告期各期,公司综合毛利率分别为45.86%、39.76%、39.30%,2020年、2021年大幅高于可比公司平均水平,这是否也与公司的坏账计提不足有关了?

声明: (本文为投资有道签约作者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及作者,否则视为侵权,本刊将追究法律责任)

读者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