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康达IPO曾被监管警示,但公司或仍与客户等关系密切

时间:2023-05-17 16:53 栏目:IPO专栏 编辑:投资有道 点击: 1,193 次

北京诺康达医药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诺康达)是一家以制剂技术为核心,以药学研究为主、临床研究为辅的综合研发服务CRO企业。公司曾于2019年申报科创板上会,但因未披露与大客户关联关系被给予监管警示,2021年公司曾转道上交所主板上市。目前,公司正在冲刺创业板IPO。

据招股书,诺康达为各类制药企业及药品研发投资企业提供药学研究、非临床研究及临床研究等服务,主要包括受托研发服务和自主立项研发服务。

公司称,其搭建了以六大制剂技术为代表的制剂技术平台,应用于仿制药开发、一致性评价、1类新药、改良型新药、医疗器械及特医食品领域,形成了完善的医药研发体系,构建了自身独特的核心竞争优势。

此外,公司为客户提供技术服务的多个仿制药品种首家或第二家通过一致性评价,例如异烟肼片、维生素B1片、盐酸氨基葡萄糖胶囊、注射用阿莫西林钠克拉维酸钾、注射用青霉素钠、注射用阿莫西林钠舒巴坦钠等均为首家申报首家通过。

根据主营业务收入构成,报告期各期(2020年、2021年、2022年),公司来自受托研发服务的收入分别为14711.79万元、19146.76万元、24856.63万元,占比分别为99.99%、89.51%、90.16%,而受托研发服务中,仿制药开发占主营业务比例又分别为52.76%、55.83%、60.09%。由此可见,受托研发服务,尤其是仿制药开发,是公司最主要业务。

需要注意的是,报告期各期,公司研发费用分别为2760.75万元、1789.81万元、2080.98万元,占营业收入的比重分别为18.76%、8.36%、7.55%,总额和占比均明显下滑,研发费用三年复合增长率为-13.18%。

从经营业绩方面来看,报告期各期,公司分别取得营业收入14712.6万元、21409.83万元、27573.42万元,分别实现净利润2250.1万元、5857.6万元、8306.3万元,公司业绩快速上升。

但是,我们研究发现,公司与客户、供应商或关系密切,遗漏众多关联方、关联交易,招股书质量有待提升,招股书披露的收入、员工人数、在建工程、现金流等或也存疑问。

来源:摄图网

与客户、供应商或关系密切

工商信息显示,泰格医药(300347.SZ)通过华盖信诚医疗健康投资成都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以下简称:华盖信诚)间接持有诺康达的股份,而泰格医药又间接持有A公司股份,此外,2020年A公司为诺康达第一大供应商。

需要注意的是,厦门健康红土股权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以下简称:健康红土)是华盖信诚同一控制下企业,健康红土与华盖信诚同受华盖医疗投资管理(北京)有限公司控制。

招股书显示,2021年10月,珠海鋆瑾股权投资基金合伙企业(有限合伙)等向公司增资,增资价格为30.17元/股,而当月,健康红土受让公司股票的价格却为21.44元/股。

除此以外,招股书显示,2020年5月,公司与A公司签署“琥乙红霉素片”相关服务合同,合同价款490万元;另据A公司披露,其向公司提供服务的“琥乙红霉素片”项目为2020年度前十大完工临床研究服务项目之一,项目实际成本为276.35万元。

若以上述合同价款为基础,简单计算可知,A公司与诺康达该笔业务毛利率仅43.6%,但据A公司披露,2020年A公司药学研究服务毛利率高达75.88%。

不知公司与供应商A公司间是否存在利益交换呢?

报告期内,涂家生任公司独立董事,涂家生及其配偶吴建梅持有南京泛太化工医药研究所(以下简称:南京泛太)100%股权。

工商信息显示,南京泛太持有海口海欣诺德生物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海欣诺德)20%股权,而海欣诺德实控人刘某某又为海南全星制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海南全星)董事。

值得关注的是,招股书显示,海南全星同时为公司客户及供应商,报告期内,公司向海南全星销售额由99.75万元快速上升至1030.71万元。

此外,王春鹏为公司董事、持股5%以上创始人股东,李克敏为王春鹏配偶,海南爱科制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海南爱科)为李克敏控制下企业。

报告期内,公司向海南爱科销售额从158.02万元持续上涨至761.03万元,累计涨幅为381.60%,销售额也出现快速上涨。

同样值得关注的是,工商信息显示,李克敏、涂家生分别持有海南西椰娜生物科技有限公司70%、30%股权,并分别担任该关联方执行董事兼总经理、财务负责人。

北京亦嘉新创医疗器械技术研究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亦嘉新创)为公司原监事左保燕配偶王金龙的母亲朱殿芝出资设立的公司,注册资金来自诺康达实控人垫资,而前次科创板IPO,公司正是因未充分披露与大客户亦嘉新创间的关联关系及关联交易,被予以监管警示。

而报告期内,公司似乎与亦嘉新创还存在关联,工商信息显示,吴心芬同时系诺康达股东杭州泰然横欣股权投资基金合伙企业(有限合伙)、宁波万乘灌铁骑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的合伙人。

与此同时,吴心芬控制下的重庆汇人信广科技有限公司,以及其参股的宁波奎木蝉鸣股权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均为亦嘉新创股东,并持有亦嘉新创近50%股权。

或遗漏关联方、关联交易

宋杨为公司报告期内董事,工商信息显示,宋杨为舜元久祥(江苏)私募基金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舜元久祥)实控人、执行董事,王婷婷、张峰为舜元久祥股东,巧合的是,诺康达董事也叫宋杨、张峰,子公司北京诺葆营养科技有限公司少数股东的合伙人也叫王婷婷。

若上述宋杨、张峰就是公司董事宋杨、张峰,那么舜元久祥就应当被认定为公司关联方,而招股书却未将舜元久祥认定为关联方。

另据工商信息,公司报告期内董事崔远兼任德莱森(北京)医疗科技有限公司、北京普祺医药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董事,而上述公司也未被认定为关联方。

此外,审计报告在“按欠款方归集的期末余额前五名的其他应收款”中显示,2020年末,公司对董事王春鹏的代扣代缴款项余额为67万元;但招股书在“关联方往来余额”的“应收项目”中,却未披露任何关联其他应收款的信息。

收入、现金流、员工人数、在建工程等也存疑问

四川兴科蓉药业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兴科蓉药业)为公司报告期内前五大客户,招股书显示,2021年公司与兴科蓉药业签订两项研发服务合同,合计合同金额8850万元,2021年确认收入1334.83万元。

但据兴科蓉药业母公司兴科蓉医药(06833.HK)披露,2021年兴科蓉医药与公司合作开发少女针,研发总费用与上述签订合同金额一致为8850万元,但2021年发生研发费用已达2250万元。

招股书申报稿显示,2019年公司向武汉宏韧生物医药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宏韧医药)采购285.96万元;但据宏韧医药招股书,2019年宏韧医药向公司的销售金额却为414.89万元。

2022年5月,公司以7500万元价格向北京生物医药产业基地发展有限公司转让子公司北京壹诺药业有限公司100%股权;但据合并现金流量表,2022年公司处置子公司及其他营业单位收到的现金净额合计仅7151.5万元,2022年末公司其他应收款余额也仅72.53万元。

招股书(上会稿)显示,2020年末公司员工人数为258人,而2022年发布的招股书(申报稿)却显示,2020年末公司员工人数为263人。

据项目验收报告,公司子公司河北艾圣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河北艾圣)的“特医食品生产线建设项目”和“无菌医疗器械生产线建设项目”都于2018年8月获批,并都于2020年4月竣工,项目实际投资分别为4300万元和536.7万元。但据公司招股书申报稿,2019年末,公司的在建工程中并未包含上述两项目。

声明: (本文为投资有道签约作者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及作者,否则视为侵权,本刊将追究法律责任)

读者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