索宝股份布局植物肉产业,但与多个客户关系匪浅

时间:2023-06-28 17:08 栏目:IPO专栏 编辑:投资有道 点击: 1,301 次

​宁波索宝蛋白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索宝股份)的主营业务为大豆蛋白系列产品的研发、生产和销售,目前正在冲刺上交所主板IPO。

据招股书,索宝股份的功能性浓缩蛋白、组织化蛋白主要面向国外客户,用于肉制品、植物肉生产。索宝股份拥有“索宝”“索康”“索太”“索乐”“万得福”“康太”等注册商标,并在各自的产品领域形成了较高的品牌知名度和美誉度。此外,索宝股份与全球四大粮商中的Bunge Limited(以下简称:美国邦吉)成为全球战略伙伴,致力于植物肉、功能食品等产业的全球布局。

索宝股份与中国农业大学、河南工业大学、山东农科院等科研单位有着紧密合作关系,还参与了《食品工业用大豆蛋白国家标准》(GB/T 20371-2006)等国家和团体标准的编制修订工作。2022年,索宝股份的子公司山东万得福生物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生物科技)被山东省工信厅确定为省级绿色工厂。

但我们研究发现,索宝股份与多家客户关系匪浅,招股书的信息披露质量似乎也有待提高。此外,索宝股份于2019年至2023年4月曾5度分配现金股利,累计分红23560.07万元,又拟通过本次IPO募资17000万元用于补充流动资金。

来源:摄图网

与多个客户关系匪浅

山东万得福实业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万得福集团)为索宝股份的控股股东,宁波合信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以下简称:合信投资)为索宝股份的员工持股平台。山东美吉客生物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美吉客)为索宝股份的参股公司,杨洪虎、索宝股份分别持有美吉客60%、40%的股权,杨洪虎为美吉客的实际控制人,并任美吉客的总经理。

招股书显示,杨洪虎通过合信投资持有索宝股份的股权,问询回复显示,杨洪虎系索宝股份关联企业人员,曾对万得福集团或历史上大豆产业发展做出贡献,从而获得入股合信投资的机会。不过,杨洪虎与索宝股份之间的关系似乎不止于此。

刘季善为索宝股份的实际控制人,刘季良为刘季善的弟弟,东营万得福物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万得福物流)为刘季良控制的企业。工商信息显示,万得福物流有一名股东也叫杨洪虎,认缴出资日期为2012年11月23日。若两位杨洪虎是同一人,那么美吉客的实控人似乎与刘季善家族渊源颇深。

据招股书申报稿、上会稿,2019年至2022年,索宝股份向美吉客销售大豆分离蛋白的金额分别为425.30万元、372.24万元、449.02万元、339.40万元,销售均价分别为16525.31元/吨、18594.66元/吨、19287.82元/吨、21634.32元/吨。

索宝股份表示,其向第三方销售大豆分离蛋白的均价为16216.72元/吨、18615.39元/吨、19474.09元/吨、22522.40元/吨,与向美吉客的销售均价差异分别为1.90%、-0.11%、-0.96%、-3.59%,差异较小。

但我们研究招股书发现,2019年至2022年,索宝股份的大豆分离蛋白的单位销售价格分别为13762.54元/吨、15953.08元/吨、18663.26元/吨、22017.81元/吨,索宝股份向美吉客销售大豆分离蛋白的均价较该产品的销售均价差异分别为20.07%、16.56%、3.35%、-1.74%。也就是说,2019年、2020年,索宝股份向美吉客销售大豆分离蛋白的均价明显高于其大豆分离蛋白整体的销售均价。

宁波东睿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以下简称:东睿投资)为索宝股份的员工持股平台,问询回复显示,韩振为索宝股份中国区销售经理,并通过东睿投资持有索宝股份的股权。

据招股书申报稿,上海宏牛实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上海宏牛)为索宝股份的2019年第四大预付款客户。工商信息显示,上海宏牛、韩振曾合资成立了海宁宏牛饲料有限公司。不知道该韩振与索宝股份的中国区销售经理是否为同一人呢?上海宏牛对索宝股份的采购又是否与上海宏牛、韩振的合资关系有关呢?

邦吉(上海)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上海邦吉)为索宝股份的股东,2020年12月,万得福集团将其所持有的索宝股份5%的股权转让给上海邦吉。据招股书,Bunge Asia Pte.Ltd.(以下简称:亚洲邦吉)直接持有上海邦吉54.95%的出资比例,直接和间接持有上海邦吉100%的出资比例,美国邦吉为亚洲邦吉持股100%的股东。

同时,亚洲邦吉及其关联方2022年成为索宝股份的前五大客户。招股书显示,2019年至2022年,索宝股份对亚洲邦吉及其关联方的销售金额分别为0元、15.04万元、640.85万元、2992.19万元。

招股书显示,2022年,索宝股份向亚洲邦吉及其关联方销售组织蛋白、非转基因大豆油、非功能性浓缩蛋白、功能性浓缩蛋白的金额分别为1914.18万元、413.66万元、175.31万元、423万元,销售均价分别为18511.34元/吨、11654.50元/吨、13000元/吨、17695.58元/吨,较向第三方的销售单价15734.39元/吨、11290.37元/吨、12918.45元/吨、17454.09元/吨的差异率分别为17.65%、3.23%、0.63%、1.38%。

索宝股份表示,其向亚洲邦吉及其关联方销售组织蛋白的均价较高,主要由于亚洲邦吉及其关联方对大豆组织蛋白品质要求比较高,索宝股份为生产符合条件的产品,改建了大豆组织蛋白生产线,2022年单位产品定价中分摊的固定费用较高。

此外,2020年10月,万得福集团将索宝股份1.81%的股权转让给了青岛闫泰企业管理咨询中心(有限合伙)(以下简称:青岛闫泰),青岛闫泰的有限合伙人之一为林泰阳,持有青岛闫泰27.5%的出资份额。

山东启腾生物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启腾生物)为索宝股份2022年合并口径第五大客户、2021年大豆分离蛋白产品第四大客户,而林泰阳为启腾生物的控股股东、董事长兼总经理。

除了与客户关系匪浅外,索宝股份似乎也与独董关系颇深。宿献荣为索宝股份的独董,宿献华为宿献荣之兄,同时,宿献华为索宝股份的实控人刘季善的朋友,并通过合信投资持有索宝股份的股权。

信息披露质量似乎有待提高

生物科技为索宝股份的子公司,招股书称,其大豆分离蛋白生产线的设计产能为3万吨,索宝股份合并口径2022年大豆分离蛋白的产能为3万吨。

但据生物科技2022年8月编制的“4万吨/年大豆分离蛋白提质增产项目”环境影响报告表,该技改项目是在生物科技“年产3万吨大豆分离蛋白改建项目”基础上进行改造,将产品产能由4万吨/年增至8万吨/年。而生物科技的“年产3万吨大豆分离蛋白改建项目”于2021年5月9日取得了自主验收意见,产能由3万吨/年增至4万吨/年。

也就是说,2022年,生物科技的大豆分离蛋白年产能似乎应当已达到了4万吨,与招股书披露的产能数据存在矛盾。

索宝股份共有三家子公司,即生物科技、宁波索康国际贸易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索康国贸)、山东万得福国际贸易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万得福国贸)。

招股书称,2021年,索宝股份合并口径的员工人数为639人,养老保险实缴人数为631人。但据工商年报,2021年,索宝股份及其子公司生物科技、索康国贸、万得福国贸的养老保险缴纳人数分别为118人、520人、0人、6人,合计为644人,高于招股书披露的养老保险缴纳人数。

索宝股份的控股股东为万得福集团,其控股股东和实控人控制的其他企业包括东营市垦利区万得福小额贷款股份有限公司、东营万得福房地产开发有限责任公司等,实控人近亲属控制的企业包括东营万得福物流有限公司等,控股股东曾控制的企业包括东营万得福物业服务有限公司等,均与索宝股份共用“万得福”商号。

盈利能力来看,2020年至2022年,索宝股份的毛利率分别为14.40%、14%、13.27%,逐年下滑。偿债能力来看,2020年至2022年末,索宝股份的速动比率分别为2.19、1、0.84,大幅下滑至小于1。

而在速动比率逐年下滑的情况下,2019年至2022年,索宝股份4度分红,累计分配现金股利19252.24万元。2023年4月,索宝股份再度分配现金股利4307.83万元。然而,索宝股份又拟通过本次IPO募资17000万元用于补充流动资金。

声明: (本文为投资有道签约作者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及作者,否则视为侵权,本刊将追究法律责任)

读者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