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昌智能临上会收警示函,信披质量或存疑

时间:2023-09-13 16:38 栏目:IPO专栏 编辑:投资有道 点击: 1,723 次

许昌智能继电器股份有限公司(证券简称:许昌智能;证券代码:831396.NQ)主要从事智能配用电产品、新能源产品和系统的研发、设计、组装、销售和服务,以及电力工程总承包业务。目前,公司正在冲刺北交所。

据招股书,许昌智能为国家级专精特新“小巨人”,其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为张洪涛、信丽芳,二人系夫妻关系,合计持有许昌智能33.47%的股份。张洪涛之子张瀚艺通过公司持股平台上海许都投资管理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以下简称:上海许都)持有许昌智能16.84%的股份,上海许都、张瀚艺为实际控制人的一致行动人。

2020-2022年,许昌智能的营业收入为32505.88万元、41579.75万元、48175.59万元,净利润为3053.59万元、4157.90万元、4185.88万元,但经营性净现金流仅为2838.65万元、-3246.32万元、1902.09万元,远低于净利润。

此外,报告期内负责许昌智能本次发行的中介机构及主要信披责任人董事会秘书历经多次变更。

主办券商方面,2017年4月,许昌智能与招商证券签署辅导协议,2022年1月,辅导协议终止。2022年1月至7月,主办券商先后变更为平安证券、民生证券。

审计机构方面,许昌智能2020年年报审计机构为立信会计师事务所,2021年、2022年年报审计机构为中汇会计师事务所,变更审计机构后,许昌智能进行了大量会计差错更正,包括调整跨期确认的收入成本、存货跌价准备调整等。

董事会秘书方面,2021年5月-2023年3月董秘一职先后由汪俊锋、张英杰、郭世豪担任。

来源:摄图网

财务数据存在错报,许昌智能临上会收警示函

据招股书,许昌智能的产品广泛应用于市政工程、轨道交通、能源电力、数据通信、工矿企业、房地产、低碳园区等领域。截至报告期末,许昌智能对房地产客户的应收账款余额达到8509.67万元,占期末应收账款余额的21.91%,其中,许昌智能对某集团下属公司的应收款项及合同资产余额合计达到2123.02万元,该集团下属多家公司已被列为失信被执行人。2022年末,许昌智能未谨慎考虑相关风险,仍按照账龄组合对相关债权计提坏账准备,未单项计提坏账准备。

二轮问询后,2023年8月24日,许昌智能披露《前期会计差错更正公告》,对相关债权由按账龄组合计提坏账准备更正为按30%单项计提坏账准备,并相应调减其2022年末净资产370.95万元(调整比例0.99%)、资产总额370.95万元(调整比例0.50%),调减其2022年利润总额436.41万元(调整比例8.76%)、归属于母公司所有者的净利润370.95万元(调整比例8.14%)、归属于母公司所有者的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的净利润370.95万元(调整比例12.96%)。

9月12日,北交所表示,许昌智能提交的公开发行股票并在北交所上市的申请文件中财务数据存在错报,不符合真实、准确、完整的要求,对许昌智能、公司实控人张洪涛、董事会秘书郭世豪、财务负责人李晓华,该项目保荐代表人曹文轩、刘娜,以及签字会计师潘玉忠、马东宇出具警示函。

除上述违规事实及情节外,许昌智能还存在其他违规事项。

2022年4月,许昌智能开始筹划发行事项,但直到2022年6月29日方公开披露,在此敏感期间,公司控股股东、实控人张洪涛、信丽芳增持许昌智能股票,被股转公司进行监管工作提示。

2022年7月,因许昌智能未及时披露与民生证券签订辅导协议并报送辅导备案材料的事项,许昌智能及实控人张洪涛、时任董秘汪俊锋被股转公司采取口头警示的自律监管措施。

2022年10月,许昌智能向特定对象发行股票募资3500万元,其中1008.27万元被变更使用用途,公司未及时履行内部审议程序与信息披露义务。

中介机构的勤勉尽责程度也存在其他疑问。据首轮问询回复,中介机构核查报告期内收入(新增客户)时,2020年函证比例仅为35.53%,替代测试比例为0%。

此外,许昌智能招股书信息披露矛盾频现。

核心人员履历、财务数据等存在多处矛盾

核心人员履历方面,信丽芳是许昌智能实控人,招股书称,信丽芳于2010年1月至2015年5月于中国电力技术装备有限公司任职;但据公开转让说明书,2005年9月至公开转让说明书签署日2014年11月,信丽芳于许继停车系统有限公司任职;据2018年半年报,2010年1月至2016年12月,信丽芳于河南中继威尔停车系统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继威尔)任职。

值得注意的是,据公开转让说明书,2013年8月-2016年9月,许昌智能曾为中继威尔提供最高债务额为1000万元的担保,但2013年末中继威尔的资产负债率高达71.37%,债务压力较大。

此外,李绪勇为许昌智能董事,招股书称,李绪勇于2009年7月入职许昌智能;但据公开转让说明书,李绪勇于2010年1月才入职许昌智能。

财务数据方面,王西洋、曹国祥原为许昌智能监事,据招股书,许昌智能2020年向王西洋拆出15.80万元,2021年向曹国祥拆出9.67万元;但据财务报告及审计报告,许昌智能2020年向王西洋拆出10万元,2021年向曹国祥拆出0万元。据财务报告及审计报告,王西洋、曹国祥的拆借原因为个人借款、购房借款,两项拆借款均未计提利息。

2022年末,许昌智能账龄在3-4年的其他应收款为5万元,理论上,2021年末许昌智能账龄在2-3年的其他应收款应不低于5万元,但招股书称为2.6万元。

许昌智能2022年末对中国电能成套设备有限公司、威海锦润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河南兴豫电子商务有限公司存在账龄在1-2年的其他应收款40.45万元、36万元、30.2万元,按理说,2021年末许昌智能对三家公司的其他应收款应分别不低于上述金额,且上述金额均高于招股书披露的2021年末对第五大其他应收款对象的其他应收款金额25万元,但该三家公司均未被列为2021年末前五大其他应收款对象。

据河南太能电气股份有限公司(证券简称:太能电气;证券代码:831536.NQ)年报,2015年,太能电气对许昌智能的销售金额为329.49万元,该金额高于许昌智能年报披露的2015年对第四大供应商的采购金额198.63万元,但太能电气未被许昌智能列为2015年前五大供应商。

员工情况方面,招股书称,2022年末,许昌智能有员工467人,但据许昌智能2023年8月披露的更正后的2022年年报,2022年末许昌智能的员工人数为464人。

此外,许昌智能与其客户、供应商关系密切。

许昌市润昌置业有限公司为许昌智能2022年第四大客户、新增客户,许昌市投资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许昌市投资集团)持有其50%的股权,同时,2022年,许昌市投资集团通过其全资子公司许昌市市投数字经济产业集团有限公司认购许昌智能定增,获得许昌智能2.34%的股权。

上海许都为许昌智能持股平台,北京广测科技有限公司为许昌智能各期第一/第二大供应商,其实控人之子张亚非通过上海许都持有许昌智能股权。

值得一提的是,据招股书申报稿、上会稿,许昌隆源电力实业(集团)有限公司既是许昌智能主要客户又是其主要供应商。

声明: (本文为投资有道签约作者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及作者,否则视为侵权,本刊将追究法律责任)

读者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