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天马恐将退市,又一个债务黑洞或将引爆

时间:2018-10-30 17:33 栏目:P2P专栏, 曝光台 编辑:投资有道 点击: 1,272 次

    近日,ST天马11名董事和高管离职,再次发出公司退市风险警告。ST天马现欠下众多债务,被债主们屡屡起诉。实控人徐茂栋在收购上市公司股份时进行高利贷拆借,涉及恒天财富、爱投资、浙商证券等多家金融机构,还拉上步森股份私下为其作担保,引发一系列债务问题。
债务缠身、诉讼连连,退市危机加剧

    2018年10月23日,天马轴承集团股份有限公司(股票代码:002122,简称ST天马)发布公告承认,公司因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公司实控人徐茂栋涉嫌违反《中国人民共和国证券法》等有关规定,正在接受证监会的调查。虽然目前公司尚未收到证监会调查结果,但已存在退市风险。

证监会的调查自2018年4月27日开始,2018年5月3日就实行了退市风险警示。近来,退市的危机似乎愈发激烈。2018年10月23日,在ST天马提示退市风险的同一天,总经理陈国民等5名高管离职;除兼任高管的3位董事外,4位董事离职;2名监事离职。一天之内,ST天马“大换血”,经历11名董监高更换的人事大地震。

半年来,ST天马频繁收到债务官司,诉讼缠身。

  •     2018年5月11日,浙江浙商证券资产管理有限公司就浙商聚金浙银杭州1号定向资管计划,要求ST天马立即支付合伙份额转让款11.73亿元,并提起诉讼。
  •     2018年5月11日,ST天马公司董事会收到恒天融泽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恒天融泽”)出具的《付款通知》,恒天融泽就恒天嘉星系列私募投资基金,要求ST天马偿还9.57亿元债务及相应的利息。2018年8月3日,公司披露了恒天融泽与其合同纠纷一案,恒天融泽申请对ST天马进行财产保全,法院判决查封、扣押、冻结ST天马银行存款9.6亿元或查封、扣押、冻结相应价值的财产。
  •     2018年7月,深圳市前海中瑞基金管理有限公司就中瑞—诺赢招财猫稳赢壹号私募投资基金申请仲裁,要求ST天马支付1.01亿贷款本金及232万利息。
  •     2018年5月,德清县中小企业金融服务中心有限公司要求对ST天马进行财产保全,因ST天马向德清县中小企业金融服务中心有限公司在2017年10月借款1亿元,约定借款利息为年化18%。

仅下半年以来,公司因司法诉讼、法律仲裁纠纷发出的公告就有37项。公司目前6个银行账户已被司法冻结。

ST天马的危机由来已久。2017年2月,公司就收到深交所的关注函,要求其对与浙江诚和资产管理有限公司共同设立的规模为22.41亿元的并购基金做出说明。一个月后,浙江省证监局给公司发关注函,要求公司对重大资产重组的相关事宜做出说明。

从2017年2月至今,公司收到深交所关注函6次,收到浙江证监局监管关注函1次。最近一次,2018年9月,ST天马在对深交所关注函的回复中承认,公司涉嫌违规对外提供担保2.9亿元;存在未入账借款4.1亿元,该借款的实际收款方均为实控人徐茂栋控制的企业,未入账借款超过公司最近一期净资产的5%,属于“向控股股东或者关联人提供资金且情形严重”。

2016年,徐茂栋以40亿元巨资收购两家上市公司,“资本巨鳄”的大名为资本市场所熟知。2016年8月,徐茂栋以10.12亿元入主步森股份,2016年10月以29.37亿元控制天马股份。当时ST天马还未被ST,上市公司简称为天马股份。为了快速筹得资金,徐茂栋向恒天财富借了13.87亿两个月过桥资金,另外向天马股份的大股东喀什星河创业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喀什星河”)的母公司北京星河世界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星河世界”)以及徐茂栋同一控制下的喀什星河的兄弟公司借款15.5亿。获得天马股份的控制权后,徐茂栋将上市公司的股权质押给证券公司,再度融资偿还前期过桥资金。

如此资本大挪移埋下了重大隐患。2017年12月1日,天马股份大股东喀什星河向天风证券质押的股权本该到期,因喀什星河资金缺口太大,与天风证券商议将回购股票的时间延期3个月。资金缺口风暴敞开,2017年12月18日,当时的天马股份连续29个跌停板,股票价格从9.57元/股跌至1.92元/股,如今只剩下1.58元/股(截至2018年10月26日),市值蒸发近百亿。

与此同时,天马股份的业务转型也并不成功。天马股份原是一家生产和销售传统轴承及机床的制造型企业,而徐茂栋的心思一直在互联网领域。徐茂栋曾宣称,要让天马股份成为大数据驱动的智能商业服务商第一股。2017年7月,天马股份公告称以现金方式购买上海微盟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简称“微盟科技”)60.42%的股权,进军大数据应用领域。一年后,微盟科技将ST天马,曾经的天马股份告上了法庭,原因是ST天马并没有支付股权转让价款,要求解除股权转让协议。

同样的故事发生在博易智软(北京)技术股份有限公司(简称“博易股份”)身上。2017年7月,公司决定收购博易股份56.34% 的股权。次年5月,博易股份起诉ST天马,要求支付未支付的部分股权转让价款及违约金。

ST天马的转型之路就此折戟。自己也陷入徐茂栋资本大挪移引发的债务黑洞中。

恒天财富、爱投资、步森股份,均在漩涡中心

    ST天马的债务黑洞,宛若潘多拉之盒,牵引出众多债务问题。10月18日,中央纪委国家监察委官网发布公告,称中国恒天集团董事长张杰因严重违纪违法目前正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据财新网报道,张杰之所以被查,系涉及恒天集团的资本运作,导火索是他利用恒天财富为关系人公司提供非法巨额融资,有输送不正当利益之嫌。中国恒天集团通过旗下上市公司占有恒天财富20%股权,是恒天财富的第二大股东。据媒体报道,张杰为某家企业提供非法巨额融资,涉嫌利益输送。

鉴于此,恒天财富的产品发行情况和运营状况也受到了关注。恒天财富2017年与ST天马和徐茂栋的这笔融资款,再次被受到关注。2018年9月,恒天财富旗下全资子公司恒天融泽资产管理有限公司还在与ST天马进行债务诉讼,法院判决查封、扣押、冻结ST天马名下的银行存款9.6亿元或查封、扣押、冻结其相应价值的财产。但是,ST天马的债务纠纷如此之多,很难判定债权人是否能够收回借款。

另一家受牵连的网贷平台大户爱投资也饱受争议。ST天马虽未在公告等公开信息上表露过向爱投资借款,但其大股东喀什星河创业投资有限公司身处徐茂栋的“星河系”版图中,而徐茂栋的“星河系”公司是爱投资融资项目的重要债务人。爱投资董事长赵春霞多次表示,平台的“老赖”们拖垮公司运营,而徐茂栋被称为爱投资平台“三大赖”之一。

上市公司浙江步森服饰股份有限公司(股票代码:002569,简称步森股份)与ST天马在同一时期被徐茂栋收购。步森股份原是一家以服装生产和销售为主营业务的公司,徐茂栋入主后同样向将其往互联网领域转型。转型尚未起步,就因为ST天马的债务担保而“冤案”缠身。

在筹集和偿还收购款时,徐茂栋利用上市公司信用,为很多债务进行了担保而未经上市公司审议。上述提到的德清县中小企业金融服务中心有限公司向ST天马1亿元的高利贷债务,浙商证券的资管计划,步森股份均为ST天马做了债务担保。但是步森股份董事会和股东大会均称未审议过上述担保。并且,徐茂栋在自己已出现资金裂痕的17年底,将步森股份的股权转让给了爱投资实控人赵春霞。赵春霞不仅没在这笔买卖中获益,还背上了徐茂栋欠下的巨额债务。赵春霞更是不愿意成为ST天马债务的“背锅侠”。

ST天马的扎堆的债务如何处置,受牵连的P2P、资管、私募产品投资人能否拿回本金,步森股份的担保是否有效力、在其中的权责又如何,尚待司法审议。不过,现在来看,情况并不乐观。

朱一栋、金忠栲,下一个倒下的“大佬”是徐茂栋吗?

    玩转资本大挪移的徐茂栋,本是资本圈的“高手”,这一波先借高利贷融到钱拿下上市公司股权,再转手质押股权融资来还高利贷。然而,玩转高杠杆随之而来的,就是资金断裂的风险。据传,现在徐茂栋已不知所踪,下落不明。

2018注定是不平凡的一年。在2018年以前玩转资本圈的大佬们似乎日子都有点难过。曾经背后掌控多家上市公司、坐拥百亿级私募的“大佬”朱一栋现已被抓捕,连带着背后的关联p2p平台草根投资也支持不住倒下。近期,金忠栲也已投案自首,草根投资被定性为非法集资,又一百亿平台倒下。

上市公司和网贷平台或财富管理机构之间的联动效应在今年愈发显现。中国恒天集团的董事长张杰被调查后,恒天财富受到各方质疑,立马发出声明,澄清股东不参与产品发行,恒天财富的产品风控均严格把关。而另一方面,媒体对恒天财富和张杰之间的关系,仍有诸多猜测,舆论风波也并未平息。

徐茂栋、ST天马、步森股份、爱投资之间的关系更为紧密,债务问题也不容小觑。倘若证监会对徐茂栋和ST天马的调查定性,ST天马是否会成为第一家因高利贷而退市的公司呢?由ST天马引发的债务担保,步森股份能承受吗?而这两家公司背后,除了涉及到诉讼的浙商证券、恒天财富、德清县中小企业金融服务中心有限公司,还有无从探其债务底细的爱投资。这个多米诺骨牌若倒下,波及面可谓非常大了。

声明: (本文为投资有道签约作者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及作者,否则视为侵权,本刊将追究法律责任)

读者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