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号资产包:深圳文交所的困惑与信心

时间:2014-04-15 15:23 栏目:艺术品 编辑:投资有道 点击: 1,873 次

作者:李钢

2000元投资经典艺术品,不再是梦想。深圳文交所发行的“1号资产包”拥有权益拆分、类证券化两大特点与低门槛、高流通、满足感三大优点,面对人们对其选择作品、估值标准和避免炒作等方面的疑惑,文交所总经理建东仍然信心满满。

两千元投资经典艺术品,不再是梦,深圳文化产权交易所“1号资产包”的推出,让梦想成为现实。投资之余,还可以参加文交所举办的作品赏析等相关讲座以及论坛等活动,培养艺术兴趣,提高鉴赏能力。

  于2010年7月3日推出的深圳文交所“1号资产包”,因其全新模式,“落地”伊始,就引发艺术圈及相关业界的关注。

  权益拆分和类证券化

深圳文交所总经理建东将“1号资产包”称为“试水产品”,虽是“试水产品”,同样倾注了建东和他的所有同事的大量心血,精心设计下,“权益拆分”成为最大亮点。

“1号资产包”,将汕头大学长江艺术与设计学院杨培江副教授的4幅油画和8幅彩墨画作品配置在一起,12幅作品被整体打包作价200万元,并拆分成1000个资产份额,只需要投入2000元,就可以购买一份。

除“权益拆分”外,“类证券化”成为产品的另一主要特点。购买后,在挂牌期中(该产品为无期限产品),可通过交易系统随时进行转让,对于兴趣不在收藏而是期望获得艺术品增值回报的投资者来说,这无疑是一条新的投资途径,赚取短差将成为主要的投资方式。如果出现相关章程规定的终止事项(比如持有人多数同意),由文交所保管的、资产包所对应的12幅作品,将交由拍卖行进行拍卖,其收益将按照持有人持有的份额进行分配。

“22个投资者成为‘1号资产包’的首批持有人,每个人购买的不止一份,200万元的规模销售一空。”建东介绍。

“低门槛、高流通、满足感。”建东总结“1号资产包”的三大优点。相比于银行、信托公司所推出的艺术品理财产品动辄50万元的起点,2000元的门槛绝对够低;可通过交易系统进行转让的设计,相比于有封闭期的同类产品而言,变现性相当高;资产包内的全部作品,归文交所保管,所有的投资者,都是该产品的拥有者之一,可以参与文交所定期举办的展览、讲座,增厚文化底蕴,满足感不言而喻。

从另一个角度来看,在更多的投资者参与进来的前提下,艺术品和艺术家的价值也能得到更好的体现。挂牌期内,艺术家及其作品始终处于市场关注之中,市场相关人士,如学者和市场经营者对作品和艺术家的评价和讨论,是对其艺术价值和市场价值的一个充分发掘的过程。

不仅仅是深圳文交所自身,包括画廊、拍卖行在内,均认为“1号资产包”的设计并无先例,应给予肯定和鼓励。

三个困惑

艺术家的劳动得到体现,投资者增加新的投资途径,市场得到发育和完善,看上去,一切都很美,但质疑还是扑面而来,困惑相伴而生。

在已经存在和发展了20年的证券市场中,也没有人敢说证券产品已经到了毫无瑕疵的完美地步,上市标的、定价机制和炒作风险是最为常见的三大问题,作为“类证券化”的产品,“1号资产包”存在类似问题,况且,和已经形成规模化的证券市场相比,艺术品市场方方面面的发展更不完善,遭遇质疑在所难免。

对入选艺术家和作品的质疑,是困惑之一。为何选择杨培江,而不是其他人的疑问,会被经常抛向建东。

“不可否认,杨培江不如齐白石、张大千有名,但如果我们选择了齐白石和张大千,就能够百分之百的保证一定没有质疑?”建东反问。

建东介绍,推出杨培江并非心血来潮的意气之举,实际上,文交所在推谁的作品上有既定的原则。作品是否有特色、是否有合作五年以上的代理画廊、是否有12个人以上的收藏者、创作和作品的持续性,是文交所选择的主要标准。

对评估结果的质疑,是困惑之二。为什么是200万元,而不是100万元或者300万元的发问,从资产包面世的那一刻开始,就没有停止。

“我能理解发问者的心情,毕竟,这和投资者的实际收益息息相关。”建东说,“但以艺术品市场的现状而言,对产品做出百分之百的精确量化估值,难度相当大。”

艺术品市场本身就比较混乱,没有一个国家级的评估机构得到公认,成为权威。在艺术品市场,既不会有类似证券市场那样的保荐人及承销商的大规模路演推介,也不会有询价机构出价和第三方给出分析报告及目标价位。

“就实际情况而言,拍卖行的话语权相对最大,但“假拍”和“拍假”的现象客观存在,难以完全杜绝。混乱市场下,缺乏机制规范,凭的是个人操守,很难想象,在利益面前,单纯依靠道德约束就可以解决问题。”在建东看来,艺术品市场绝非一片净土。

“如果从程序和效率的角度出发,由文交所自身来做评估,肯定最快捷,最方便,但显然并不合适。”建东介绍“1号资产包”的估值出炉过程。先从作品入手,制订鉴定规则,组建由专家组成的委员会,请他们来做鉴定工作,其中,市场的认可程度,包括作品的过往价格以及目前市场能够接受的大致价格区间,成为重要的参考依据,专家+保荐人+委托方多方参与机制下,尽量保证评估价格的公平和公正。

对产品能否避免恶意炒作的质疑,是困惑之三。证券市场上,个股被恶意炒作的现象屡见不鲜,而小投资者往往会陷入高位跟风、进而套牢的尴尬境地。文交所的产品,能否从一问世就按照自身的合理价格有序波动,被打上问号。

精选交易产品,让所有权和收益权分离,是文交所防范恶意炒作的手段之一。建东介绍,投资者购买对应份额所出的资金,被交付于艺术家及艺术家的代理画廊——挂牌流通前的利益一致人。“在认购资金交给他们的那一刻起,12幅作品就被买断了,资产包以后的涨跌和他们不再有关系。”建东认为,这样可以防止画家和其代理画廊“坐庄”。

做好投资者教育,是文交所的防范手段之二。艺术品的价值不仅仅只通过价格来体现的理念,会通过艺术品鉴赏等渠道,做反复的灌输。

除此之外,文交所还制订相关交易细则来加以防范。比如,同样设定了涨跌停板制度,以防止价格过分的大幅波动。

  创新没有天花板

就像所有的新生事物一样,尽管符合事物发展的必然趋势,具有强大生命力和光明前途,但在一开始,总是不完善和弱小的,对于不满周岁的深圳文交所以及还不到3个月的“1号资产包”来说,幼儿学步初期,难免会磕磕绊绊。

在建东看来,对“1号资产包”存有质疑是正常的,质疑和挑剔,是文交所不断改进的动力,如果什么事情都不做,质疑自然会少很多。

但作为国家级的文化产权交易所,为文化产权提供交易平台,将包括文化股权、物权、债权及知识产权(影视作品、数字产品、工业设计、文学作品等著作权)等在内的各项权益,通过文交所进行转让或授权交易,“更好地支持和促进文化产业的发展”,是文交所全体工作人员的最重要工作方向和内容,既然担起了这份责任,就必须走下去。

相关数据显示,艺术品市场发展潜力巨大。一个简单的类比,艺术品市场170亿元的年成交总额,不过是证券市场一天2273亿元成交额的十三分之一,和中国人均GDP达到了3000美元,居民储蓄存款达到21万亿元的财富数字相比,艺术品市场明显偏弱,这让建东坚定走下去的信心。

深圳文交所的独特定位,同样让建东充满信心。文交所的成立,无疑是现有市场体系的重大补充和完善,包括艺术品、影视动漫、文物、文化创意等在内,大量的文化产品亟待通过文交所平台进行有效流转和交易。

目前,文交所正在做前期的深入调研,古代字画、文物有望成为文交所平台上的下一个交易标的。“然后,会再回归到当代艺术品,但绝不会是简单的重复,而是像对真理的认识那样,是一个螺旋式的上升。”对于未来,建东已经有了非常明确的的规划。

技术上的支持也正在紧锣密鼓地推进。文交所网站上,模拟交易系统正在测试当中,正式的在线交易系统将适时推出,以取代目前的人工填写下单。

声明: (本文为投资有道签约作者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及作者,否则视为侵权,本刊将追究法律责任)

读者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