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想李家庆:等待“扣扳机”那一刻

时间:2014-04-28 11:04 栏目:PE领袖会客室 编辑:投资有道 点击: 1,117 次

作者:邓若楠  来源:投资有道12年2月刊

“作为投资人,关键在于判断出在一个产业链不同环节,哪里是需要提前进入‘打个点’的,捕捉先发性机会,哪些环节需要当下重资投入,必须有系统性的投资策略。

对于投资人的职业生涯而言,成立于2001年的联想投资可能并非一个那么注重“造星”的机构。在这支管理着逾130亿元基金规模的团队里,出身联想集团业务部门、2001年加入联想投资、2003年起就为公司在华东地区“开疆辟土”的李家庆更显低调。

联想投资在管基金情况

  不依靠资本市场短线套利

联想投资与联想集团、弘毅投资和融科智地同为联想控股旗下子公司。联想投资的十年也相当于中国本土风投的成长史,从世纪初的互联网大泡沫,到外资风投大举入侵,再到本土PE雨后春笋。这家出身联想系的投资机构,从TMT的强项延展到医疗健康、清洁技术、消费行业、现代服务、先进制造六大领域。

十年前,这个机构的成立打响了联想系在投资界的“第一枪”,第一批人几乎全部来自老联想,继承了这家制造型企业“从10%毛利中赚2%净利”踏实风格和谨慎思维,为后来专注私募股权投资(PE)的弘毅投资的成立奠定了基础,使联想控股变成更多元化的投资控股平台。

在2011年,联想投资完成了第五支美元基金和第二支人民币基金的募集,两支基金加起来达到约10亿美元规模。国家社保基金作为最大投资人之一再次参与到联想投资的人民币基金。这使得联想投资目前管理的资金量达到约130亿元。十年来联想投资对超过150家企业完成了注资。根据资料,其中20家企业分别在纽约证券交易所、纳斯达克、香港联交所、台湾证券交易所、深交所中小板和创业板、上海证券交易所主板上市,另有10余家企业通过并购方式实现退出。

“联想投资不是一个新公司,在一个基金融资、选项、投资、培育、退出的完整流程上比较成熟,十年间投资节奏几乎没有大的变化。不管哪个资本市场热,我们都坚持全球融资、投资中国、全球退出。”

联想李家庆:等待“扣扳机”那一刻

作为第一批“元老”,李家庆对记者介绍说,联想的基金周期通常8~10年,投资期在3年左右。超过一半的项目集中于偏早期项目。2011年,联想完成了超过30个项目的投资。全年有5个项目完成IPO,“由于资本市场的原因,比预期的上市节奏要慢一些,但是我们的企业无论上市快慢,都要确保业务的规范、健康、可持续发展”。这位举止沉稳的投资人表示。

在当下整体经济环境下,李家庆认为投资周期相对拉长、上市节奏相对放缓的局面在2012年仍将延续,这可能将是中短期的常态,很难再指望依靠资本市场短线套利来轻松盈利。

李家庆投资的很多项目是具有一定创新模式的消费、服务和产业升级相关项目。在近两年的大热门电商领域,联想投资的投资案例也不少,但“没有大规模介入B2C平台型项目”,更多的是延续线下消费类投资方法,投资有品牌的、有渠道并且在供应链方面有积累的企业,只是结合互联网的特点对供应链和营销方面进行有针对性的调整。

“培育一个产品品牌需要时间。”李家庆说,“此前电商热门的基本集中在平台型项目,要依靠大量资金去吸引初期的客流并且建立粘性。而我们在这一领域不打短线,谨慎投资纯粹资金拉动型项目。联想在线下消费领域有非常成功的投资历史,积累了大量经验。消费品如何打造产品供应链、如何进行品牌建设和管理、采取什么样的IT信息系统和连锁业态等等,在线上投资中我们依然可以复制这些经验。2012年到2013年还将积极投资这个领域,视角是渠道模式和商业模式创新的传统产业。”

在电商和移动互联网领域,李家庆用“双峰曲线”来解释其投资理念。当一个行业开始出现兴趣点引发大众关注,一般认为进入了“双峰曲线”的第一波段。在这个过程中,有一批公司迅速获得投资,快速做出一定的业绩,此时如果资本市场也比较配合,认可概念和故事,那么一部分聚焦度集中的企业在第一波段就有机会实现上市,但这并不意味着这些企业或整个行业进入了真正的实质性的高速成长阶段,泡沫往往出现在这一波段。但是,如果一个行业没有经历第一波段,市场就缺乏基础用户的教育和基础设施的建设。没有泡沫,初期投入就可能不足。

随着市场和行业发展,必然会受到关注度和资金聚集度下降而进入“波谷”,但此时市场需求并未下降,从这一阶段向第二个“波峰”攀升的过程才是行业真正的高成长期。这个阶段不再是“拼概念”,而是“只能踏踏实实按照传统产业发展路子来走,没有规模、没有盈利就无法上市”,对投资而言这一阶段充满了好机会,但“选项”难度增大。

电商在这两年进入了第一波段,而联想投资则在等待抓住第二阶段的机会,难度在于目前国内“在这个领域里创业者多数都是互联网出身,真正做过生意赚过钱的企业家并不多”。

在移动互联网行业,联想也先后投资了10余家偏早期企业,但李家庆认为该行业“第一波段还没开始”,在经济大环境的影响下,市场关注热度还未达到

“波峰”,但趋势是肯定的。

“作为投资人,关键在于判断出在一个产业链不同环节,哪里是需要提前进入‘打个点’的,捕捉先发性机会,哪些环节需要当下重资投入。在单一项目上,谈不上谁比谁的眼光就好,而是必须有系统性的投资策略,事实上目前行业内真正有系统化策略的机构并不多。依靠系统化布局和节奏控制,来提高投资出一个未来明星企业的几率,这体现了基金管理者们的水平。”

这也可以解释联想投资一贯的团队作战风格。联想投资的总裁朱立南就曾表示,他从不迷信明星投资人和明星项目。“在硅谷,一个创业者感到光荣,是因为KPCB或红杉投了他,而不是因为来和你谈的人是约翰·杜尔或迈克·莫瑞茨。”

联想投资的增值服务策略

  “大消费”新玩法

2012年伊始,他们却出现在一个公众关注度极高的敏感地带。1月份,婴幼儿食品企业纽瑞滋召开媒体沟通会,李家庆在会上对外表示,联想投资在2011年已入股该企业。尽管未透露投资的具体金额,但其确定为纽瑞滋最大机构投资人。

众所周知,国内食品行业,特别是乳制品行业在“三聚氰胺事件”之后,一直牵动着国人的敏感神经。在这个备受关注的行业里,纽瑞滋的“争议”则是有关其品牌“姓中还是姓西”。根据资料,纽瑞滋2006年成立,主要从事婴幼儿营养品和配方奶粉的生产销售,拥有新西兰纽瑞滋与上海纽瑞滋两家子公司。新西兰纽瑞滋主要负责在新西兰本地的资源采购、生产包装和品质控制等业务;上海的纽瑞滋主要负责其系列产品的分销和国内销售网络的建设和售后服务。这个中国人创办、“只针对中国市场”的“海外原装进口品牌”,被很多消费者质疑为“假洋鬼子”。

这一质疑将“已在大消费领域行动很多,但一直不大高调”的联想投资和李家庆被推到聚光灯下。

“事实上,我们并不那么在意品牌的身份问题,重要的是它是否是优质、营养且相对性价比高的产品,业务流程是否规范,是否能够真正为消费者带来价值。至于说品牌,那是要通过长时间的客户口碑建立起来。”

在对外公布此项投资之前,李家庆接受本刊记者采访时即谈及对此事的看法,他已预料项目公开后在所谓“品牌”方面可能由于部分消费者或媒体的误解而面临“争议”。在决定投资前,他进行长时间的观察,并带着调查团队在海内外追溯了这一企业产品进出口的全部环节。

“中国的企业,或者是中资背景的企业,通过资金控制或委托生产整合海外资源,在自有品牌、自有配方技术、自有采购和供应商管理团队的基础上,满足双重相关检验标准,直接在中国市场销售,绕开了国内在上游资源供应方面可能存在的短板。坦白的告诉消费者,这个品牌是中国人创建的,是联想投资支持的,是全球采购的,包括原材料、生产、进出口和销售供应链都是透明的。我不管短时间内是被叫做‘真洋品牌’还是‘假洋品牌’,这长期看是对市场健康发展有利的,于是我们决定投资。”

在联想投资位于上海市中心高层办公室内,俯瞰无余都市的喧嚣,清华大学工程与经管双料学位出身的投资人对阐释联想与自己的投资思考方面显示出极大的耐心。

“中国的消费品市场消耗量巨大,作为投资人,我们考虑的是如何在这一领域进行长线投资,但目前在国内似乎还无法很好地解决资源问题。而纽瑞滋的模式是我们找到的一个比较好的解决方法。它在食品行业里做出某种创新,个人判断国内的食品企业在资本的支持下‘走出去’可能是一个长期的趋势。”

联想投资对“大消费领域”的投资机会一直“兴趣浓厚”,李家庆曾在公开场合表示这一领域可以“换一种玩法”。对于纽瑞滋的投资是“新玩法”的实践。

他同时承认,“类似于纽瑞滋这样的项目并不好找,在这一领域,很多企业还是在做贸易商,宁愿赚快钱,帮‘大品牌’或者是国外二三线的‘洋品牌’做经销代理,也不愿自己去费时费力地整合资源建自有品牌。”他对记者说,“这种模式主要是整合控制优质资源、打品牌、做渠道,初期可能是轻资产而不是重资产模式,但是未来一定要在资源和供应链上大投入。”

在2010年到2011年,联想投资分别投资了廿一客(21Cake)蛋糕、广东恒兴股份公司、江苏武进立华畜禽公司等,涉足糕点、水产饲料、畜禽养殖等。从其投资项目看,联想对这类企业的投资较为看重品牌和产业链控制能力。

有品牌才能卖出溢价,才能实现与上游企业分享利益,才不会把注意力放在压低成本。既有品牌,又有产业链控制,企业也才能长期维持稳定合理的利润水平。

2011年李家庆率领其团队主导投资的立华畜禽,是目前国内第二大黄羽鸡养殖企业,养殖基地覆盖江苏、浙江、安徽、山东、河南、广东等省。相对于快餐行业普遍采用工业化养殖的速成型“洋种”白羽鸡,中国人有50%的消费都在俗称为“土鸡”或者是“优质鸡”的黄羽鸡市场。而这个产业传统上却非常分散,小规模散养农户对于市场价格的剧烈波动、疫情控制、肉鸡品质和饲养成本的控制能力或者是风险抵御能力都非常脆弱。立华的优势在于形成了从祖代种鸡繁育和研发、到自有饲料生产、疫苗批量采购以及强大IT系统支持下的养殖监控手段等的整合,与系统化管理的养殖小区或农户之间的合作成熟,最终控制渠道和销售,并且形成了自己的“立华雪山草鸡”品牌。不仅带动农户致富,同时还令使产业逐渐集中,安全性更为可控。

在他看来,现代农业企业应该是产业链每个环节都能得利,在产业链上出现真正有控制力的企业,可能会更好的解决因信息不对称引起市场波动,以及食品质量安全问题。

“从解决最终问题的思路出发”,这是李家庆及联想投资在现代农业和食品领域投资的思考方式。

  脑子里有创业者基因

事实上,联想20多年的产业背景和历史经验,已累积出“建班子、定战略、带队伍”等一整套可被复制的企业管理普适性方法体系,这可能也是联想投资不同于其他VC的独特之处。

李家庆说,联想投资在过去十年里最大的成功之一就是为每个投资关注领域积累了专业团队。这个团队采用内部培养+引进人才的方式,在去年达到了超过50人规模。他们希望用“专业的人做专业领域的投资”。

据称被投企业对联想内部顾问团队“授课”的预约甚至可以用“争抢”来形容。

在李家庆主投的女装品牌拉夏贝尔上,甚至从还未确定投资开始,就着手为企业梳理业务流程。在投后管理阶段,联想投资的顾问团队继续帮助企业建立文化和业务战略,树立团队信心。李家庆说,他已经养成了习惯,出差到任何一个城市,如果当地有拉夏贝尔的门店,他必然要抽时间去转转或者与当地区域负责人进行面对面的沟通。

“我们作为投资方,不干预企业运作,但参与的程度很深,包括品牌合作、对外并购,甚至是ERP(企业资源计划)的系统选型。”

拉夏贝尔去年终端零售额超过20亿人民币,收入和利润规模连续几年保持100%以上增长。

据说他目前的个人时间接近一半都花在了已投资企业上。

也正因如此,在联想投资每期基金中那些“被放在内部平台,随时可以查阅和讨论”的失败案例中,少有因创业团队基本面出现问题而导致失败。

“联想投资作为一个投资人,也试图扮演一个企业家与其他所有投资人之间沟通的桥梁。我们往往在投资前就做了很多投资后才‘应该’去做的事情,比如帮助企业家介绍客户、引进人才、共同探讨战略,参加企业的业务会议,这个过程也让我们能更准确的判断一个人,我们甚至与创业者的家庭都保持着良好关系。这不意味着我们的投资决策花费的时间长,而是在一定时间内,通过高强度的工作,加深对人的了解。”

所有这些经验和谨慎,也并不意味着这位自称“脑子里有创业者基因”的投资人缺乏激情。“有时候看一个项目,即使还很小,却有一种非常强烈的冲动是,只要我们注资,他们就能飞。就像是瞄一个目标瞄了很久,扣扳机那一刻必然要有情绪上的冲动。这是非常令人兴奋的。”他说。

联想投资的下一个五年目标是“坐在中国私募股权投资的第一排,并在中国机会下投资出伟大公司”。在李家庆所关注的移动互联网、消费、现代服务和医疗健康等领域,这个机会的出现的几率很高。他和他的团队在踏实的耕耘中,也期待着“幸运的扣扳机那一刻”。

李家庆

  李家庆

2001年加入联想投资,2007年升任董事总经理、并担任投资决策委员会成员、上海办事处负责人,关注联想投资覆盖的全线投资主题。

李家庆于1998年加入联想,曾任联想集团业务发展部新业务拓展经理;

目前,李家庆担任苏州安洁科技股份有限公司(002635.SZ)、云南鸿翔药业股份有限公司等一系列联想投资注资企业的董事。

李家庆拥有清华大学机械工程/经济管理双学士,清华大学管理工程硕士,法国巴黎工程师学院MBA。

声明: (本文为投资有道签约作者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及作者,否则视为侵权,本刊将追究法律责任)

读者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