茅矛:全控股模式下的“生活型”投资家

时间:2014-05-28 16:52 栏目:PE领袖会客室 编辑:投资有道 点击: 4,452 次

云月投资合伙人茅矛安静稳重的坐在记者面前,若不是事前做了一些了解,很难想象他从2005年毕业后到现在的8年里,做了多少事情。

  这个刚满30岁的年轻人,已行走过一百多个国家,每去一处都会寻找当地最地道的食物;他收藏着所有波尔多好年份的红酒;很多米其林餐厅开业时都会邀请他去;他甚至能够在品尝一块牛排之时,就知道这块肉来自这头牛的哪个部位以及牛的品种。可以说,如果茅矛不做投资人的话,可能这世界上就会多一个美食评论家。

茅矛还创业做过大学生培训公司,然后卖掉了。随后又开了家旅行社,主要针对欧洲自由行,他的客户在报名之后能够得到一本Handbook,这本手书记载着所要去的地方的最地道的饮食与玩法,而这些攻略都是茅矛亲身体验过的。

因为热爱旅行和生活,成为投资人的茅矛选择消费品行业作为专注领域,因为与云月投资创始人苏丹瑞理念一致,茅矛选择在2008年加入了云月投资。

从外表来看,茅矛的书生气浓重,但在交谈过程中,他显示出同年龄不相符合的老成。“尽管我的年龄在以’70’后为主要投资力量的群体中算是年轻,但我相信我的经验与专注不会输给他们,我拥有全球化的视野,同时也具有本地化的思维,换句话说,我是一个很接地气的消费品投资人”茅矛说。

茅矛所在的云月投资是一家专注中国本土市场的控股型私募股权投资公司,成立于1999年,投资对象为受国内消费升级驱动的中小型民营企业,主要投资领域为消费品、消费服务业及农林业等传统行业。

目前,该机构管理着3只美元基金,总规模为5亿美元左右。资料显示,第一期基金投放期已经结束,回报为10~11倍。与其他人民币基金不同的是,云月投资旗下基金的投资期一般为5~10年。截至采访时,云月所投资的13个项目,已有一半成功退出。

 传统消费品“投资专家”

与茅矛之间的谈话,总容易围绕着生活、消费之间展开。他热衷关注与生活消费有关的各种事物,并善于发现其中细微变化,对他来说目前的生活方式是种享受,因为工作中有生活,生活中有工作。

举例来说,逛超市几乎是茅矛的习惯,但跟普通消费者逛超市不同,他在超市的琳琅满目的货架上,总能够及时发觉投资契机,这也是他保持良好投资触觉的方式之一。

与茅矛一样,云月投资目前仅专注于传统的消费品行业,并对食品、服装等行业有细分深入,所投项目基本符合“用于满足于中产阶级高品质消费的需求”这一特点。

今年4月18日,云月投资宣布完成对贵州永红食品有限公司控股权的收购,一举拿下了永红食品大约70%的股权。

2012年,云月完成对广州英爱贸易有限公司的绝对控股权的收购,本次收购及后续总投资约为1亿美元。广州英爱公司是中国婴儿服饰的领军企业,拥有“英氏”等知名婴儿服饰品牌。自收购后,广州英爱发展良好,一年内取得了40%的增长,“在如今的经济形势下,目前也保持着两位数字的增长,而竞争对手的业绩基本都在往下走的”。

除此之外,云月此前还投资过果香园、云南林业集团等企业。

茅矛看好中国的消费品市场前景,他认为在这块市场上,消费领域投资是一个值得花100年去做的事情,随着人们可支配收入增加所驱使的消费习惯的不断升级,会不断有机会出现。

综合来看云月所投资的项目,可以发现一般具有以下几个特点,一流的产品、二流的品牌、三流的市场推广。

“我们比较喜欢投资一些实实在在做生意的人。如我们投的’牛头牌’牛肉干,中国不会有第二个公司敢于在包装上写’绝不含色素和添加剂’。”

“英氏”亦是如此,茅矛认为,他们的产品是中国最好的婴儿内衣。在云月投资完成之后,他们从美国请来了一位深耕于纺织领域多年,并具有丰富经验的专家,对英氏的整个供应链系统以及产品监测系统进行完善,让其产品更为扎实。

为什么品牌是二流?这与三流的推广有关系。“我们投资的很多公司,往往产品非常好,但确实在推广方面有所欠缺。’英氏’是一个典型,在投资之前,我们找了咨询公司进行了具体的市场调研。结果表明,如果是送礼,基本不会购买英氏的产品,而自用的话,其购买比例相当高。打个比方,我们所投企业都很会打地基,但不太会建楼。投资进入后,我们会帮助他们’建楼’,在品牌与推广方面都会加强,通过我们的经验,帮助他们做的更好。”茅矛说。

在投资的细分领域,云月在未来还将深耕于目前所投资的食品、服装、母婴等行业。茅矛透露,云月已经参股意大利顶级童装品牌“I Pinco Pallino”,并于今年9月在部分高端购物中心开设专柜。资料显示,该品牌成立于20世纪80年代初期,目前,IPP在全球拥有超过400家店,销售网络遍布欧洲及亚洲,并在伦敦、巴黎、东京等闻名世界的顶级商店内拥有品牌旗舰店。

云月模式:就是要全控股

“其实不能说云月模式是创新,而只能说明我们是最传统的PE机构,是按照国外通行了十几年的方法,只是这个行业到了中国被做了很多的创新。”茅矛笑道。

占据企业小股权,实现IPO后等于通过退出赚取溢价,这是中国PE行业素来的游戏规则。云月投资走的是另类路子:并购及控股所投企业,这也被业内成为“云月模式”。

茅矛表示,在中国,除了国企,很多民营都属于小型企业,目前正处于向中型企业迈步的阶段中,这些企业在消费品行业中极为突出,整个市场规模大,但具体到单个企业却小且散。他们需要建立现代企业制度,需要完善企业管理等诸多方面,“我们能够看到这些企业有什么,还需要什么,我们希望在这个企业里增加或者删减人员,以达到我们预期的目标。因此,如果我们是小股东,公司创始人是大股东的话,要做这些事情,恐怕比较困难。”

“全控股模式之下,我们就能提出,比如需要的总经理是一个什么样的人,需要的CFO是一个什么样的人……以便于设置合理的人事及管理架构。”

茅矛向记者坦言,从以往的经验来看,一个大型跨国性企业中,合理的人事构架才能够让其中大多数的员工各司其职,发挥其自身价值。而如今中国的众多企业缺乏的正是这一点,很多企业在人事及管理架构上都在吃“大锅饭”,或者成为所谓的“家族企业”。

云月模式对传统的中国企业实际上是一种挑战,这种模式是否能够成功,建立在企业创始人与投资者在“公司应该向哪个方向走”这个问题是否能达成共识的基础上。

广州英爱CEO刘建鸿曾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我们中国人投资做生意,总想把它做成自己家族生意,而我没有这个观念。从做创业那天我就很清楚地知道,企业要做大必须规模化。因为我们不是做实体的,也不做工厂,只做品牌,是一个市场型公司,在资本运作方面,纯粹靠我们自己很难,必须要吸纳新的投资者。”

云月投资只找持这样观点的企业主,如果不接受他们的方式则可能放弃投资,市场上总有一些这样的企业,他们放弃控制权是因为需要资本提供更多的服务。

实际上,云月投资这种模式与定位更像是一个产业投资者,而非一个纯粹的财务投资者。作为1999年就进入中国的PE基金,云月投资用14年时间,投资了13家企业,踏踏实实的做着自己的事情,不为行业的膨胀所动,也没受行业降温的影响。“并不觉得发展太慢,我们希望做一些精品,把行业做深做透。也许在行业好的形势下,我们一年只投1、2个,但在当下的背景下,别人可能2年都不会投一个,我们依旧保持原本的投资速度。”

可支配收入与名义GDP增长对比图

  投后管理:依赖管理层

投资之后成为了被投企业的大股东,那么投后管理就成了云月投资最关键的工作,而云月的管理方式是:充分依赖管理层。

“在进入一家公司前,与管理层深入地交流是必需的、重要的部分。至于投后是否更换管理层,会根据公司的具体情况。”茅矛说,“任何一个公司,都需要一个与现在的发展规模、行业阶段相匹配的管理团队,有的公司会沿用以前的管理层,这需要我们对他们有深入的了解,经董事会认定才能够留存;但有的公司的管理团队已经对公司的发展产生局限性作用的时候,这样我们也会雇一个新的管理团队进去。”

云月比较看重管理团队中高级别的那几个人,如CEO、COO、CFO。他们从来不会将所有投资放在一个人身上,这当然也是出于风险控制的目的。“以美国众多的大型上市公司为例,很难看到他的创始人或者CEO在企业中还占有较高的股份。取而代之的是整体员工的持股计划,只要员工在公司中占有一定的股份,他们会联想到,如果公司做的更好,那自身的待遇会变得更好,如此这个企业的号召力以及员工的凝聚力会更强。”

在投资广州英爱后,管理团队基本沿用旧的管理团队,而由于其在财务方面管控的缺失,云月为广州英爱引入了新的CFO。

值得注意的是,云月常年维持一个比较大的顾问团队,而这些顾问将来便有可能会成为云月所投资企业中的高管之一。

这些顾问不是云月的全职员工,但一直和基金保持紧密关系。“当考察的项目涉及他们所在行业时,我们可以去征求他们的意见,如果有合适的企业也可以让他们加入进来。”

顾问班子的组成人员或以前是跨国企业在中国的高层管理层,有些也可能是上世纪九十年代中国最早的那批成功的职业经理人。每个顾问首先需要非常有经验,其次是需要有企业家的精神。

茅矛透露,最终进入被投企业担任高管的管理层都会拥有企业的股权与期权。“我们希望他们应该是以股东的心态来看待这份工作。”

随着投资项目的增加,?月三十多人的投资团队也正在面临巨大的挑战。“我们喜欢选择那些实实在在的,能沉下心来愿意为公司付出努力的人,不能说明天去乡下出个差就做不下去了。有的人简历很华丽,把自己摆在很高的位置,但他们不了解在中国怎么做生意。”

零售业与出口业的价值对比图

  讲究细节管理

除了对管理层选择与设置的严苛,在茅矛看来,投资后企业的成败还在于细节方面的管理。

多数时候决定某个公司能否成为该行业内的老大,不是在于投资的大方向上,而是在于细节管理方面,能否在细节处将管理效力进行提升,这或许就是一个公司的成功之处。

云月在投资之时,就十分看中被投企业在细节管理方面的表现,如公司员工之间的关系、公司文化等。“这个’文化’不是空谈,而是体现在每一个员工身上,他们有没有用心做工作,是否在自己的职位上发挥价值;还有员工和公司管理层之间的关系,是纯粹的敬畏关系,还是一心为公司做的更好;另外还有员工的自我管理能力。”

作为云月的合伙人,茅矛对自己在细节方面亦十分严苛。“以前我可以为了一个报告中有别字自责很久,我还是那种凌晨两三点钟还会去想一句话怎么去写的人。”

实际上,对于自己的特质,茅矛有十分明确的定位:拥有企业家精神、强调风险的管控。

企业家精神使得茅矛能够为很多事情痴狂,能够更为专注在某一件事情上,这不仅是企业家需要的特质,也是一个投资人的必备的要素。尽管痴狂,茅矛对风险亦十分看重。“当你看到这个机会的时候,你能否想到风险在哪里,这会最终影响到投资决定。当你看清风险的时候,证明对这个事情的两面有更深的理解。”

茅矛

  茅矛

2005年毕业于上海外国语大学工商管理专业。曾于2004年获得SIFE中国区比赛冠军。在加入云月投资之前,就职于美国私募基金FMR Group(后更名为Centerstone partners),作为其在中国最早的团队成员,完成了多起在中国及美国医疗行业的跨国并购交易。

声明: (本文为投资有道签约作者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及作者,否则视为侵权,本刊将追究法律责任)

读者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