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维丝股东遇平仓风险, 大股东“忽悠”员工增持

时间:2018-10-22 19:57 栏目:特别策划 编辑:投资有道 点击: 3,078 次

近期,厦门三维丝环保股份有限公司(证券简称:三维丝,证券代码:300056.SZ)的股价又出现了一波跳水,从2018年9月28日收于5.78元/股开始,到10月16日最低下探到4.51元/股为止,7个交易日内公司股票价格的累计最大跌幅达到了21.97%。飞流直下的股价,给股票质押比例偏高的三维丝股东带来了风险。

股份大跳水,大股东质押股份的平仓风险爆发

   2018年10月18日,三维丝公布了一则《关于第一大股东部分质押股份触及平仓线的风险提示公告》。第一大股东罗某名下的部分已质押股份触及了平仓线,或将面临被动减持的风险。

据该公告披露,罗某持有的2,921.08万股三维丝股份,占公司总股本的7.58%,占其自身所持股份比例的50.88%。这些股份分别于2016年9月19日、2017年12月4日、2017年12月5日、2017年12月25日、2018年1月31日、2018年7月20日和2018年9月4日,共分七批次,向长城国瑞证券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长城国瑞证券)进行质押,所有7批次股票质押的到期日都是2018年9月9日,到期后再展期到2019年3月8日。可是,近期三维丝股价的再度跳水,2018年10月16日低至4.51元/股,创出近5年股价新低,使得质押股份的股价触及了平仓线。

此外,上述公告中还提及,截至2018年10月18日,罗某名下的三维丝股份共计5,741.11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14.89%,其全部持股都已经被质押,已经无法通过补充质押公司股份的方式来避免强制平仓。如果不能以现金补仓或者提前回购的方式来降低股份质押的风险,那么上述质押股份遭遇被动减持或将一触即发。

披露“爆仓”公告前倡议增持,或属忽悠员工来接盘

2018年10月17日,在提示股份质押风险的前一天,三维丝披露了一则名为《关于大股东上海中创凌兴能源科技有限公司向公司员工发出增持公司股票倡议书的公告》。

这份公告声称,“近日收到大股东上海中创凌兴能源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创凌兴)向公司全体员工发出《关于鼓励厦门三维丝环保股份有限公司员工增持公司股票的倡议书》(以下简称:倡议书)……倡议三维丝及其全资子公司、控股子公司全体员工积极买入公司的股票。”

中创凌兴在倡议书中承诺,“全体员工经中创凌兴事先确认拟购买数量,并在2018年10月18日至2018年10月25日期间完成净买入三维丝股票,连续持有12个月以上,且持有期间连续在三维丝履职的,该等股票的收益归员工个人所有,若该等股票产生亏损,由中创凌兴于该等股票完全卖出完毕后2个月内对亏损部分予以一次性全额补偿。”中创凌兴对员工出资增持三维丝的股票,给出了一个“包赚不赔”的承诺。

可是,认真分析上述兜底式增持的倡议书,我们不免生出两大疑问:

一方面,增持三维丝股份的员工,如果要获得中创凌兴的补偿,必须连续持有公司股票12个月,并且在持股期间持续在三维丝工作,这个增持条件比较严苛,还可能蕴含着道德风险,或带有忽悠的性质。如果在持股期届满12个月之前的任何一天,持股员工被意外开除,那么大股东承诺的一次性全额补偿是否将就此泡汤?

另一方面,在员工持股12个月期满之后,大股东是否有这个资金实力来补偿员工持股可能产生的亏损呢?在先前《投资有道》的相关报道中曾经提及,截至目前为止,中创凌兴的实缴注册资本为零元,该公司于2017年10月至11月收购三维丝股份的巨额资金并非自有,很大可能是通过杠杆融资所得。在三维丝股价持续大跌的背景下,中创凌兴到处借新还旧或许还不够,要再拿出“真金白银”来补偿员工可能的持股损失,很可能是心有余而力不足。

可是最让人疑惑的,还是上述这两个公告披露的时间顺序问题。第一大股东罗某的股份质押风险爆发于2018年10月16日,但是风险的提示公告却拖延到10月18日才披露,而在此之前的10月17日,中创凌兴公布了员工增持的倡议书。到底是巧合还是忽悠?还请中创凌兴给有意增持公司股票的员工们一个说法。

爆仓在即的,是第一大股东还是中创凌兴?

        在第一大股东罗某遭遇股份质押风险的关键时刻,大股东中创凌兴“伸出援手”,通过一纸倡议书,把三维丝的股价从大跌的泥潭里拔了出来。截至2018年10月22日收盘,公司股价收于5.38元/股,目前罗某质押在长城国瑞证券的股份,已经全部脱离了平仓线,“强平”风险暂时告一段落。

可是,中创凌兴的倡议书拯救的可能并非公告中的第一大股东罗某,或许恰恰是它自身。在先前《投资有道》关于三维丝的报道中曾经提及,早在2018年6月,第一大股东罗某就将其持有的全部公司股份,以委托的方式间接转让给了中创凌兴。目前上述已陷入质押风险的股份,其实际支配者很可能是中创凌兴的实控人张永辉和王光辉兄弟俩。如果放任三维丝股价继续大跌,那么中创凌兴将不得不承担相关股份被动减持的巨额损失。

虽然上述内幕人士爆料,并未通过三维丝的公告予以公开,但是罗某名下所持股份的质押去向,却为上述观点提供了部分佐证。

从2017年9月1日起至2018年9月9日为止,罗某名下的三维丝股份,从华宝信托有限责任公司、国民信托有限公司、建信资本管理有限责任公司和中泰证券股份有限公司等四家正规金融机构净流出,分别流入了长城国瑞证券、乌鲁木齐新果小额贷款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新果小贷)和北京中技知识产权融资担保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北京中技)三家机构。其中,向长城国瑞证券质押并且质押起始时间在2018年6月之前的股份为2,650万股,占向该机构质押总股份数的90.70%;而新果小贷在2018年6月29日曾经遭遇高达1,120万股的回购解质押。在2018年6月之后,质押股份大量流入并且没有流出的机构只有北京中技,目前罗某名下的1,800万股股份,依然质押在该机构,占罗某持股总数的31.35%。

无独有偶,截至2018年6月底,于2018年5月将其持有的100%股份委托给中创凌兴的第二大股东丘某,其名义上持有的3,708.49万股,已经全部向北京中技进行质押。

即使罗某仍然能够实际控制她名下的股份,那么实际掌握7,352.61万股三维丝股份投票权的中创凌兴,控制着占公司总股本19.07%的股份,或也难逃股权质押的风险。

截至2018年10月22日,三维丝仅披露了公司前两大股东罗某和丘某的持股质押情况,却从未披露中创凌兴的股份质押。但是从上述丘某名下股份的质押走向来看,中创凌兴的股份质押或有从监管严格的证券、信托和公募基金子公司向缺少监管的小贷公司及融资担保公司等类金融企业迁移的迹象。向上述缺乏监管的类金融企业质押,或者通过向私人质押,甚至进一步进行杠杆融资,在股价下跌的情况下,遭遇的平仓风险将更为严重,甚至不排除“血本无归”的结果。

声明: (本文为投资有道签约作者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及作者,否则视为侵权,本刊将追究法律责任)

读者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