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丰能源创始人病故,企业发展面临众多变数

时间:2019-03-15 14:19 栏目:特别策划 编辑:投资有道 点击: 2,992 次

长丰能源步入多事之秋!2019年1月30日,加拿大中概股长丰能源在多伦多联交所发布公告称将暂缓港股IPO计划。随后的2月22日,长丰能源再次发布公告披露,公司创始人、执行总裁兼董事长林华俊因健康原因将辞去公司的所有职位,新的执行总裁与董事长将由原公司副总裁、董事林司茵担任。而据多方求证,长林华俊已于3月病故。

根据公开信息披露,三亚长丰海洋天然气供气有限公司(公司海外上市主体:长丰能源,证券代码:CFY)是一家主营城市燃气、燃气设施建设、汽车加气站等业务的燃气供应商和综合性能源利用投资开发企业,公司1995年成立于海南三亚, 2008年2月其海外主体长丰能源有限公司在加拿大多伦多联交所(TSXV)上市。截至此次实控人变更之前,林华俊一直都是公司的实控人。

(图片来源于网络)

创始人林华俊或已病故,其女儿“挂帅”

据有关人士信息,长丰能源的创始人林华俊已于今年3月因病去世,而具体病因并未详细透露。我们获取消息后第一时间致电长丰能源官网上披露的公司座机以及分公司电话求证,却均未有人接听电话,也没有自动转接的语音提示,显得极不正常。同时,我们也向该公司的官方邮箱发送采访函,仍然是没有任何回复。但接近长丰能源的人士向我们证实,林先生的确去世,相关的丧事活动都已经举办。

若消息属实的话,创始人林华俊的去世恐怕会对长丰能源的正常经营产生较大的负面影响。据网上信息查询,林华俊最后一次出现在公众面前为2018年9月29日,他出面接受某媒体关于能源发展的采访,采访中林华俊还表示长丰能源正调整公司发展战略,力争成为能源体系变革的先行者。

2019年2月22日,公司突然发布了实控人与管理层的变动公告。公告披露,公司创始人、董事长兼执行总裁林华俊因健康原因将辞去在公司的所有职位,并任命公司副总裁、董事林司茵作为公司新一任的董事长兼执行总裁。林华俊将继续作为长丰能源的顾问。此外,公司高级顾问黄炜强将作为新的董事会人员填补林华俊离职后的董事会空缺。
根据公开信息了解,林华俊是1950年生人,早年从事房地产业务,后转向天然气领域,1995年成立长丰能源,担任了超过了20年董事长,旗下资产包括有长丰能源、法电长丰(三亚)能源有限公司、三亚长丰新能源投资有限公司、湘潭市长丰深冷能源有限公司等诸多公司。新上任的董事长林司茵为林华俊之女,曾任长丰能源副总裁兼董事会秘书。此外,我们还发现林司茵2018年1月才被董事会选任为公司董事,仅仅过了一年,就坐到了董事会的头把交椅,上升速度着实惊人,交班明显有点仓促。

香港IPO已经暂缓,前后说法互相矛盾

2019年1月30日,长丰能源发布公告称,据公司财务顾问分析,目前香港股市的波动较为消极,会一定程度上影响香港投资人对IPO企业的投资热情。基于对市场的判断,董事会决定推迟此次港股上市的IPO计划,直至香港资本市场环境有所改善。公司公告还披露,董事会将继续关注香港股市,以及全球资本市场,适时向所有投资人披露港股上市的最新计划。

如公告所述,长丰能源暂缓IPO的主要原因竟然是因为香港股市不佳,担心投资人投资热情不高。然而我们统计发现,港股今年以来并不像公司所描述的那样市场不振,恒生指数从年初的不足25000点,一路上扬至近30000点,涨幅达到了20%左右,市场火爆。所以,市场消极肯定不是公司此次推迟IPO的真实原因。

其实,这已经不是长丰能源第一次推迟港股的IPO计划。早在2018年7月12日,公司就发布公告披露:公司一直致力于推进港股IPO的进程,但2017年以来,由于公司新增的多个项目尚处于开发阶段,盈利状况需在全面运营后才能体现在业绩中,因此公司董事会决定推迟原定于2019年上半年公司在港股上市的计划,并推动新增项目尽快在财务报表中体现,以此增加港股IPO的公司估值。

前后两个公告对于推迟港股IPO的原因各执一词,还互相矛盾。这种矛盾可能恰恰就是长丰能源现状的一个真实表现。因为林华俊多年一直亲手掌舵企业,其突然生病直至去世,对于长丰能源这样的民营企业的影响无疑巨大,企业管理层在重大战略问题上或无法绝对统一,在港股IPO问题上的说法前后不一也源于此。

尚存重大诉讼未结,新掌门面临历史抉择

此外,长丰能源目前还有重大诉讼在身!其与中国京安有限公司(简称:中国京安)的股权纠纷案尚在审理之中,该案件涉及到国有资产的流失问题。

根据公开信息了解,中国京安原名中国京安总公司,是公安部1986年成立的部直属警用装备企业,于2017年根据国家相关文件要求改制为中国京安有限公司。该公司1999年曾为林华俊的长丰能源提供巨额的资金支持,也曾一度拥有长丰能源50%的股权,但是后来以林华俊为首的利益集团通过“连环套”让中国京安合计1100万元的借款与股权都化作了泡影,巨额国资流失。

2009年,中国京安将长丰能源重要关联方长凯实业及当时的法人代表林华俊告上了法庭,要求返还侵占的股权款750万元,紧接着2014年9月中国京安就长丰能源侵占350万元股权一案,再次将长丰能源以及法人代表林华俊一纸诉状告上了法庭,要求重新调整长丰能源股权结构,归还属于中国京安的合法股权。随后中国京安与长丰能源就上述案件开始了长达数年的“拉锯战”,据裁判文书网显示,双方之间围绕这些借款和股权之间的官司已经高达10余件,

其中中国京安已经在不少案件上获得了胜诉,但始终没有得到执行,没有拿回长丰能源的合法股权或者等价股权款。中国京安方面已经公开表示将继续穷尽一切法律手段。

然而,作为过去案件主要被告人的林华俊却突然病故,这使得案件又多了一份曲折。在通常情况下,民营公司的创始人已经在市场经营多年,人脉资源深厚,现在突然撒手西去,新任领导者能否完全继承以前的关系,商业合作伙伴能否继续给力支持,都面临着极大的变数。所以,长丰能源新掌门人能够涉过权力交接的险关,可能就要看其魄力与智慧了。快刀乱麻解决包括以上诉讼在内的一些历史遗留问题,让企业轻装上阵,或是一个明智的选择。

声明: (本文为投资有道签约作者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及作者,否则视为侵权,本刊将追究法律责任)

读者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