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上画派:被低估的艺术富矿

时间:2014-04-22 15:18 栏目:拍卖场 编辑:投资有道 点击: 1,500 次

作者:鲁刚    来源:投资有道11年8月刊

近年来,在以齐白石、徐悲鸿、李可染等领军的近现代书画市场持续走高的背景下,海上画派作品的价格也在悄然上涨,成为近现代书画领域一个富有潜力的投资洼地。

7月17日西 春拍“中国书画近现代名家作品专场”中,第164号拍品海派大师任伯年《华祝三多图》起拍价8000万元,不负众望地受到收藏家追捧,叫价一路上攀,最终以1.6675亿元成交,刷新其的个人拍卖纪录。

程十发《傣族婚庆图》
程十发《傣族婚庆图》

  7月初落槌的朵云轩春拍,海派精品专场的102件新海派精品拍出了3295.79万元。据书画鉴定家华明说,拍卖从上午一直拍到半夜,盛况空前。而更早一些时候,6月12日上海拍卖行以1545.6万元成功拍卖海派名家吴湖帆《春江泛舟》横披,每平方尺单价达376.97万元,一举刷新吴湖帆画作成交额和成交单价两项纪录。

在以齐白石、徐悲鸿、李可染等领军的近现代书画市场持续走高的背景下,海上画派作品的价格也在悄然上涨,成为近现代书画领域一个富有潜力的投资洼地。上海海派美术馆馆长、收藏家万峻池表示:“多年来,海上画派作品的价值被严重低估,近一年来海派书画作品的上涨,是其应有价值逐渐被藏家所发现和认可的必然结果。”

成就堪与宋元书画比肩

海上画派诞生于鸦片战争之后,上海开埠通商之初。此时形成了上海历史上第一次大规模移民潮,使得的城市化空前壮大,成为真正的“五方杂处”之地。经济的发达使得很多画家也来到上海定居和发展,因此正如华明所说,海上画派的开创者们大多数并非上海本地人,如赵之谦、任伯年、吴昌硕都来自浙江,虚谷是安徽人,只有钱慧安是上海宝山人。

程十发先生曾有“海派无派”的说法,其实这正是海派的一个特点,即海纳百川,在继承传统的基础上,融合中西和古今艺术的精华。上海市收藏协会副会长、上海拍卖行副总经理陈克涛将“风起云涌大时代”、“古今中外大融合”、“南北画家大汇聚”、“海派画风大流通”四点归结为海上画派兴起的时代背景。

海上画派成员众多,时间跨度久远,风格流派多样,是20世纪中国最大的画派。早期的任伯年、吴昌硕、吴湖帆等大家不用说,识者还往往津津乐道于解放后上海成立中国画院时的盛况。

当时上海中国画院男画家50位,女画家9位,加上院长丰子恺,正好60个人,因此也有海上画家六十家的说法,基本上可以涵盖海上画派的精英。这些都是职业画家,当时还有一些其他系统的大家,如伍蠡甫、邵洛羊。今年3月刘旦宅去世,有评论者认为标志着海上画派的谢幕。至此,当年的六十家除了陈佩秋之外,均已不在人间。

但陈克涛并不这么认为,他觉得海派仍将继续存在。因为与当年海派初创时相比,现在上海的情况虽有变化,但产生海派的背景或者说延续海派发展的背景并没有变化。海派本来就是在继承的基础上讲究创新,现在也是如此。

华明则对海上画派的艺术成就给予了高度评价,他表示,海派书画不一定可以宋元书画相比,但并不输于清代,“近现代书画,尤其是山水画,如黄宾虹、张大千、吴湖帆是传统山水画的最后辉煌”。

举例来说,傅抱石的抱石皴、黄宾虹有理论指导下的特定画法、吴湖帆的水墨和青绿的合璧、以及晚年张大千的泼墨泼彩,这都是前无古人的画法。

万峻池
万峻池几十年来不遗余力地推动海派书画市场的发展,积累了一大批精品。 摄影/胡军

  被严重低估的富矿

今年3月万峻池在上海长乐路的海派美术馆开幕了,这位从13岁就开始涉足海派书画的收藏家,已经收藏了几千件海上书画精品。谈起这几十年来的收藏经历,万峻池至今唏嘘不已。“长期以来海上画派被严重低估了,”他表示。而这一看法恰好与陈克涛的观点不谋而合:“海上画派是一座值得大力开发的富矿、金矿。”

21世纪初的时候,万峻池就参加了嘉德的拍卖会。拿他的话来说,当时谢稚柳、刘旦宅的作品也就十几万元一幅,而金陵画派的钱松 的作品“充其量只能算二流”,却要拍到几十万,李可染的一幅画更是要上百万元。万峻池心想,究竟是这些艺术家无能,还是我们这些收藏家无知?他觉得答案应该是后者。

怀着为这些自己心目中的海派大家正名的冲动,2003年,他撰写出版了《画坛巨匠——海派画家33家》一书,介绍了包括赵叔孺、孙雪泥、朱屺瞻、张大千、江寒汀、陆俨少、唐云、谢稚柳、程十发、刘旦宅等33位海上画坛的巨匠。

这些年中国近现代书画市场以齐白石为领军人物,今年5月,白石老人的《松柏高立图·篆书四言联》拍出了4.255亿元的天价。而齐白石和徐悲鸿都很崇敬的任伯年的作品,在今年西 春拍前,除了可数的几件上过百万外,平均价位都只有区区几十万元,对此万峻池认为不可思议。

这种价格的倒挂并非孤例。万峻池说:“陆俨少单幅作品价位达到上千万元的时候,谢稚柳的作品只有10万元左右一幅,说起来两位大师在艺术成就上本不相上下,价格相差如此之大,实在不可理解。”

谈起海上画派被市场低估的原因,万峻池分析,这说明了我们的收藏家还缺乏专业水准。在这种情况下,他认为,市场是需要引导的。

2003年,嘉德春拍上拍刘旦宅的《金陵十二钗》。当时刘旦宅的作品单幅一万元左右,因此这幅作品估价仅为16到20万元。但在万峻池心目中,刘旦宅作品的价格上升空间很大,根本不止这个数。因此在现场,他和另外一位竞拍者杠了起来,一直将价格顶到了85万才罢手。事后,对方气呼呼来找他,质问他什么意思,万峻池却不慌不忙地对他说:“如果您觉得买贵了,可以80万元卖给我。”

如今十年不到,刘旦宅的单幅作品价格已经涨了好几倍。事后这位藏家有一次又见到万峻池,不得不翘起大拇指,佩服他的眼光。

刘旦宅《东山图》
刘旦宅《东山图》

  参与就是荣光

对于投资海上画派作品,目前来说,据陈克涛介绍,主要存在三种购买途径,一是画家家里,二是画廊,三是拍卖行。这三种途径,一般来说拍卖行组织的海派专场作品相对比较集中,而且“因为在场见证的人多,安全系数高;加之有发票,因此流传比较有序,对未来流通有积极影响”。

就价格而言,陈克涛认为现在流行的以平方尺来计算是一种不合理的方式,而应该是一幅画多少钱才对。“画作质量与尺幅大小并不一定成正比,画得好,小幅作品同样是精品,画不好,没有气质、韵味,那再大也不应该很贵。”

至于说回报,陈克涛认为海上画派作品的增值是一定的,每年10%到15%的涨幅,跑赢通胀没有问题。而万峻池则表示,他对中国艺术品投资回报率的理解,是要在后面加一个零的。

万峻池鼓励记者多跑市场,“参与就是荣光”,只有多实践,才有可能以合理的价钱买到自己心仪的作品。对于艺术品投资,他与上海另一位人称淘宝军师的程庸的观点可谓如出一辙,那就是捡漏。可以说,捡漏是收藏永恒的魅力。

陈克涛建议,书画作品持有时间不宜过短,一般至少要收藏四五年之后出手,才能获得一定的利润。“拍卖行一进一出,买家和卖家要各付10%的佣金,如果今年买,明年抛,那不仅市场缺乏新鲜感,利润也会被佣金吃得所剩无几。”

上海从事书画拍卖的拍卖公司有朵云轩、上拍、国拍等,这几年海派书画的作品价格在不断上涨,因此藏家也不轻易出手了。“现在很多人手里有程十发、唐云的作品,往往选择继续持有,我们征集拍品也十分辛苦,”陈克涛说。他用千方百计、千山万水和千辛万苦来形容拍品征集的不易。连对于自己眼光非常自信的万峻池也表示,如今市场里懂行的人是越来越多了。

因为市场的逐渐看好,海派大师的作品作假的也越来越多。陈克涛介绍说,目前市场上流通的程十发的画,假的比真的多;谢稚柳的假画也不少于其真画。相对而言,投资购买新海派也许是个不错的选择。那么对于新手,如何选择新海派画家呢?

陈克涛认为,首先看画家的功底,笔墨功夫好不好,其次看他有无师承以及人品,最后如果是行业协会如画院、美协、文史馆成员,则一般来说,保险系数更大。举例来说,他比较看好施大畏、韩天衡、韩硕、车鹏飞等人的作品。万峻池则比较看好卢辅圣、张桂铭和韩敏等人的市场前景。华明在接受采访时也表示,韩敏的作品三四年前还只卖五六万一幅,现在拍卖都要到30万元左右了。

艺术品投资有门槛,真假鉴定是最大的问题。对于普通投资者,万峻池建议多跑美术馆,多看真迹。而陈克涛则告诫普通书画爱好者,尽管可以通过看书、上培训班来学习提高自己的眼里。但是真要达到精通却很难。陈克涛自己也在给人上课,而且涉足书画鉴定很多年,但“老师教的都是皮毛,因为历代模仿的高手太多了,当年张大千仿石涛,就足以乱真”。

举例来说,2002年上海博物馆《晋唐宋元国宝书画展》上展出的72件书画国宝,也有很多争议,甚至有人说除了书法作品,其他都是仿品。因此,无论在哪里买画都要有专家把关和掌眼。

陈克涛自己现在买东西,也要请朋友来交叉验证,“骗一个人容易,要骗几个人难度就难很多”。陈克涛认为无论是博物馆还是民间市场派的专家,都各有所长,也都有看走眼的时候,不可能百发百中。

对于在拍卖行买东西,华明表示最好选择一些比较有信誉的拍卖行,否则很有可能上当吃亏。信誉不佳的小行,即便是一些公认的真理,也有可能是陷阱。比如不见得人人争抢的拍品就一定是精品,反而有可能是局。当然,小行也有机会,一些流拍的拍品也不见得真的没有价值,当然,这需要有比较高的眼光。

声明: (本文为投资有道签约作者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及作者,否则视为侵权,本刊将追究法律责任)

读者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