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弃过去是为了更好的追寻未知”

时间:2015-12-06 15:32 栏目:艺人 编辑:投资有道 点击: 4,388 次

尽管艺术层面出现了具象到抽象的巨大转变,如果细观赵俊忠的作品,你仍能够在其间细腻而认真的笔绘中捕捉到那些一脉而续的蛛丝马迹。往来“未定”是因,已知的“定”亦是因,对艺术家赵俊忠来说,一切或许刚刚开始。

“放弃过去是为了更好的追寻未知”

从艺术家赵俊忠如今的抽象写意作品中,似乎已很难看出其师从陈逸飞9年所印刻的痕迹。

这位方过不惑之年的艺术家,言语间满是山东汉子的爽直和朴实,他的画作却透着迷离、透着未知,画面朦胧,隐有诗意。这是一种奇怪的反差,也是他离开陈逸飞师下,抛弃过往,追寻“未定状态”,赴京求学作画这多年来的某种反射。

事实上,尽管艺术层面出现了具象到抽象的巨大转变,如果细观赵俊忠的作品,你仍能够在其间细腻而认真的笔绘中捕捉到那些一脉而续的蛛丝马迹。往来“未定”是因,已知的“定”亦是因,对艺术家赵俊忠来说,一切或许刚刚开始。

2015年,对他来说更是一个新的开始,不仅是艺术创作个人风格的逐渐成熟。这位打磨多年的艺术家也正在为市场逐渐认识。11月,他的艺术沙龙展在上海浦东香格里拉大酒店开幕,不排斥任何一种艺术的推广方式,这也是这位艺术家坦诚求变的艺术态度最好的表示。

Q:您在陈逸飞师下受教9年,这段经历对您的艺术生涯的影响?

A:最蹩脚的建筑师从一开始就比最灵巧的蜜蜂高明的地方,在他在用蜂蜡建筑蜂房以前,已经在自己的头脑中把它建成了。劳动过程结束时得到的结果,在这个过程开始时就已经在劳动者的表象中存在着,即已观念地存在着。早期画画更多是劳动,因为结果在开始之前就已经设计好了。这也让我有强大的渴望从过分明确的目的中解放出来,进入一种未定状态。

Q:您的创作从写实到写意,这样的变化是如何发生的?

A:为了“追寻未定”,我曾经离开熟悉的上海,去北京漂着,就像波德莱尔笔下的游荡者,不希望人们猜出行踪。从上海的确定到北京的不确定,生活也发生了重大变化。这个变化我觉得非常满意。只要变了,不管变成什么样子,对艺术家来说,都是一件好事。感觉心态也不再固执,而是变得闲散起来。

Q:无论是人体还是风景,您的作品总让人有“未知”感,您希望观者从你的作品中理解到什么?

A:希望作品能够揭示一种未被关注的生存状态,这种状态通常被称之为迷离或者六神无主,在我们惊恐、狂喜、无聊的时候,都会出现这种状态。它让我们不再专注于某个具体的目标,而是在歧路上迷失。我的作品希望指向人对自我的生存状态的反思。

Q:在画面处理上您是如何体现出这种迷离的?

A:主要还是通过回归色彩本身的感受力,试图从视觉与内心的感受上,营造出一种诗意的朦胧风景。将光与色融合起来,捕捉景色处于暮色中的晚霞或晨曦微露的时刻,似乎一切都刚刚萌芽或者处于消失之际。这个时刻是诗意的世界处于开始之前与消失之后的那个过渡时刻,画面上的事物没有明确的形状,纯粹靠色彩本身的细微色差来暗示出自然景色变化。

“放弃过去是为了更好的追寻未知”

Q:您如何看待艺术和市场的关系?

A:艺术和市场的关系是复杂而又暧昧的,彼此对立却又相互依赖,爱恨交织。艺术需要市场的认可和扶持,又在同时规避市场对其过多的干涉和控制。市场需要独创、先锋、自由的艺术,又希望市场自始至终影响着艺术,以致艺术不脱离市场。作为一名艺术家,我必然努力争取着自己艺术创作的完全自由独立。

文/北岸

声明: (本文为投资有道签约作者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及作者,否则视为侵权,本刊将追究法律责任)

读者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