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永辉无缘三维丝董事会,但他的大麻烦可能刚开始

时间:2018-08-14 18:22 栏目:特别策划 编辑:投资有道 点击: 419 次

2018年8月13日,厦门三维丝环保股份有限公司(证券简称:三维丝,证券代码:300056.SZ)召开了2018年第五次临时股东大会,这次股东会的主要议程是董事会换届选举。这本应该是张永辉的“加冕”典礼,但由于8月9日被证监会出具《行政处罚(及市场禁入)事先告知书》,张永辉将被证券市场禁入十年,于是,一切就“戛然而止”。据知情人士透露,股东会在略显尴尬的气氛中进行,张永辉无缘三维丝董事会,总经理职位也不保。但是,这也许只是张永辉大麻烦的开始,仅仅就是证监会出具三份《行政处罚(及市场禁入)事先告知书》透露出来的违法违规事实就可能后患无穷,后续有可能引起的众多民事或者刑事追责都不是小事。多米诺骨牌的第一块已经推到,后面的连锁反应是否会成为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谁也不知道。

张永辉无缘三维丝董事会

    据相关知情人士透露,实际出席三维丝昨天股东会的人数很少,除了前董事长罗祥波、几个高级管理人员和部分到场董事及监事候选人之外,实际到场的股东及股东代表寥寥无几。

经过大会议案审议和股东投票表决之后,最终大会选举出王光辉、冉昶、徐秀丽、陈玲瑜、叶守斌、许新新等6名候选人担任公司第四届董事会非独立董事;选举出樊艳丽、朱力、洪春常等3名候选人担任公司第四届董事会独立董事;而张文华和周荣德分别当选公司第四届监事会非职工代表监事。可是,原先进入董事会呼声极高的公司原总经理张永辉却仅得票10,103股,与其他非独立董事候选人得票数动则上百万的情况,天差地别,最终不得不面对无缘董事会的结果。

但是,三维丝2018年第五次临时股东大会决议公告披露,本次股东大会分网络投票和现场表决两部分,其中现场会议于8月13日下午14:00在在厦门火炬高新区(翔安)产业区春光路 1178-1182 号公司 5 楼会议室召开。会议由公司董事长罗祥波主持,其他与会人员包括原先担任董事的公司前两大股东罗红花和丘国强、公司监事会三名成员、原总经理张永辉领衔的高级管理人员团队——董事副总经理兼财务总监徐秀丽和副总经理兼董秘杨未来、各位非独立董事、独立董事和非职工监事候选人,以及若干其他股东及股东代表。

“这个公告也涉嫌虚假,股东会现场没几个人,罗红花和丘国强就没看到,真不知道为什么这样的事情也要瞎胡说。”知情人士无奈地说。

王光辉代替其兄独揽大权,高管层几乎全部换血

    虽然,张永辉未能如愿进入董事会,但是最终的选举结果,却并未破坏其“战略布局”的意图。代替张永辉进入三维丝董事会的,是其弟王光辉,后者不仅荣任董事长,还接替将被市场禁入的哥哥张永辉,出任总经理一职,可谓是“大权独揽”。

王光辉是张永辉的亲弟弟,而且从2015年3月北京京驰资本管理有限公司创立开始,就两兄弟并肩奋斗。市场有一种传闻,弟弟王光辉不是资本市场出生,根本不懂这行,只是哥哥张永辉的“白手套”而已。但不管怎样,有这么一个特殊关系的人占据董事长和总经理职位,张永辉或许还是能够间接掌控三维丝。

而就在昨天的股东大会后,三维丝高管的大洗牌也正式开始。

通过对比三维丝第三届董事会第三十九次会议决议公告和2018年第五次临时股东大会决议公告,在公司目前当选的非独立董事中,由张永辉实际控制的中创凌兴及第二大股东邱某所推举的王光辉、冉昶等两名董事候选人都顺利当选,占据公司第四届董事会当选非独立董事总人数的1/3;而由第一大股东罗氏夫妇推举的徐秀丽、陈玲瑜,以及第四大股东厦门坤拿商贸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厦门坤拿)推举的叶守斌、许新新也都顺利成为非独立董事。表面看是势均力敌的三国演义,而实际上,根据某知情人士透露,罗氏夫妇退意已决,提名人选应该也是张永辉的意思,因此实际的选举结果,或许是2:1。

在临时股东大会后召开的第四届董事会第一次会议上,刚刚当选公司非独立董事的王光辉全票当选了三维丝的董事长兼总经理,在形式上完成了决策权和经营权的一把抓。而且三维丝董事会的战略委员会、审计委员会和提名、薪酬与考核委员会的成员,都由王光辉、樊艳丽和朱力三人组成。

不难看出,中创凌兴及其背后的张永辉、王光辉,通过本次董事会换届,已经完成了对公司的实际控制,三维丝已经改换门庭。

此外,比较第三届董事会和第四届董事会非独立董事的构成,不难发现第四届董事会中,除了第三届董事会中的“新人”徐秀丽之外,其他“老面孔”诸如董事长罗祥波、董事罗红花、丘国强、屈冀彤和刘勇都将不再继续担任非独立董事,并且郑兴灿、王智勇、吴红军也不再续任公司独立董事。大换血的除了董事会之外,还有监事会的三名监事,第三届监事会的康述旻、陈为珠和彭南京都不再担任监事职务,改由张文华、周荣德和王燕红担当公司监事职务,其中中创凌兴推选的候选人张文华,在会后的第四届监事会第一次会议上成功当选监事会主席。此外,公司的高级管理人员也变动不小,除常务副总经理兼财务总监徐秀丽代理了原先由杨未来担任的董秘职务之外,无论是总经理,还是其他三位副总经理,都换成了“新面孔”,从如此大规模的高管大洗牌,或许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三维丝内部股东之间的争斗实际上并未平息,“宫斗”反而很可能在进一步升级。

科融环境的股民索赔,或令张永辉应接不暇

    虽然张永辉落选三维丝的董事后仍通过其弟掌控了该公司,但是证监会的处罚一定不是吃素的,所有的违法违规终将付出代价,即将到来的后续民事甚至刑事追责,将可能令张永辉“悔不当初”。

据新浪财经讯发布,8月14日,新浪股民维权平台收到一起陆姓股民针对科融环境维权的维权申请,该陆姓股民截至8月14日已经损失6.73万元,该维权请求已经被平台的知名律师臧小丽接受。

根据证监会出具的《行政处罚事先告知书》(处罚字【2018】96号)披露,在天津丰利创新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天津丰利)通过收购徐州科融环境资源股份有限公司(证券简称:科融环境 证券代码:300152.SZ)的控股股东——徐州杰能科技发展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杰能科技)的全部股份,以实现对该上市公司的间接收购的过程中,时任公司法人代表的张永辉,与“丰利系”的实控人毛某一起,全程策划并实施了通过向杰能科技挪用1.37亿元减持款,以便向浩中金宏骗取借款7.00亿元的杠杆并购事项。因天津丰利实际投入的收购资金仅6,306万元,而最终撬动的并购资金高达9.00亿元,其融资杠杆倍数达到了14.27倍!如此高杆杆收购,对科融环境的后续稳定经营产生了重大的风险。而且,被天津丰利间接控制后的科融环境,对上述并购案的融资事项和收购股份的情节,也并未进行详尽、充分、完整的信息披露。

于是,在天津丰利收购前后,科融环境的股价在短期内上涨了56.17%,可是此后便踏上了漫漫熊途。在将近两年的时间内,科融环境的股价从2016年9月7日的收盘价10.76元/股,跌到截至2018年8月13日的收盘价2.90元/股,期间跌幅高达73.05%。无数科融环境的中小股东亏损累累,血本无归。证监会出具的《行政处罚事先告知书》,无疑为他们的索赔维权指出了一条明路,后续张永辉身陷科融环境中小股东的维权诉讼,或将是大概率事件。

除了股民诉讼,上述天津丰利向浩中金宏杠杆融资的7.00亿元贷款,截至目前是否已经完全清偿了?如果“丰利系”不能完全偿付上述巨额借款和利息,张永辉作为涉事的相关方,或也将难逃法律追责。

伪造文件挪用基金资金,投资人会否“先刑后民”?

    除了高杠杆融资并购和信披违规之外,张永辉和毛某还存在违法挪用旗下两个私募基金产品的资金,以掩盖其他基金产品投资失利的行为,或已涉嫌触犯刑法中的合同诈骗罪和挪用资金罪,将可能为张永辉带来牢狱之灾。

根据《行政处罚及市场禁入事先告知书》(处罚字 [2018]98号)披露,为了使丰利财富(北京)国际资本管理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北京丰利)旗下的私募分级资产管理计划——“长安丰利24号分级资产管理计划”(以下简称:长安丰利24号)能够在跌破止损线遭强制停止交易后,及时恢复交易,时任北京丰利总经理的张永辉将公司旗下的另两个私募基金产品——丰利经证定向增发基金(以下简称:丰利经证)和丰利久嬴证券投资基金(以下简称:丰利久嬴)的资金,借道熙泉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注入长安丰利24号,为其补资4,240万元,前后从上述两个私募产品合计挪用资金高达7,790万元。为了达到恢复交易的目的,其不惜伪造私募基金合同补充协议、长安丰利24号基金管理人的说明函和被挪用资金的两个私募产品共计8位投资人的《投资人说明函》,应该说情节和性质都是比较恶劣的。

上述资金挪用到底是由“丰利系”实控人毛某还是张永辉主导呢?据知情人士爆料,由于与毛某之间的矛盾激化,张永辉在2017年9月离开科融环境后,但凡提及毛某,张永辉常常对她在市场经验上的不足嗤之以鼻。此外,根据工商信息和上市公司高管任职简历披露,与张永辉长达15年丰富的法务和金融行业从业经验相比,从2013年才刚开始接触投资管理业务的毛某,确实只能算是资管行业里的一名“新兵”。

如果的确是张永辉主导了上述巨额资金的乾坤大挪移,丰利经证和丰利久嬴两个基金产品中“被代表”了的8名投资人,恐不会轻易放过张永辉吧?如果资金没有返还,甚至已经出现亏损,民事诉讼固然不会少吧?严重一点估计,检察院以挪用资金罪和合同诈骗罪的罪名发起公诉,也不是没有可能的。

声明: (本文为投资有道签约作者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及作者,否则视为侵权,本刊将追究法律责任)

读者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