钜宝盆的信息披露一塌糊涂,产品风控能好到哪里去?

时间:2017-09-11 18:58 栏目:财富管理, 资讯 编辑:投资有道 点击: 530 次

钜宝盆为上海翼勋互联网金融信息服务有限公司(简称,翼勋互金)旗下的互金理财平台,截至9月7日,该平台累计投资金额277亿,累计注册人数15.78万,规模不算小,在行业内也算是小有名气。但就是这样一家平台,投资有道记者通过简单研究就发现,其信息披露前后矛盾,差错明显,真可谓一塌糊涂。那么,这样一家连自己的信息披露都漏洞百出的平台,对于项目和借款人的信息又怎么能够仔细辨别,识别真伪了?产品的风险控制能靠谱吗?

平台信息披露互相矛盾

打开钜宝盆的官网,就发现不少互相矛盾的信息披露。比如在员工人数上,公司披露自己的员工总人数是405名,但在“风控团队建设情况”这个版块中又披露“数千名员工奔波在全国业务一线,负责对借款人的信息、资质、信用状况进行一对一的甄别、审核。”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了?难道该平台的风控人员都是没有编制的“临时工”吗?而且这多出来的数千人也远远超过了公司的员工总数405名,难道该平台还存在大量的奔波在全国业务一线的“机器人”员工吗?

数千名员工奔波在全国业务一线

公司在职员工人数共计405名

就是专门针对风控团队的描述,钜宝盆也是前后矛盾。在其官网上的员工情况介绍中显示“同时,公司在上海、西安组建了具有法律、金融、财务等专业知识的179 人风控团队。”而在其官网的风控措施上又说“翼勋风控团队目前共有200多位员工,总部位于上海,在西安设立有风控分中心。 组织架构包括:信贷审批部、风险管理部、信贷催收部。”那么,同样的页面上,对于同一个团队的人数是两个相差不小的数子,请问该平台,投资者应该相信哪一个?再者,钜宝盆对于自己的风控团队的人数都披露不清楚和准确,足以说明该公司的管理水平存在问题,那么该平台的风控能力和质量又能好到哪里去了?

公司在上海、西安组建了具有法律、金融、财务等专业知识的179 人风控团队

翼勋风控团队目前共有200多位员工,总部位于上海,在西安设立有风控分中心

再来看另一个明显涉嫌虚假的信息。钜宝盆在股东情况中披露王晖是董事、总经理,持股10%。但是投资有道记者通过查询最新的工商信息发现,王晖通过上海翼勋企业管理有限公司(翼勋企业)间接持有钜宝盆5%的股份,不是10%,而且在2017年7月4日的工商变更中他已经丧失了翼勋互金的法人资格和董事席位,8月14日,翼勋互金再次进行了工商变更,孙海江仍然是该公司唯一的董事。

股东情况:王晖持股10%

翼勋企业工商信息

翼勋企业工商信息

翼勋互金公司的2016年财务报告是经过全球有名的德勤会计所审计的,但就是这份报表也存在与工商信息不一致的地方。审计报告显示翼勋互金2015年的注册资本到位为2360万,2016年没有新增,也是到位2360万,但是在工商信息中披露,该公司2015年的注册资本到位是0,2016年的注册资本到位才是2360万。到底是工商备案造假还是年报财务造假?记者不得而知。

产品信披不透明,借款用途不清

与自己平台披露自身信息不严谨一样,钜宝盆在披露产品信息的时候也是非常的不透明,不合规。

钜宝盆平台共有理财计划和钜宝债权两类项目。理财计划为自动投标项目,投资人加入固定期限计划之后,平台会对投资人的资金进行自动投标,资金会被分散到若干个不同借贷项目中。钜宝债权则为一对一的消费贷。

虽然目前有多个平台采用自动投标产品,但是钜宝盆理财计划的信披却更为不透明,投资者甚至都无法了解到借款人的资金用途,无法看到资金流向。在投资人确认投资前能看到的只有平台上所有项目共84357个标的组成(数据截止至2017年9月1日),但投资者却根本无法了解到自己所投投资的单个理财计划是由这其中的哪些借款项目组成。

当投资人确认投资后才能看到资金被投进了哪几个借款项目,但是这些借款项目的借款人的信息却非常不完善,只能看到一个姓和借款金额,年龄、职业、借款用途等信息一概没有披露。中国互联网金融协会去年发布的《互联网金融信息披露 个体网络借贷》明确要求,对借款人信息披露时必须披露其借款用途。投资有道记者联系了钜宝盆的工作人员,该工作人员也证实就算投资人已经确认投资后也是依然无法看到借款人的详细借款用途。

另外,8月初,上海黄浦区互联网金融风险专项整治办公室召开闭门工作会议。会上,黄浦区金融办整治办向24家互金企业宣讲了国家互联网金融整治规定,黄浦区互联网金融风险专项整治办公室对P2P提出了五点要求:1.网贷机构必须是信息中介的身份;2.业务必须是直接借贷模式;3.不得触碰红线;4.规范存管要求;5.信息披露完整。

专项整治小组要求P2P“业务必须是直接借贷模式”,每一笔交易都需要有出借双方的电子交易合同,不能有列表清单的形式代替逐笔交易。这意味着P2P网贷机构只能发布一对一的借贷投资产品,不得将债权打包,或利用自动投标工具将投资人的资金分散投资。由此看来钜宝盆这种自动投标的项目在未来也将面临整改。

谁的钜宝盆?钜派投资OR胡天翔

钜宝盆隶属翼勋互金。翼勋互金是2015年4月成立,当时的股东是何旭华、羊仲清、王晖和上海镛华资产,实缴注册资本2360万,其中羊仲清出资1000万,占比最大。四个月后的2015年9月,上海钜派投资集团有限公司(简称,钜派投资)开始正式登场,一举直接控股翼勋互金,收购完成后,翼勋互金的股东变更为钜派投资和王晖、姚伟示、刘敏、李良、倪建达、胡天翔、王晖,其中钜派投资占股78%,是控股股东。2015年11月,这次股权转让完成工商变更。至此,应该说翼勋互金应该说是妥妥的钜派投资的控股子公司。

      翼勋互金股东变更,成钜派投资控股子公司

但是,时隔一年之后,江湖风云变化,翼勋互金似乎又脱离了钜派投资的怀抱。2016年9月6日,上海武欧企业管理有限公司(简称,武欧企业)从上海钜派等股东手中受让了全部翼勋互金的股权,钜宝盆成为武欧企业独资的公司。而武欧企业的股东是两个自然人,一个姓欧,一个姓武,注册资本只有1000万,成立于2015年8月,与钜派投资看上去没有任何关系。比较奇怪的是,这次离奇的股权转让到2016年12月31日都没有完成工商登记备案,一直拖到2017年7月4日才完成变更。更加奇怪的是,工商变更完成仅仅一个多月,武欧企业又将翼勋互金的全部股权转让给了上海翼勋企业管理有限公司(简称,翼勋企业),而这个翼勋企业又似乎是钜派投资的影子公司。

翼勋互金2016年9月5日股权变更

翼勋企业成立于2016年6月,本来是翼勋互金投资成立的全资子公司,但是在2016年9月5日,该公司的股东变更为姚伟示、何旭华、胡天翔、陈怡及上海涛鹏企业管理有限公(简称,涛鹏企业)等16个股东。2017年3月,陈怡等7个股东出局,翼勋企业的股东变更为现在的9位股东,分别是涛鹏企业和王晖、姚伟示、刘敏、李良、倪建达、胡天翔、羊仲清、何旭华。非常明显,这是一份似曾相识的名单,上述9位股东除了涛鹏企业以外都是翼勋互金成立时或钜派投资控股时就出现过的股东,而且其中不少人也是现在钜派投资的股东或者高管。这样来看,现在的翼勋互金即使不是钜派投资的旗下公司,那也应该算是钜派投资的关联公司。但是,在钜宝盆的官网上,投资有道记者看不到任何钜派投资的信息,就连核心管理人员CEO胡天翔本人的简历介绍也是刻意回避其钜派投资的从业经历。

翼勋互金2017年3月2日股权变更

翼勋互金股权变更

2017年7月4日上海钜派转让翼勋互金股权至武欧企业

武欧企业转让翼勋互金全部股权至翼勋企业

从2016年9月被武欧企业离奇控股,到2017年8月再次回归钜派系人员手中,翼勋互金曲线救国的路线似乎在隐藏着什么。而且,翼勋互金旗下的钜宝盆作为一个金融行业新兵,刻意回避与钜派投资这个美国上市公司之间的关系了,也不符合常理,似乎在暗示着什么。但所有这一切肯定不是如公开媒体报道的胡天翔与钜派投资现在管理核心倪建达之间的个人恩怨那么简单,这中间应该是法律边界和利益转移之类的一些重大问题。投资有道记者将继续关注。

声明: (本文为投资有道签约作者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及作者,否则视为侵权,本刊将追究法律责任)

读者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