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办券商又扎一刀 千疮百孔的枫盛阳还有救吗?

时间:2017-06-13 15:44 栏目:金色光 编辑:投资有道 点击: 3,819 次

4月21日,天津枫盛阳医疗器械技术股份有限公司(证券简称:枫盛阳,证券代码:430431.OC)发布一则风险提示公告。

公告称,由于枫盛阳审计工作尚未完成,预计无法在2017年4月30日前披露2016年年度报告。故主办券商华龙证券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华龙证券)提醒投资者注意:如枫盛阳在2017年6月30日前(含当日)仍无法披露年报,其股票存在被终止挂牌的风险。

而目前,枫盛阳仍处于停牌状态。

2016年8月19日,枫盛阳发布股票暂停转让的公告。公告中称,因正在筹划存在重大不确定性的事项,经向全国中小企业股份转让系统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股转系统)申请,公司股票自2016年8月22日起暂停转让,暂定恢复转让的最晚时点为2016年10月22日。

此后,因不确定性因素在最晚恢复转让日预计不能消除,枫盛阳股票最晚恢复转让日办理过三次延期,分别延期至2017年1月20日、2017年4月20日、2017年7月20日。

记者查阅资料后发现,除了年报披露和停牌最晚恢复转让日延期外,枫盛阳还有不少问题。

监管点名 公司和实控人双双受罚

公开资料显示,枫盛阳成立于2009年,是一家从事于医疗器械产品的批发和销售的公司。

2014年1月,枫盛阳成功挂牌新三板。

挂牌后,枫盛阳的营收状况一直维持增长。数据显示,枫盛阳于2014年、2015年分别实现营业收入1.65亿元、1.84亿元,较上年同期分别增长110.90%、11.79%;实现归属公司所有者净利润2355.07万元、2801.11万元,较上年同期分别增长174.29%、18.94%;资产总额1.28亿元、2.36亿元,较上年同期分别增长75.32%、84.41%。

然而,华丽的报表数据后,枫盛阳的资金早已被其实控人掏空。

公开资料显示,枫盛阳挂牌后,于2014年1月至2016年3月期间为时任公司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董事长兼总经理刘金玲等市场主体违规提供担保,涉及担保金额2739.5万元。挂牌后累计违规对外担保的数额占挂牌公司2015年期末经审计净资产的14%,担保对象为挂牌公司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及其关联方。以上担保未按照公司章程履行审议程序,也未及时进行信息披露。

对此,枫盛阳于4月7日发布公告称收到股转系统《关于对天津枫盛阳医疗器械技术股份有限公司及相关责任主体采取自律监管措施的决定》(以下简称:《决定》)。

《决定》中称,枫盛阳的上述行为违反了《公司法》、《全国中小企业股份转让系统挂牌公司信息披露细则》相关规定;刘金玲及王建建未能忠实、勤勉地履行职责,违反了《全国中小企业股份转让系统业务规则(试行)》《信息披露细则》相关规定。

鉴于上述违规事实和情节,根据相关规定, 全国股转公司做出如下决定: 对枫盛阳采取出具警示函的自律监管措施;对刘金玲采取要求提交书面承诺的自律监管措施;对王建建采取要求提交书面承诺的自律监管措施。刘金玲、王建建于收到本决定书之日起五个转让日内,向全国股转公司提交书面承诺。

此后,枫盛阳又于4月20日收到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天津监管局(以下简称:天津证监局)的处罚书。

据公告,刘金玲在未经公司董事会、股东大会批准的情况下擅自使用公司公章以公司名义对外提供担保,以公司名义对外进行借款,借款资金并非供公司使用,且未依法及时告知公司,致使公司对外担保事项、资金占用事项披露不及时。

这一情况违反了《非上市公众公司监督管理办法》相关规定。对此,天津证监局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证券法》第一百九十三条的规定,拟作出以下决定: 1.对枫盛阳给予警告,并处以40万元罚款; 2.对刘金玲给予警告,并处以20万元罚款。

虽然目前枫盛阳还未披露2016年年报,但根据其2016年半年报数据来看,公司今年收入和利润大幅下滑。
数据显示,枫盛阳2016年上半年实现实现营业收入2335.30万元,较上年同期下降73.77%;实现净利润-1.88亿元,较上年同期下降1414.05%;实现利润总额-1.87亿元, 较上年同期下降1081.56%。

而就目前看来,枫盛阳是否真的会被股转系统叫停,其答案也不言而喻。

曾经“女首富”深陷股权质押风波,做市商纷纷退出

枫盛阳挂牌新三板后,第一天成交价格12.9元/股,公司实控人刘金玲持股市值也超过6亿元,一跃成为“天津首位新三板亿万女富豪”。

然而,2016年年初,枫盛阳股票质押事件却将刘金玲推上了风口浪尖。

公开资料显示,早在此前,刘金玲就已进行三次股权质押,共计质押了公司股份1484万股,占总股本24%,占刘金玲所持股份37%。2月23日,刘金玲再次质押了1417万股股份,占其持股总数39%。

接着枫盛阳披露,由于存在个人财产纠纷,刘金玲所持挂牌公司股份87%已于2月26日被司法冻结。

除此之外,枫盛阳还曾于2015年1月为关联公司天津金宏医疗器械贸易公司(以下简称:金宏器械)提供无息借款1250万元,于2016年3月为刘金玲145.5万元借款提供连带担保责任。

而天津证监局介入调查后,金宏器械被曝出正是刘金玲于2005年第一次创业时设立的贸易公司,且这些关联交易未经过董事会审议。

这一系列股权质押也将刘金玲卷入了接连不断得民间借贷纠纷诉讼之中。

2016年6月,刘金玲因个人行为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被天津市公安局西青分局立案侦查。

2016年10月24日,枫盛阳因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而遭证监会立案调查。

枫盛阳陷入股权质押和违规担保风波后,其主办券商也纷纷退出。

2015年4月16日,枫盛阳股票转让方式变更为做市转让,首批做市商为上海证券、广大证券和东海证券。2016年7月以来,国海证券、招商证券、长江证券、广大证券、九州证券等9家做市商陆续退出枫盛阳做市。截止当前,枫盛阳仅剩联讯证券和上海证券两家做市商。

声明: (本文为投资有道签约作者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及作者,否则视为侵权,本刊将追究法律责任)

读者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