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7起诉讼,涉案资金逾47亿元,*ST工新咋就混到了这地步?

时间:2018-12-04 14:37 栏目:金色光 编辑:投资有道 点击: 1,951 次

*ST工新的控股股东、第二大股东股份在今年先后遭遇轮候冻结,公司涉及57起诉讼,涉案资金逾47亿元,大量资产、账户被冻结。公司2018年前三季度的业绩也出现大幅下降,2017年公司财报被出具无法表示意见,公司恐有退市风险。而公司自有资金被关联方大量占用或是导致公司陷入困境原因之一。

哈尔滨工大高新技术产业开发股份有限公司(证券简称:*ST工新,证券代码:600701,以下简称“*ST工新”、“公司”)成立于1993年7月28日,并于1996年5月28日在A股市场上市。公司主要从事企业级网络安全产品、基础网络产品、云计算融合系统及组件的研发、生产和销售,能够提供企业专属网络、行业专属云、云计算数据中心等领域内的综合解决方案。

违约逾期不断,公司前两大股东股份先后遭遇轮候冻结

所谓轮候冻结是指对已被法院冻结的存款,其他法院也要求进行冻结,只要前一冻结一经解除,登记在先的轮候冻结即自动生效,无需等到新冻结手续办理完毕的制度。

2018年4月9日,公司子公司汉柏科技有限公司的子公司北京汉柏科技有限公司与北京誉高航空设备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北京誉高”)签订了人民币资金拆借合同,拆借资金1亿元,拆借期限为2018年4月9日至2018年5月31日,并由彭海帆(公司非独立董事,公司第二大股东)、天津汉柏明锐电子科技有限公司、汉柏科技有限公司提供担保。由于借款违约,北京誉高向天津市高级人民法院申请冻结彭海帆所持公司股份。

随后,天津市高级人民法院下发《协助执行通知书》,彭海帆所持的公司1.03亿股(占公司总股本的9.96%)全部被轮候冻结,冻结起始日为2018年11月1日,冻结期限三年,自转为正式冻结之日起计算。

无独有偶,公司控股股东的股份在稍早之前也同样遭遇了轮候冻结。

2016年8月15日,哈尔滨工大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工大集团”)与国民信托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国民信托”)签订了《信托贷款合同》,贷款金额为4.99亿元。贷款期限为2016年8月22日至2019年8月22日,公司控股股东哈尔滨工业大学高新技术开发总公司(以下简称“工大高总”)为工大集团提供连带责任保证。

2018年4月20日,由于工大集团未能按合同约定如期偿还贷款利息0.11亿元,国民信托因此宣布上述贷款提前到期。同时,国民信托与鑫沅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鑫沅资产”)于2018年4月20日签订了《债权转让协议》,鑫沅资产因此成为新的债权人和担保权利人。

2018年7月18日,鑫沅资产依据《公证债权文书》向哈尔滨市中级人民法院申请财产保全。当天,哈尔滨市中级人民法院轮候冻结了工大高总持有的公司股份0.67亿股。工大高总持有上市公司股份总数1.70亿股,占公司总股本16.42%,其中工大高总被轮候冻结的股份占其持股总数的39.30%,占公司总股本的6.45%,冻结期限为三年,自转为正式冻结之日起计算。

涉案资金逾47亿元,自身资金被关联方大量占用

2018年10月27日,*ST工新发布关于公司涉及诉讼的公告。公告称,公司接到浙江省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以下简称“杭州中院”)《民事判决书》。

2017年5月26日,工大集团、*ST工新、张大成(工大集团董事长)向吴成文借款人民币1亿元整,款项支付给工大集团。因借款逾期,吴成文向杭州中院申请财产保全。

杭州中院分别于2018年1月22日、2018年1月25日对公司的银行账户作出冻结,合计冻结金额为10.21万元。2018年1月26日,杭州中院又冻结了公司持有的汉柏科技100%的股份,汉柏科技的出资金额为3.88亿元。且在查封期间,该股份不得办理抵押、变卖、转让等相关过户手续,以及增资扩股或减持所占的股份,并冻结应分的红利和股息。

随后,杭州中院对此作出判决。判决张大成、*ST工新、工大集团归还吴成文借款本金1亿元并支付利息200万元并于本判决生效后十日内付清。此外,张大成、*ST工新、工大集团还需支付吴成文律师代理费50万元,同样于于本判决生效后十日内付清。

公司目前落得如此田地,与工大集团、工大高总有莫大的关联。

据公司2018年7月21日发布的公告显示,公司资金被占用累计发生占用额10.16亿元,占用余额为9.98亿元,资金占用方均为工大集团,工大集团通过关联方资金占用、借款资金汇入等多种方式占用8笔资金。

由于控股股东及关联方缺少资金流动性,除了上述手段之外,公司又不得不为控股股东及关联方提供多笔担保,且均需承担连带担保责任,公司涉及的诉讼如此之多,除了自身涉诉之外,更多的是“托了控股股东及关联方的福”。

公司资金被大量占用,为了公司自身以及子公司正常的生产经营,对外借款也是理所当然。据公告显示,公司的负债已达52.08亿元,由于受到经营业绩不佳、资金被占用等多个因素影响,公司的逾期负债达到了13.46亿元,由此又将引发一系列诉讼,形成了恶性循环。

而据公司发布的最新的公告数据显示,公司的情况似乎又有所恶化。公司存在未履行决策程序对外担保余额43.40亿元,资金被占用余额达9.66亿元,负债总计58.34亿元,公司诉讼57起,涉案本金达到47.44亿元。由于公司债务逾期、诉讼事项,公司基本账户在内的41个账户及资产被冻结,资金周转存在困难等负面影响,公司正常的生产经营已经受到波及。

2017年财报被出具“无法表示意见”,今年业绩大幅下降

由于公司2017年度财务会计报告中,预付账款中部分款项的交易实质、其他非流动资产中的部分款项的真实性、可供出售金融资产中的部分款项的交易实质以及其他应付款中的个人借款等无法予以判断或确认,中准会计师事务所(特殊普通合伙)对此出具了无法表示意见的审计报告。

公司2018年一季报、中报、三季报,公司的营业总收入分别为5.96亿元、8.35亿元以及10.44亿元,分别同比增长了-21.51%、-51.72%以及-62.02%。公司的营业总成本分别为6.34亿元、10.53亿元以及14.11亿元,分别同比增长了-7.45%、-32.93%以及-43.83%。净利润分别为-0.39亿元、-2.52亿元以及-4.16亿元,同比增长了-169.64%、-286.67%以及-303.92%,公司的经营状况显然不容乐观。

值得一提的是,若公司2018年度的财务会计报告继续被审计机构出具无法表示意见或者否定意见的审计报告,根据相关规定,公司股票将存在被暂停上市的风险。

声明: (本文为投资有道签约作者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及作者,否则视为侵权,本刊将追究法律责任)

读者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