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需要投资哲学

时间:2014-04-23 15:55 栏目:专栏 编辑:投资有道 点击: 866 次

作者:刘军宁  来源:投资有道11年10月刊

我近来所写的一组关于保守主义投资哲学的文章自发表以来,招来了不少的关注,也引来了一些批评。其中,给我印象最深的批评是——你的有限合伙人只关心一件事:回报。出资人关心回报,理所当然;然而,只关心回报,对投资人来说,是远远不够的。在我看来,投资者还要有投资哲学。

一个完整的投资哲学通常包括:对价值的看法、对人性的看法、对市场的看法、对风险的看法和对投资自身的看法等等。什么是价值?它是内在的,还是外在的?在价格与价值之间可以划等号吗?人是理性的,还是非理性的?贪婪吗?恐惧吗?人有能力预测并把握市场上的每一个变化吗?市场总是有效的吗?市场能保证价格与价值不背离吗?

这些都是投资哲学的恒久主题。一切投资哲学的背后是对世界、对人性及人的行为的看法。投资哲学越系统,越完整、越合理,越凝结经过时间和实践检验过的投资洞见,越能带来更大的投资回报。

被巴伦周刊评为过去一百年共同基金行业最有影响的25位基金管理人之一的德里豪斯说:“有一套核心哲学是长期交易成功的根本要素。没有核心哲学,你就无法在真正的困难时期坚守你的立场或交易计划。”

没有正确的投资哲学,就不能有成功的投资,犯过的错误会一再重复,而自己可能还不明白原因何在,犹如“盲人骑瞎马,夜半临深池”。

卓有成就的超级投资者都很重视投资哲学。彼得·林奇认为,哲学、历史学得好的人,比学统计学的人更适合做投资。那些为人们所熟知的最顶级的投资者,他们留给后人的与其说是他们的物质财富,不如说是他们的投资哲学。

二十世纪是人类在对投资的理解上取得最重大突破的世纪。而这一突破之所以能得以实现,正是来自哲学与投资的联姻。二十世纪投资理论两大流派的主要创立者分别是本杰明·格雷厄姆和乔治·索罗斯。这两人有着诸多的共同点:他们都非学金融或经济学出身,他们都喜好哲学,他们都是来自英格兰的犹太人。在哥伦比亚大学读书时,格雷厄姆喜欢的是哲学、美学和数学,毕业时曾被邀请留校教授哲学。索罗斯在伦敦经济学院读书时师从哲学大家卡尔·波普尔。

他们二人的投资哲学都得益于他们的哲学素养与洞见。具体地说,是对人性的弱点和人的理性能力局限性的洞见。这种洞见在格雷厄姆那里变成了著名的“市场先生理论”,在索罗斯那里变成了“反射性理论”。

每一个成功的投资者都有自己鲜明的投资哲学。今天,连每个投资机构都要陈述自己的投资哲学。在美国,如果一个机构投资者不在自己网站首页陈述自己的投资价值,它几乎无法开张。在中国,这一风气也在开始形成。

需要说明的是,我所谈的投资哲学与商学院的投资哲学不是在同一个层面上。商学院里的投资哲学关心的是投资哲学如何带来最大化的投资回报。我关心的不是赚钱,也不是投资,而是投资背后的哲学理念,而是投资的道德基础。我认为,对投资者而言,这些比专业技能更重要。

(刘军宁 北京大学政治学博士,中国文化研究所研究员,著有《保守主义》、《共和·民主·宪政》、《权力现象》等。作者新浪微博:@刘军宁。)

声明: (本文为投资有道签约作者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及作者,否则视为侵权,本刊将追究法律责任)

读者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