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作经营也有“七年之痒”!亨达股份深陷股权回购纠纷

时间:2017-11-22 14:32 栏目:封面故事 编辑:投资有道 点击: 756 次

曾经合作七年的伙伴因股权回购纠纷闹上了法庭,亨达股份与复星平耀也难逃“七年之痒”。除此外,其他方面的麻烦与纠纷也不断,亨达股份未来的路可能不是那么好走。

2017年10月26日青岛亨达股份有限公司(证券简称:亨达股份 证券代码:831687.OC)发布一则诉讼公告,称公司实控人单玉香、单存礼、王吉万、王国昌及单玉萍因股权回购纠纷,被上海复星医药(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的全资子公司上海复星平耀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复星平耀)告到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请求判令五被告继续履行《备忘录》,同时支付原告股份回购的相关款项。

七年前双方情投意合,成为合作伙伴

亨达股份是一家主营业务为男女皮鞋的研发、设计、生产与销售为主要业务的公司。公司的生产模式沿用了国内制造企业翻身起家的老路,即OEM+ODM模式,说得更直接点,就是给别人代工的同时卖点自己生产的皮鞋。公司2015年1月15日在新三板挂牌,目前采用做市转让方式。

公告显示,双方亨达股份与复星平耀在2010年5月20日签署了《关于青岛享达集团有限公司之投资协议》、《增资扩股协议》等投资文件,约定了股权回购事宜;2014年9月20日,双方就上述股权回购事宜,签订了一份《备忘录》。

2010年5月的这次增资,是亨达股份第八次增资,引入外部投资者复星平耀、张雷和俞仁森,其中后两人是复星平耀的投资部门管理人员。当时参照公司2010年盈利预期,复星平耀以9元/单位注册资本的价格,出资1.185亿元认购1317万股股份,张雷等两人各出资135万元,认购公司15万股股份。增资完成后复星平耀持有亨达股份15%的股份,为公司第三大股东,张雷等俩人各持有公司0.17%的股份。当然由于单存礼等五人构成一致行动人,仍然是公司实控人。


业绩乏善可陈,亨达股份IPO之梦渐行渐远

在笔者看来,投资亨达股份让复星平耀显得比较另类,与以往大手笔投资TMT、医药等领域不同,此次复星平耀将投资的方向选择在了制鞋业。

让亨达股份和复星平耀没想到的是,2013年以后制鞋业的行业景气度一路下行,行业的不景气对亨达股份的业绩也带来较大影响。2013年至2015年,亨达股份营业收入分别为5.79亿元、5.93亿元和4.88亿元,净利润分别为3514.26万元、4968.87万元和4572.65万元,2016年中报显示其营业收入和净利润分别为2.13亿元和2174.28万元,同比降低22.96%和29.89%,业绩下滑迹象明显。之后由于公司没有及时披露2016年年报和2017年半年报,相关信息不得而知,但从现有的资料可判断出,公司的经营状况可能面临一些问题。

复星平耀投资亨达股份,肯定看中的是其IPO的潜力。亨达股份还真的申请过IPO,可惜最终被否了。2011年9月20日公司的IPO被发审委否决,主要问题是公司的内部控制制度存在缺陷或者未能得到有效执行。亨达股份挂牌新三板后,没显示出有继续IPO的迹象。此外在亨达股份业绩下滑的趋势下,想在审核要求更加严格的背景下IPO成功,难度应该不小,复星平耀的这个宝,感觉有点押错了。

享达股份步入多事之秋 ,“七年之痒”终于来临

挂牌新三板后,亨达股份的小日子过的还算可以,期间又是定增又是高送转,期间还有国海证券等大量做市商加入进来,公司也一度让人眼前一亮。

但是从2016年12月30日新时代证券出具了一份风险提示公告后,亨达股份便进入了多事之秋。公告表明,在获悉网络媒体报道亨达股份涉及劳资纠纷等相关事项的负面新闻后,新时代证券随即委派持续督导员进驻亨达股份,但亨达股份未能全面配合主办券商工作,券商无法进行充分核查。

2017年1月6日,亨达股份发布公告称,“为了促进公司健康、稳定、快速发展,公司决定调整经营发展战略。因此公司拟向全国中小企业股份转让系统申请公司股票终止挂牌”。亨达股份挂牌以来没有重大资产重组,没有IPO的意向,也没有其他重大事项,因此此次公司突然提出摘牌,真的太突然了。

2017年1月13日股转系统出具问询函,特意要求公司对公司生产经营、股份变动和摘牌事项等情况进行说明。但是从目前的情形来看,找不到亨达股份回复股转系统问询函的相关信息。

然后亨达股份面临的情形与其他一团糟的挂牌企业类似,首先是公司相关人员涉及法律诉讼,公司股权被冻结,然后是公司没有及时提交年报和半年报,被主办券商各种提示,被股转系统出具各种罚单,最后是接受证监会的调查,然后面临的终极方案是因不能披露年报和半年报,公司股票面临摘牌。

事情发展到这一步,对复星平耀而言,想通过亨达股份IPO实现退出,已基本无望,切实可行的方法是按照双方2014年9月签署的《备忘录》,通过股份回购的方式将其持有的股份实现退出,也算是可行的方法。

估计股份回购事宜双方未谈妥,复星平耀选择诉诸于法律,于是就出现了此文开头描述的一幕,合作七年之久的一对伙伴,最后对簿对堂。

当然此事件中,单纯从诉求金额上来看,如能获得法律支持,顺利回购,复星平耀的投资没有遭受大的损失。7年前复星平耀投资了1.185亿元,7年后复星平耀要求亨达股份支付股份回购款1.035亿元,投资利息0.563亿元。

目前亨达股份面临的不光是与复星平耀的法律纠纷,公司还未提交2016年年报和2017年半年报,马上面临摘牌;公司因信息披露涉嫌违反相关法律法规,2017年8月被证监会立案调查,目前进展如何不得而知;股东杜文梅、上海星杉创富股权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与公司的法律纠纷,致使公司20.22%的股份被司法冻结,这几场官司还要继续打下去,对亨达股份而言,麻烦的事还在后头。

声明: (本文为投资有道签约作者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及作者,否则视为侵权,本刊将追究法律责任)

读者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