辽宁天佐因拖欠货款被纳“黑名单”

时间:2018-01-09 14:22 栏目:封面故事 编辑:投资有道 点击: 3,407 次

敢以个人名字为公司命名,是需要勇气和信心的,据说上市公司隆平高科当年希望借用“袁隆平”先生的名字,费了一番周折,老先生怕毁了自己的清誉。眼下新三板市场上,一家以实控人名字命名的公司声誉却晚节不保,因拖欠货款被纳“黑名单”,法人也被限制出境。

公司被纳失信名单,父子两人被限制出境

辽宁天佐羊绒纺织股份有限公司(证券简称:辽宁天佐 证券代码:835519.OC)的法人就是朱天佐,两个“天佐”是同音又同字。该公司11月29日,公告披露,因拖欠供应商货款,公司被纳入失信人名单,公司实控人、董事长朱力以及朱天佐均被限制出境。该二人系父子关系。
资料显示,朱力直接持有辽宁天佐35.33%的股份,并通过控制大连豪仁持有公司38.36%的表决权,合计持有辽宁天佐73.69%的股份,为公司实控人。朱天佐则持有辽宁天佐8.22%股份,担任公司总经理等职务。
而辽宁天佐被纳入失信名单,事关公司拖欠供应商易县都乐绒毛加工厂(以下简称:供应商)货款被起诉,法院要求辽宁天佐给付该供应商货款266.19万元及利息,并要求大连村田针织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为朱力)在900万股权范围内承揽来带清偿责任,但双方均未履行该义务。
根据该供应商的申请,2017年11月23日,法院对朱力及朱天佐下达了限制出境的执行决定书。
此外,根据辽宁天佐2017年5月15日接到的《民事判决书》终审判决结果,还责令朱天佐偿还大连高新园区中融信小额贷款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融信 )借款本金525万元,并按年息24%赔偿欠款利息。辽宁天佐及朱力、李美华、大连村田针织有限公司对朱天佐应偿还中融信的借款本息承担连带责任。

对于上述担保事项,虽然朱天佐及朱力承诺,相关债务为其个人债务,与公司无关。但毕竟辽宁天佐对其提供担保,需要承担连带责任。主办券商提醒,因辽宁天佐违规对外担保的相关债务纠纷终审败诉,公司可能因承担担保责任而偿付相关债务,且公司因该诉讼部分资产和一个银行账户被冻结,已经对公司的经营造成影响。
查阅相关资料发现,辽宁天佐在经营过程中涉及多起对外担保。数据显示,截止2017年上半年,辽宁天佐对外担保总额为4200万元,占公司2017年6月30日资产总额的24.73%,均为连带责任担保,公司面临承担担保责任风险。
不仅如此,辽宁天佐还因对外担保借款事项被股转系统处罚。2014 年6月18日,朱天佐向中融信借款700万元;2015年9月1日,朱力又向中融信借款160万元,辽宁天佐对上述两项债务均承担连带保证责任。
但2015 年10月29日,公司提交申请挂牌文件,辽宁天佐既未按照公司章程履行审议程序,也未对上述违规关联担保事项在申报文件材料中予以披露,朱力等人构成信披违规被股转系统采取提交书面承诺的自律监管措施。
违规关联担保事项多发,公司被纳失信名单,实控人等被限制出境,这些除了指明辽宁天佐面临的信用危机外,也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公司的经营风险。
公司业绩节节下滑

据悉,辽宁天佐成立于2010年,经过几年发展,公司于2016年1月12日在新三板挂牌,公司采取“以销定产”的经营模式,主要从事羊绒纱线和混纺纱线的生产销售。
其经营业绩的大幅下滑,或许是对公司内部治理不当的最直接体现。据公司财务数据来看,辽宁天佐目前的经营状况着实不太理想,公司2014年至2016年连续三年年均营收为6757.51万元,净利润为274.88万元。公司自2016年挂牌之后,虽然营业收入较往年有较大幅度增长,但净利润却呈现大幅下降趋势。

虽然往年净利润呈大幅下滑趋势,至少还有盈利。但今年上半年受国内、国际经济持续低迷及纺织行业不景气的影响,辽宁天佐减少生产,今年上半年公司营业收入仅为422.14万元,较去年同期骤减90.36%;净利润更是亏损了348.12万元,较上年同期的149.95万元下滑332.15%。
除了业绩下滑的风险外,辽宁天佐面临的风险还不少。据了解,截至 2017 年 6 月 30 日,辽宁天佐共有员工54 人,排除一些其他因素影响,公司共只为4名员工缴纳了公积金。上述情形违反我国相关法律法规的规定,辽宁天佐存在较大的劳动争议风险。

 

声明: (本文为投资有道签约作者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及作者,否则视为侵权,本刊将追究法律责任)

读者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