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赖”不理转让债权,顺达智能愤而起诉

时间:2018-03-14 16:47 栏目:封面故事 编辑:投资有道 点击: 1,696 次

近期,原先已由顺达智能转让给河南金一新能源集团的债权,遭遇债务人河南天地之中新能源汽车有限公司不配合履行债务责任,因此顺达智能决定收回债权,并向无锡市惠山区人民法院起诉河南天地之中公司债务违约。

无锡顺达智能自动化工程有限公司(证券简称:顺达智能 证券代码:430622.OC)是一家提供室内物流智能化解决方案的专业供应商。专业从事室内物流前期规划与咨询及客户产品工艺布局和分析、智能化生产设备的设计与制造、智能化管理软件的设计以及专业设备的集成与应用等业务,特别是可为汽车及其零部件制造商提供具有国内领先水平的成套自动化装配线。河南天地之中新能源汽车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天地之中)就是2015年度公司的前五大客户之一。早在2014年1月24日,顺达智能的股票就开始在新三板市场挂牌转让。

从2011年到2015年,顺达智能的经营业绩突飞猛进。在此期间,公司的营业收入分别为4,397.18万元、9,213.43万元、1.46亿元、1.91亿元和2.16亿元,年化复合增长率达48.88%;同期净利润分别为359.27万元、1,281.64万元、1,804.00万元、2,181.39万元和2,865.58万元,年化复合增长率达68.05%。可是,到了2016年,随着公司经营规模的扩大,承包项目的结构发生了变化。总包项目比例增加导致工程项目工期跨度延长,致使确认营业收入减慢。此外,随着累计完成项目数量的增加,客户回笼资金较慢,导致年度应收账款明显增加。特别是巴中市万马汽车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巴中万马)由于项目资金周转困难,导致顺达智能对此一次性计提全额坏账准备2,803.20万元,占当期营业收入1.71亿元的16.35%,而公司当期总计为应收账款计提了3,608.10万元的坏账准备,作为资产减值损失计入利润表,从而导致2016年度公司在毛利率相对前几年保持稳定的情况下,净利润却出现了1,127.80万元的亏损!

债权转让,友商分担收账压力

可是欠下巨额应收账款的,并非巴中万马一家,2016年顺达智能对天地之中的应收账款规模也达到了2,029.00万元之多,并且账龄也超过一年,已经超过了除巴中万马之外的其他客户。此外天地之中还拖欠了公司330.00万元的其他应收款未归还,其账龄也已经超过一年。

于是,2016年12月20日,顺达智能与河南金一新能源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金一集团)签订了《债权转让协议书》,约定由金一集团受让天地之中的2,029.00万元设备款项、150.00万元投标保证金和180.00万元的合同保证金,共计2,359.00万元的到期债权。而公司账面的上述应收款项则由金一集团陆续向公司偿还,从而避免了公司在2016年度陷入对巴中万马和天下之中两个大项目同时全额计提坏账准备的困境。

遭遇“老赖”,无奈收回债权

但是“理想很美好,现实很骨感”,事主顺达智能催不到的欠款,金一集团又哪里能那么容易讨要回来。截至2017年12月,由于天地之中拒不配合,金一集团未能收回到期的2,359万元以及相应的逾期违约金、利息。

为了避免与金一集团产生不必要的矛盾,在2017年12月28日召开的顺达智能第二届董事会第13次会议上,公司决定解除与金一集团之间的《债权转让协议》,公司向金一集团收回对天地之中的债权,并且将以公司作为债权方,进一步向天地之中进行债权追偿。

在同一次董事会会议上,顺达智能董事会还审议通过了《关于公司向无锡市惠山区人民法院提起诉讼的议案》,公司计划以诉讼方式来维护公司的债权利益。

愤而起诉天地之中违约

2017年12月2 9日,无锡市惠山区人民法院(以下简称:惠山区法院)受理了顺达智能诉天地之中、河南天地之中实业集团(以下简称:实业集团)、贺占青、刘迎宾、刘鹏辉和朱慧娟等六名被告人债务违约的案件。

本案缘起于2014年12月30日和2015年2月13日,顺达智能因承接天地之中的设备承包项目,向其缴纳共计330.00万元的保证金。2015年4月,公司与天地之中签订总装生产线承包项目合同书,合同书总价款达到4,630.00万元。公司于2015年12月完成了上述项目的一期工程,根据合同约定,一期工程总装造价为2,029.00万元。截至2017年12月,顺达智能尚未收到由天地之中支付的一期工程款项2,029.00万元,以及理应退还的330.00万元保证金,合计金额2,359.00万元。据此,公司向惠山区法院提起诉讼,向天地之中追偿欠款。

此外,在天地之中从设立至今的历史发展过程中,其历史股东贺占青和刘鹏辉以及现任股东实业集团和朱慧娟有虚假出资或抽资出逃的行为,因此顺达智能要求实业集团、贺占青、刘鹏辉和朱慧娟在出资不实的范围内承担责任。同时,实业集团作为刘迎宾的一人独资公司,存在财务混同的情况,故而公司也要求刘迎宾承担债务清偿连带责任。

关于本案,顺达智能向惠山区法院提出了以下四项主要诉求:其一,判令天地之中立即向公司支付设备价款2,029.00万元,并赔偿利息损失;其二,判令天地之中立即退回保证金330.00万元,并赔偿利息损失;其三,判令实业集团、贺占青、刘鹏辉和朱慧娟在各自出资不实的范围内,对天地之中的上述债务承担责任;其四,判令刘迎宾对实业集团的债务承担连带清偿责任。

本案目前尚未开庭审理,被客户欠款坑苦了的顺达智能,能否向“老赖”成功讨还欠债,让我们拭目以待。

声明: (本文为投资有道签约作者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及作者,否则视为侵权,本刊将追究法律责任)

读者排行